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鹤一期】春夏之交⑩/完结

【我考完全国最难高考回来了QUQ】

三天很快过去了,期间大大小小开了几次会议,无非是详细的安排了计划的细节,最终,由鹤丸假扮小野,潜入二阶堂家,等他回来后诱导他说出真相,而其他三人藏在二阶堂家记录证据并保护鹤丸的安全。
傍晚,鹤丸化好妆,换上小野同款裙子,吊着嗓门说道:“怎么样~像不像?”
三人都是一脸无语的表情,拜托你了认真点好不好,我们都紧张的要死,你以为是演舞台剧吗?
见三人都绷着脸,鹤丸不高兴了:“啧,我说你们有点情调好不好,难得本鹤穿女装,这么值得纪念的时刻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跟死了爹妈一样。”
三人像木桩一样站着,不答。
“唉唉,相信我的实力可以吗?我学生时代可是话剧社社长!”
“嗯。”光忠先发话了,“鹤丸的能力当然是有目共睹。”
长谷部也点点头。
鹤丸看向一直低着头不吭声的一期,对方却装作没看见一样扭过头。
“哎,别扭什么啊!”鹤丸也没再揪着他不放,招呼着三人就准备潜入了。
潜入的过程当然顺利无比,他们早就摸清了二阶堂回家的时间,小区的保安、开锁,难道还难得倒他们?
埋伏好之后,鹤丸就坐在了二阶堂床上,瞪着他回来了。
按他们的推测,距离二阶堂回来还有一个小时,鹤丸这才坐下几分钟,又开始吧啦吧啦跟藏在各处的人聊起天。
“诶,光忠,最近俱利怎么样啊?”
“哦,挺好的。”光忠显然在敷衍他,打算尽快结束对话。
“咦?这么冷淡,怎么?小两口闹矛盾了?”鹤丸却完全没get到光忠的意思。
“没有。”
“跟我说说嘛,让本情圣给你们出出主意。”
光忠干脆没再理他。
鹤丸自讨没趣,又转向长谷部:“长谷部啊,上次相亲的解雇怎么样啊?”
沉默。
“不好是吧。”
沉默。
“我给你介绍几个怎么样?”
沉默。
鹤丸叹了口气,终于住了嘴。

四人在沉默中等待了近一小时后,二阶堂回来了。
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家中的异常,和往常一样洗漱完毕后进了房。
房间里此刻一片漆黑,鹤丸背对着他坐在另一侧的床沿,不开灯真的很难注意到。
也就是打开夜灯的瞬间,二阶堂看见了鹤丸的背影。
披肩长发,平时最喜欢的那条红裙子。
二阶堂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
鹤丸这时转过头,嫣然一笑,却默默看着他惊讶的表情不语。
二阶堂站在床的另一侧,张大了嘴,表情换了又换,最终深吸一口气终于稳定了情绪。
“百合子?”他尝试着唤道。
鹤丸保持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轻轻点头。
“真的是你吗?”二阶堂一步步靠近。
鹤丸的视线随他的移动转动,却始终只是微笑。
“我还以为你……”二阶堂跪在他面前,失声痛。
“宗先生。”鹤丸出声了,“你以为我死了对吗?”
“不,是他们骗我说你死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二阶堂擦着眼泪,握住鹤丸的手,“现在还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嗯,宗先生,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鹤丸顺势勾住了二阶堂的脖子。
二阶堂笑了笑,吻住了他的唇,顺势将他推到在床上。
“慢点。”鹤丸握住了二阶堂伸到他背后企图拉开裙子拉链的手。
“百合子,我想你想了那么久。”
“嗯?是吗?”鹤丸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每次你和百合子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
二阶堂的手僵住了。
“宗先生,百合子什么都知道了,百合子已经被你杀了呀,宗先生。”鹤丸一字一字地说,“你的百合子,被你亲手毒死了吗?”
“你是谁?”
“我是你的百合子呀。”鹤丸躺在床上,微笑,“虽然不是以前那个完完整整的百合子,但是我知道了更多在先生的事。”
“为什么?”宗捂住脸,“怎么会?我的计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你瞒不过我,因为我现在就在这里啊。”
二阶堂情绪失控地单手捂着脸,一边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一边摸到了床头柜,他按了个床头柜上的开关,一个小匣子弹了出来,他取出其中的手枪,飞快的摁倒鹤丸,把他抵在了他胸口。
“没关系,现在把你杀死,我的计划还是完美无缺。”
躲在暗中的三人差点一个激动冲出去了,这枪,可是在他们意料之外的,对此,鹤丸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结果,鹤丸只是冷笑了一声,用手握住了枪:“那请吧。”
“下地狱吧!”
嘭的一声枪响,鹤丸倒在了床上,血从胸口流了出来。但同时,二阶堂也被潜行到他身后的烛台切压制住了。
“鹤丸先生!鹤丸先生!”一期摇晃着鹤丸的身体,鹤丸本来就偏白的肤色现在更是惨白一片。
“醒醒啊,鹤丸先生。”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一期不停地呼唤着,“你不是还想听我的答复吗?你醒过来我就告诉你。”
一期一边说着一边抽泣着,拍着鹤丸的脸,视线渐渐模糊,鹤丸紧闭的双眼渐渐不那么清晰,“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好不好,鹤丸……不要死……鹤丸……”
“噗。”突然,一直昏睡的鹤丸突然发出了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
一期愣住了,其他三人也愣住了。
“一期,你太夸张了吧,我怎么可能会死啊。”鹤丸居然生龙活虎地扶着一期的手臂坐了起来。
“鹤丸?”一期扶着他的背,小心翼翼。
鹤丸笑着取出几乎被子弹射穿的钢板和贴在上面的兑了水的番茄酱:“怎么样?我机智吧。”
一期笑不出来了,虽然知道鹤丸没事这很好,但是他居然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一期冷冷的转过脸去:“刚才我有说什么吗?什么都没说对吧。”
烛台切和长谷部纷纷点头,刚才一期的担心他们看在眼里,这鹤丸真是太过分了。
“哎呀,一期~”鹤丸蹭到他身边,“刚才也不是我装的啊,就算有钢板挡着,还是会很痛啊,我还以为真的要死了,刚才我是真的晕过去啦。”
一期有些动摇了,却依然固执的不理他。
“一期~”鹤丸转到一期面前,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而且现在还是很痛啊,我好不容易听见一期说喜欢我才特地醒一下省的让你担心的,现在你这么l冷淡我好难过啊,还不如死了算了,呜……”
“真的……很疼吗?”一期把手按在胸口受伤的部位。
“嗯。”鹤丸继续装可怜,“所以以后一期要多照顾我了。”
“真受不了了,这就开始秀恩爱了。”烛台切手里还绑着二阶堂,他已经不忍直视转过了身。
长谷部也很无奈,只能说道:“咳咳,好了,现在赶紧回去把案子结了你们爱咋的咋的吧!”

几天后——
“一期~下班后去约会吧~”
“开会呢……说正经事。”一期脸上飘过一片红晕。
“这很正经啊!”
“咳咳。”长谷部和烛台切故意大声咳嗽。
“一期……”
“你烦死了!”被一期吼了回去,“去,下班之后就去还不行吗!”
“嗯!”
只有长谷部和烛台切知道整天被同事秀恩爱是多么苦逼的心情……
-end-

评论
热度(19)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