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7>

【明石和膝丸一起来本丸好开心所以再更一章】

【据说更文勤快会吸引博多QUQ】

【博多快来博多快来】

【虽然没有一次赌到过,上次恒次上上次虎徹兄弟明石和号叔上上上次博多全坠机我方的不行】

【这一章前一半迷之文风走失】


7.当非日常像毒瘤一样扩散

“奉天承运,审神召曰,即日起,各刀男若有未经审神者同意前往现世者,杀无赦!钦此——”三日月宗进宣读完审神者寄来的伪·圣旨,微笑着看向围坐在桌旁的刀男,“就是这样,大家怎么看呢?”

“卧槽我刚刚收拾好行李的啊!”

“唉,看来只能待在这里继续做家务了。”

“我和我家乌龟都快发霉了。”

“一期哥和乱酱倒好,跑去现世玩。”

“这与我每天喝茶的日常无关。”


总之,这样就好了吧,美妙的日常,快回来吧!

悠里躺在床上想得正入神,却被突然钻进被窝的乱搂住了腰。

“悠酱,在想什么呐~”乱浅浅的鼻息吹到悠里耳边,弄得她浑身一颤。

“干…干什么啊!乱酱,回自己床上去啦!”悠里扭动着想挣脱乱的怀抱,反而被对方搂的更紧了。

即使只是短刀,也是经历过沙场的,力气又怎么会小呢。

“可是,这里就是人家的床啊~”乱把头埋到悠里后颈,“悠酱就是我的床。”

“谁…谁教你这种话的啦!”悠里浑身僵硬地任由乱的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游走。

“悠酱的皮肤好光滑呐~”乱的手伸入宽松的睡衣中,指尖仔仔细细地抚过腰侧的每一寸皮肤,继续上移着。

“不要!”被抚摸过的皮肤一阵阵发烫。

“悠酱的声音,好好听呐~”乱侧过头,吻住了悠里的嘴唇。

“唔……”伸入嘴中的舌头小巧而灵活,碧蓝的双瞳半睁半合之间仿佛有着勾人的魔力,让悠里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气。

“悠酱,我好喜欢你。”离开她被自己润湿了的双唇时,悠里的呼吸早已凌乱不堪,眼中的水雾和紧咬的下唇还在做着无谓的反抗。

乱轻轻笑了一声:“悠酱的接吻技巧……真烂。让人家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吻。”

乱的吻连续不断地落在她的脸颊、颈侧。

“不…不要。”在她急促的喘息下,乱伸出手解开了睡衣上的第一粒纽扣。

“悠酱,好喜欢你……”无视悠里的反抗,乱边解扣子边吻上了她的双唇。

“乱酱!主殿!”

刚解开胸口的一粒纽扣,门被重重地推开了。

“乱酱你在对主殿做什么!”

一期一振打开门,看到的正好是乱压在悠里身上亲吻她,两人衣衫凌乱的样子。

“主殿!”抱起双眼水蒙蒙的悠里放到自己腿上,一期一振轻轻地一颗一颗扣好被乱解开的纽扣,“乱!你怎么能对主殿做出这样的行为!”

“我……我不是故意的……”乱愧疚地坐在床上,看着悠里的眼神充满了歉意,如果不是一期哥出现,恐怕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主殿,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疼。”一期一振轻轻地拍着悠里的背。

悠里摇了摇头,靠到一期一振胸前,眼睛里一直擒着的泪水流了下来,弄湿了一期一振白色的衬衣。

“主殿……对不起。”一期一振轻轻抱住了悠里。

“不怪一期哥。”悠里抽泣着说。

“那主殿……”

“hello~”一期一振的声音被从窗户钻进来的两位不速之客打断。

“额……情况不太对啊……”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鹤丸收起了笑容 。

“主!”长谷部一眼看到靠在一期一振怀里的悠里,“一期一振!你对主做了什么!”

“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主殿现在这样还不是你们平时纪律懒散的错……”

“明明没什么关系,一期哥不要生气了,也不要怪乱酱。”悠里抬起头,红红的眼睛看着一期一振为她发怒的脸。

“主殿……”一期一振温柔地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珠,终于没再说什么。

“对不起,悠酱。”乱低着头,不敢看悠里和一期一振的表情。

“嗯,乱酱一直都是好孩子。”悠里攥着一期一振胸前衣服的手指有些颤抖。

“主殿,今天晚上还是去我房间睡吧。”感受到她的不安,一期一振握住了悠里的手。

“对哦,话说一期你宿舍在哪,为什么跑到女宿舍来那么方便?”

“就在宿舍顶楼。”

“传说中的贵族宿舍……真火大,居然用假王子的身份骗到这么好的待遇。”鹤丸愤愤不平。

“两位没什么事的话快点回去吧,我也要回房休息了。”一期一振横抱起悠里,走了出去。


“一期哥,你不要怪乱酱了。他只是跟我闹着玩啦。”

“主殿,我知道的,乱酱喜欢你这件事。”一期一振顿了顿,下定决心似的说道,“因为我也对主殿抱有同样的感情。”

“诶……”悠里抬头看向一期一振的脸,丝毫没有看出开玩笑的表情。

一期一振笑了笑:“主殿不用感到困扰,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永远站在主殿身后的。”

“谢谢你,一期哥。”

“主殿很喜欢像我的弟弟一样叫我一期哥呢。”

“嗯……因为一期哥像哥哥一样。”悠里闭上眼睛,靠在一期一振身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因为一期像哥哥一样温暖。

“早上好!”悠里蹦蹦跳跳跑进教室,向大家问了好,坐到自己位置上。

“悠!昨天一期一振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快告诉我!”压切长谷部抢占了悠里前面的空太的位置。

“诶,长谷部很感兴趣吗?”

“当然!主的安危就是一切!”

“很可惜,他什么都没有做哦。”

“啊,那就好,主的贞洁还在。”长谷部陷入了自我陶醉中。

“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装些什么。”悠里转过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早上好,悠里酱。”空太见自己的座位被人占了,于是站在了过道里,说实话,他对长谷部一直抱有莫名的畏惧。

“早啊,小空。”悠里看了看空太的身后,“咦?征二呢?没和你一起吗?”

“嗯,刚刚在走廊里碰到一期同学,他们好像有话说的样子,就直接去他们教室了。”

卧槽一期哥你是来拆cp的吗!

“早上好,悠酱。”乱藤四郎来得比较晚,似乎对昨天的事情还心存芥蒂,有些不安地不敢看悠里。

“乱酱,早啊。”悠里倒没表现出什么特别之处。

“悠酱,昨天,我……”乱低着头,两只手不安地攥着裙角。

“真的没事啦,乱酱不用介意。”

乱咬紧了嘴唇。

悠酱一直这么温柔怎么行呢,这种时候明明应该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的啊。

“长谷部你也快回你窝里去,小空都站了那么久了。”

长谷部扔给空太一记眼刀,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悠里后面的座位。

“上课了哦,大家回位置上了。”神乐坂老师打着哈欠走进教室。

“诶?鹤丸同学还没到吗?真是的,怎么能比老师我都晚来呢?算了算了,我们开始上课吧。”神乐坂老师回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课题。

而就在这几秒钟的功夫,鹤丸从后门偷偷溜到了座位上。

神乐坂老师回过头时,只是一脸疑惑地挠了挠头发:“鹤丸同学又在玩什么恶作剧吗?”

“是的哦,老师。有没有被我吓到呢?”

喂!你那乱蓬蓬的头发可是完全出卖你了哦!就算是鹤丸也不得不服老吧。睡过头了居然还能找到这么好的理由啊……

“所以说老年人就待在本丸好好养老嘛。”悠里轻声嘟哝了一句。

“嗯?”鹤丸转过头,“可是待在悠里身边比较有趣呢。”

啊,啊,能让老年人不感到寂寞也是很好了呢,我还真是会自我安慰啊。


评论
热度(30)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