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8>

8.受欢迎的人不可避免的会受到集火

悠里从来没有妄想过让freedom变成一个受欢迎的社团。

“嘛,这种社团,在学生会的压榨下苟延残喘就好了。”

创部的第一天,她就这样说道。

然而,就在今天,她和空太、长谷部、鹤丸、乱一起走到部活室门口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原本应该冷冷清清地藏在阴影中的教室,被一群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这是怎么了?我们部活室门口发生命案了吗?”鹤丸在人群外围踮着脚往里看。

“鹤丸,麻烦你脑洞不要这么大可以吗,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我们不就麻烦了。”悠里其实也是很好奇的。

“麻烦大家让一下。”

一群人艰难地挤过人群,走进部活室,然后很不留情地关上门,又把围观学生关在了外面。

“啊,半田。”征二难得没有在看轻小说,却正和一期一振聊天。

“这是怎么回事啊?”悠里指了指门外。

“哦,他们啊,都说要入部哦。”征二一脸平静地说出的这句话却让悠里和空太惊呆了。

“呜呜,我辛辛苦苦拉扯起来的社团啊,终于迎来了今天这个辉煌的时刻吗!”

“你激动个什么劲,都是一期的功劳啦,人家一说入部那群女的就都聚过来了。这件事传说中的王子效应?”

“七濑同学你就不要这样挖苦我了。”

“呵,明明是一期自己大张旗鼓地用王子的身份转过来的。”鹤丸对于一期一振特殊的身份设定还是非常不满意。

“那群男生可是为了我和悠酱哦~”

“不管怎样,我都会守护好主!”

“总之,部长,你看现在怎么办呢?”征二算是这群人中比较理智的,提出了问题,“不可能让他们全入部吧,可是如果只让部分人入部的话,其他人会制造怎样的舆论呢?”

“废话!我们的社团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他们加入!当然是一个也不收!”悠里一叉腰,命令道,“你们!去让他们都散了!”

“是!”长谷部最听话的第一个打开了门,对着门口堵着的人群喊道:“都散了都散了!”

“啊——长谷部撒嘛——”

“诶!为什么?我们要入部!”

“不好意思,部长说社团暂时不收人。”一期一振微微一笑。

“王子殿下——”

“有缘之人,必将在有缘之处相遇,无需刻意改变。”一期一振说道。

“啊,王子殿下的有缘之人……”众女生都被一期一振深奥的话忽悠到了,纷纷散去。男生们人本来就少,也跟着散了。

“我去一期一振!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文艺的人了。”鹤丸惊讶的指着一期一振面带微笑的脸。

一期一振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我可不是人哦。”

是是是,你不是人,你是刀男,我知道。

“好了好了,一期哥不是本来就像王子一样嘛,虽然是个弟控,但是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虽然文艺的一期哥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主殿!你能这么夸奖我,我很高兴呢。”一期一振顺手抱住了悠里。

“那可以请你保持你优雅的王子形象吗?”

“好的,主殿!”一期一振松开环抱着悠里腰背的手。

“悠里酱!”一直沉默着的空太突然喊了她一声。

“嗯?”

“我……”空太想了想,说道,“今天!今天我们做什么呢?社团活动。”

“社团活动?不就像平常一样爱干嘛干嘛。”

“这样不太好吧,以前我们三个人倒还可以,现在人多起来了啊……”

“哎呀,别管他们啦!”

“可是……”空太看着悠闲地站在一边的几位新部员,好像,把他们丢在那里真的没事的样子。

“半田,这么一直磨时间也很无聊啦,不如就难得的举行个什么活动吧。”征二放下手里刚看完的一本轻小说。

“诶,没想到像你这种节能型的有一天会说出这种话呢。”

“因为小说里看到了有趣的游戏,想实验一下。”征二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悠里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那本部长就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

于是,在悠里的差遣下,长谷部按照吩咐把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

征二坐在上座,说道:“游戏规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抽到joker的就是王,王可以命令其他任何人做任何事情。”

“好像很有趣呢。”

“真是个整人的游戏。”

“那就开始吧。”征二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牌,抽出一张joker,四张花色不同的A,一张红桃K和一张红桃Q,娴熟地洗了洗牌,盖在桌上,“那么,请每位一人抽一张。”

六人各自随便挑了一张后,剩下的一张就归了征二。

“诶,我是joker……”空太把手中的牌摊在桌上。

“小空真是欧皇。”悠里残念地盯着牌上很抽象的joker图案,刚刚我也想那那张的……

“那么,请国王下命令吧!”

“那……那就方块A站起来大声说‘我是大笨蛋’。”空太看了一圈,“可以吗?”

“好啊好啊。”没有抽到方块A的纷纷附和道。

“一点都不好……”悠里郁闷地摊开手里的牌,确确实实是一张方块A。

“噗,居然是悠里。”鹤丸幸灾乐祸。

“啊,悠里酱,对不起……”空太慌忙站起身来,“那个,国王的命令还可以改吗?”

“当然”征二笑了笑,“不行。”

“对不起对不起,悠里酱。”

悠里双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喊道:“我是大笨蛋!”

“噗哈哈哈,悠里也有这一天啊。”

“不许笑,死鹤球,信不信我整死你!”

“噗嗤。”一期一振也忍不住转过头狂笑起来。

“连一期哥都……”

“因为悠里说自己是大笨蛋的样子很可爱啊。”

“半田,加油,下一把脱非入欧!”征二同情地看了她一眼,“那继续吧。”

于是,第二局,悠里顺利地避过了那张joker牌。

“这次是我呢~”鹤丸拿着joker牌的样子像个恶魔。

“怎么觉得噩梦要降临了。”悠里自言自语。

“那么,请方块A和红桃Q当众接吻。”鹤丸一字一句满满说出来,“要舌吻哦!”

“呼——”侥幸逃脱者松了口气,所以剩下一脸阴暗的一期一振和悠里自然就是方块A是红桃Q的持有者。

“诶,怎么又是悠里呢,我还以为上次是方块A这次肯定不是了,我可不是故意黑你的。”

“是哦,我这次是红桃Q呢……”悠里咬牙切齿。

“那就有劳二位啦。”鹤丸笑的一脸无辜。

“抱歉,悠里。”一期一振本来就坐在悠里旁边,伸手托起她的下巴把嘴唇贴了上去。

“唔……”悠里还没反应过来,一期一振的舌头已经伸进她的口中,灵活地在她的口腔中搅动着,轻轻的吮吸着她笨拙的舌头,片刻之后,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她的嘴唇。并用手指轻轻擦去了悠里嘴唇上的水渍。

“一期一振!!你对我主做了什么!”坐在一期一振对面的长谷部一把揪住一期一振的衣领。

“抱歉。”一期一振下垂的视线似乎也有些懊悔。

“只是游戏嘛,长谷部你不要激动。”鹤丸赶紧拉住旁边的长谷部。

“长谷部同学,游戏中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事,况且现在只是男女接吻,如果下次是男男你也会这么激动吗?”征二倒是很平静。

于是,在诡异的气氛之下,新的一轮游戏开始了。

“哈哈,我就说国王迟早会是我的!”悠里用力拍开牌。

“真没想到你也有脱非入欧的一天。”征二怀疑,“不会是作弊了吧。”

“怎么可能,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国王!”悠里插着腰,翘着二郎腿,用傲慢的语气命令道:“黑桃A和红桃A,舌吻3分钟,额,3分钟有点少,5分钟吧!”

众人摊开牌,红桃A和黑桃A默默地看着对方。

“卧槽谁要和长谷部亲亲啊!”

“死鹤球你好意思说我!和你接吻才是玷污了我高贵的灵魂!”

“俗话说,恶有恶报,谁叫你整我来着,哼!”悠里暗爽。

“真是的……”鹤丸再次证实了每次整审神者都会有报应这个玄学。

“快亲快亲,大家都等着看呢。”

“就是啊,反正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乱在一边煽风点火。

“愿赌服输。”征二也跟着起哄。

于是,在众人的催促下,两人慢慢的把嘴唇凑到一起。

“卧槽有点诚意啊,连嘴唇都没碰到。”

悠里和乱分别按住两人的头,这才把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

“舌吻啊!你们俩快伸舌头啊!”悠里使用激将法,“一决攻受的时候到了!”

两人才慢悠悠地把舌头伸进对方口中,但是这之后开始狂暴起来,争夺着主动权,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的水声让在场的其他人不禁捂住脸:卧槽,这么基情四射是闹哪样。

“额,5分钟到了。”将近8分钟后,悠里说道。

两人这才恍然醒悟,迅速推开对方,使劲地擦着嘴唇。

“卧槽长谷部你好恶心!”

“明明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

“我去洗手间漱漱口……”鹤丸擦着嘴唇跑了出去。

“我也是!”长谷部尾随其后。

卧槽,刚刚亲得很欢的两个人是谁啊……

部活室里,今天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呢。


评论(1)
热度(34)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