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本丸纪事RE:⑨

当季节从夏走到秋,当火红的枫叶落尽,本丸降下了2018年的第一场雪。

雪后是难得的大晴天。

一期一振搬出弟弟们的被褥,排成一排晒在院子里。

看着院子里你追我赶打雪仗的弟弟们,嘴角不禁上扬。

“鲶尾,你别带他们玩的太疯。”一期朝正搓着一个雪球追着乱跑的鲶尾喊道。

“哦哦!”鲶尾头也不回地应了声,“乱酱!看招!”

“哎呀,好危险。”乱一个侧身,雪球从身旁擦过。

他们难得这么高兴,一期也不再多管什么。

长谷部在进行大扫除时无意经过了审神者的房间。

许久没有打扫过的房间已经积了一层灰,用鸡毛掸子掸房顶边缘的灰尘时,一个不小心被灰尘呛到了,咳嗽惊扰了房间内的空气,尘埃在透过窗户招进来的光线中起舞。呛进眼中的灰尘逼出了几滴眼泪,什么时候起,住在这间房里的人不在了呢,什么时候起,他们都缄默不言,只是默默地保持着这间房间的陈设,什么时候起,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只是每天重复着……重复着……时而想起些什么……

长谷部就这么把手搭在桌角上不知站了多久,空气回归静止——

突然,房间中央出现的一道光柱扰动了静止的空气。

“这是……”长谷部怔怔地看着光柱,“传送阵?……难道……不会吧?”

“诶?长谷部?好久不见。”传送阵的光芒消失,取而代之站在那里的男子朝长谷部眨眨眼,“你愣在这干嘛?”

长谷部张着嘴,盯着四季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揉揉眼睛:“真是的,又是幻觉吗?”

“幻你个头啦。”四季走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发,“抱歉,我回来了。”

⑨归来之日

审神者回来了——

仅仅这个消息就让本丸上上下下热闹起来。

一分钟的功夫,审神者的房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外面玩耍的短刀们靠着最快的机动挤在最前面,七嘴八舌闹个不停。

“主人你那么久去哪里啦!去旅行了吗?”

“主人你好久没回来,人家好想你的!”

“我还以为主君不要我们了。”

“主上是不是出去赚大钱了!”

长谷部拦住往四季身上扑的短刀们,把四季护在身后:“你们都冷静一点。主上刚刚回来,别吓到他。”

“哈哈哈哈,长谷部,不会吓到的啦,大家不一直都这么活泼吗?”四季拍拍他的肩膀,这位付丧神自从他回来后就一直绷着一根神经,做什么都小心翼翼。

想起方才他和长谷部两人的对话——

“主上?真的……”长谷部伸向四季的手悬在半空,似乎不敢确认对方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的存在。

“真的是我啦。”四季主动地握住了他的手,“不信你随便摸。”

“不不不,不用了。主上的身体,我怎么能随便碰呢。”长谷部抽出手,往后退了一步。

“之前的不告而别,抱歉。”

长谷部没有回应,只是一手撑着桌角,低着头。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短刀们就冲进来了。

“好了好了,我回来了哈。”四季挨个揉了揉聚在身边的短刀们的脑袋,“要听我旅行的故事的等会讲给你们听啊。”

“主上!”这时,围着四季之前送他的粉红色花边围裙的烛台切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汤勺,“洗澡水已经烧热了,小点心也做好了,主上你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他红着脸,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先❤吃❤我~”

说完这句话,烛台切就被赶过来的大俱利伽罗敲晕拖走,临走前,大俱利伽罗还不忘朝审神者鞠了个躬。

——光忠这是怎么了=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他黑化了别管他。”长谷部一脸嫌弃的表情。

“诶!黑化?真的假的?”四季突然扑通一声跪在长谷部面前,“对不起亲爱的,我错了,我不该那么久不回家,原谅我吧!”

长谷部惊慌失措地扶着四季:“主上你突然怎么了?我没怪你啊,真的。”

“因为,总觉得长谷部比以前冷淡了好多,我以为你也……”

“没有没有,我永远是站在主上这一边的。不管发是什么,我长谷部的这条命永远是主上的。”

“真的?”

“我发誓,我永远不会背叛主上。”他握紧拳头放在胸口。

“唉,主人一回来就叫我们出阵啊。”

被任命为队长的厚带着粟田口极化的几把短刀赶赴连对战战场,四季给他的指令是三天内把日本号带回来。

“他以前有那么勤快来着吗?”

“只有关于他弟弟的事能让他这么勤快。”

“别吐槽了快走吧,晚上不是还有宴会吗?”

“啊,又要用掉很多小判了to。”

“诶!真的吗!主上你居然这么厉害吗?”

本丸内,鲶尾、爱染、陆奥守吉行等好奇宝宝正缠着四季讲他不在的这段日子所做的事情。

“居然是什么意思啊,本大爷当然厉害啦。本大爷可是在这几个月拿了凹凸大赛的冠军的男人!”

“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比赛?不是你自己做梦吗?”

“鲶尾君,你这么吐槽很伤人诶。”四季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那主上你许了什么愿望啊?不是说大赛的奖品是任意实现一个愿望吗?”

“哼哼~你们猜。”

“emmmm”爱染双手环在胸前,闭着眼睛想了想,“要一座爱染明王的雕像。”

“这是你的愿望吧= =”

“我觉得主人会想和六花永远在一起吧。”

“这个不是愿望啦,六花酱本来就是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

——主人你这个想法有点恐怖诶。

鲶尾在心里吐槽。

“啧啧,你们这些人,愿望当然要宏大一点嘛。”陆奥守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主人的愿望一定是要一台炫酷的机车啦!”

——嗯,我知道了,陆奥守,你最近迷上了机车。

“唉,你们这群蠢货。”小黑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出现在众人面前,“四季的愿望是世界和平啦。”

“诶?!这种愿望能实现吗?话说主上还是这种关心世界和平的人吗?”鲶尾惊得呆毛炸起,“黑哥你不会是随便瞎说的吧,其实你也不知道吧。”

“不,小黑是跟我一起去比赛的。我许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啊。”

“啊?真的能实现吗?这种愿望……”陆奥守也睁大了眼睛。

“不,最后还是没能实现。”四季叹了口气,“说什么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啊,我随便许一个愿望就跟我说‘这种违背世界运行规律的愿望除外’,简直像欺诈一样啊。”

“但是主人为啥希望世界和平啊。”

“也没什么,就想许个荒唐的愿望试试看,就随口说了一个。”

“那主人希望世界和平吗?”

还没等四季回答陆奥守的问题,四季就被背后突然跑过来的男人扑倒了。

“呜哇~我的抱枕,终于回来了。”

明石从背后抱住四季,在地上滚了一圈,一只腿翘到四季腿上,搂着他的腰,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挂着微微的笑意。

“诶!喂!明石?明——石——”四季翻过身,拍拍近在咫尺的脸。

传来的只是明石安稳而规律的呼吸声。

四季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明石垂在脸上的一绺头发拨到耳后。

“世界和平吗……世界怎样都好,我希望的只是能让所有人有一个容身之所,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躲进去,哪怕外面是狂风暴雨。”

“诶?主上你突然说什么恶心的话。”鲶尾一贯的吐槽。

“哎呀,我们一直是主人的容身之所嘛,不管什么时候,我们一直在主人身边的啊。”陆奥守吉行说完,笑了起来。

“就是就是,主上你千万别忘了我们啊!”

“谢谢。”

“啊!真是的。”机动比明石慢了很多的萤丸这才追了过来,“不好意思啊主上,明石一听见你回来了就跑过来了我追都来不及。”

看见抱着四季睡得很香的明石和轻轻顺着明石头发的四季,萤丸把棉毯盖在他们身上。

“睡午觉一定要记得盖被子啊主上,小心感冒哦。”

“谢谢你,萤丸。”

评论
热度(6)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