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10>

 【总觉得自己写的好凌乱。。。】

10.生活也像是一场长途旅行

“奉天承运,审神召曰,为庆祝学校举办的学园祭,特批所有刀男下周一周的前往现世的权利,欢迎大家来我学校玩哦,钦此——”三日月召集起没事干的刀男们,宣读道。
鲶尾(●─●):终于有机会不用被次郎拉过去喝酒了。
次郎(* ̄з ̄):是不是应该在学园祭上喝个痛快呢。
五虎退(๑•̀ㅁ•́ฅ):那个……那么是不是说可以见到鸣狐叔叔、一期哥和乱酱了?
厚:( ´•ω•)ノ(._.`):是的哦!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呢!
清光(,,•́ . •̀,,):一定要让全世界都看到我最可爱的。
烛台切光忠( • ̀ω•́ )✧:我的形象够帅气吗?
大俱利伽罗 ̄へ ̄:反正我不会和你们一起去的。

“悠酱,你这样子让他们过来真的好吗?”中午,乱对悠里的决定做出了质疑。
“怎么?你怕他们吐槽你的女性形象,没关系的,反正你不是一直这个样子嘛,浦岛看见了绝对会很喜欢的。”
“可是悠里撒嘛,怎么说,允许他们来现世也太……”
“嗯?一期哥难道不是也擅自跑过来了吗?哦~一期哥担心他们拆穿你的王子形象,没关系的,我在圣旨里有提到,而且一期哥本来就是王子殿下嘛!”
“可是,悠里……”
“长谷部你有什么好抱怨的,你的主控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了。”
“嘛,既然是悠里酱的决定,那就这样吧。”
“看吧,鹤丸关键时刻还是跟我统一战线的!”
于是,很快就到了学园祭当天。
“哈哈哈哈,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模样啊,跟当年完全不同了呢,真是韶光易逝。”三日月穿着一身黑西装,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
“三日月,请你有身在现世的自觉好吗,这么大声别人会把你当成神经病的。”清光出发前特地上网买了一套衣服,深红色的格子背心配黑色七分裤,真是太可爱了,旁边买了同款蓝色条纹背心的安定亲密地挽着他的手。
“那么,就由狐狸我为大家带路吧!”鸣狐面部的甲胄被换成了黑色的大口罩,黑色的帽子基本上盖住了所有头发,黑色的长衣长裤,乍一看像是什么不良少年。狐狸蜷缩在他脖子上。
“鸣狐叔叔你不热吗?”厚穿着和粟田口制服极为相似的短袖和中裤。
“那个……为什么小老虎不能带过来。”五虎退看着鸣狐肩头的狐狸,摇了摇厚的手,五虎退左手拉着鸣狐,右手拉着厚。
“狐狸和老虎不能相提并论嘛!”厚语塞之时,走在他们后面的鲶尾摸了摸退的头说道。
“哈哈,没想到鲶尾真的打扮成女孩子了呢。”次郎搂着鲶尾的肩膀。
“还不是某人说一起男扮女装,结果出尔反尔……”鲶尾现在也非常想脱掉身上的碎花连衣裙。
“可是,你看我长这么高,根本买不到现世的女装啊~”所以次郎干脆卸了妆把头发扎成像太郎那样的马尾,穿上了花衬衫和牛仔裤。
“呐呐,小夜!听说乱酱会穿超——漂亮的女装哦!我好激动啊!好激动啊!”队尾,浦岛拉着莫名其妙被拉入前往现世队伍的小夜左文字说个不停,三句不离乱酱。
小夜一脸迷茫,卧槽乱穿裙子关我什么事,你tm不要跟我说啊。
“小夜小夜,你觉得我帅气吗?我挑衣服挑了很久哦!”浦岛穿着印有花花绿绿的椰子树的衬衫和绿色的中裤不停的围着小夜转圈圈,脑袋上顶着的龟吉几乎要被他甩下来。
“嗯,帅。”小夜看都没看一眼,回答道。
“哼,你那点小伎俩斗胆在本大爷面前炫耀!”和泉守兼定穿着一身闪亮亮的白西装,带着一副黑墨镜。
“噗,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谁会穿这么pikapika的白西装啊,笑死我了。”
“本大爷穿什么都帅!哪像你,穿什么绿油油的裤子,污染了我的眼睛。”
“哈哈哈哈,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吵架的声音传到队伍前面,三日月这才发现丢了两把刀,“话说岩融和今剑呢?怎么没看见他们?”
“呜呼呼,也许是走丢了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罢了罢了,他们总会有办法的。”
一群帅气的青年在大街上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后,终于到了学校前。
鸣狐机智的把狐狸藏到了帽子下,狐狸进去前对浦岛说道:“呼呼,最好把龟吉也藏起来哦,门卫大叔是个动物控,很可怕的哦!要是被他看见了,要经历水深火热的炼狱哦!”
“诶?诶!”浦岛手忙脚乱的把龟吉抱在手里,“怎么办怎么办?龟吉?”
然后不知道他哪里的脑洞大开,把龟吉塞到了上衣里,额,胸口的位置,大概有沟。
“龟吉,你缩起来不要乱动哦。”
一行人这才放心的走进了学校。
“大将会在哪里呢?”厚茫然地看着学校里黑压压的人群,不仅是学生,社会人和小孩也有不少。
“请大家跟我来。”狐狸从鸣狐帽子里钻出来,跳回到肩膀上。
“哦哦,这就是审神者就读的学校啊,真是恢宏。”三日月像视察的领导一样东看西看,一路评论着建筑绿化云云。
“好大的建筑,比本丸的宿舍都大呢。”厚惊叹。
“等会见到主人可不能这么说哦!她会生气的。”鲶尾提醒道。
“这就是人世吗?很多凡人的气息。”太郎皱着眉,他本来不愿意来,是被次郎强行拉过来的。
“那请兄长大人好好体验这凡人之气吧!”
很快,一群打扮时尚颜值爆表的刀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喂喂,看那群人,艺人?”

 “诶,不会吧,不熟悉啊。”
“好帅啊!各色美男啊,他们也是来逛学园祭吗?”
“可能是谁邀请的吧。”
和泉守兼定捕捉到少女们的声音,立马闪了过去:“嗨~美丽的小蝴蝶们~”
“……”一群刀无语。
“怎么办?”
“随他去吧。”
“我们不认识他,走走走。”
于是,和泉守兼定被众刀男果断地遗弃了。
鸣狐带着众刀男走到悠里教室门口,外面已经排满了长长的队伍,大多数是男性,也有少数女性。
“真的超可爱!这是我第三次来排队了!”
“是啊是啊!不管是乱酱还是悠里酱!”
他们隐隐约约听见队伍中在议论着。
“超可爱的乱酱!啊啊啊!快让我进去看!”
鸣狐敲了敲后门,几秒后,门被打开了。
“呜啊啊啊——”悠里一下子扑到鸣狐身上,哭诉道,“鸣狐鸣狐,呜呜,我快要累死了啦,这破高跟鞋穿着走路老是摔跤,而且人那么多一直很忙,还好有乱酱帮我……”
鸣狐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狐狸代他说道:“主上大人,这也是一次对你的历练,我和鸣狐都会在旁边为你加油的!”
“乱酱呢?乱酱呢?”
“浦岛你就知道乱酱……”悠里对里面喊了一声,乱答应着走了过来。
“哇!好可爱!”浦岛羞涩地捂住脸,头顶上的龟吉也缩到壳里。
“大家先进来吧。”乱扶着悠里走进教室。
教室被一分为二,一小半是厨房兼休息室,一大半是餐厅,压切长谷部正指挥者几个女生做蛋包饭,鹤丸像个老爷一样坐在一边。
众刀男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悠里几遍,白色的小短裙刚好露出膝盖,露肩地设计更衬得她娇小可爱,黑色的长发没有扎起来,几缕发丝垂到胸前,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被她甩到一边,穿不惯高跟鞋的两只脚磨得有点红。
天使呐……众刀男看得发愣。
相比之下,乱的黑色短裙衬得他更加娇媚动人。
“大将,脚……没事吧?”
“呜呜,疼死了!我再也不要穿高跟鞋了。”
“主人,疼的时候就要用这个魔法。”五虎退蹲下身轻轻地向悠里的脚吹了口气,“痛痛痛痛都飞走啦!”
“噗,这还不是我教你的。”悠里被他可爱的样子逗笑了,以前五虎退受了伤很疼的时候悠里也是这么安慰他的。
“给你。”小夜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柿子,塞到悠里手里。
“小夜~没想到你也会来,我好感动啊!”悠里双手捧着柿子,果然短刀都是天使!
“主人,要不要试试这个。”鲶尾从小包里翻出一条药膏,“脚会好一点。”
“哦,谢谢……”悠里从少女手中接过,“等一下……鲶尾……鲶尾?”
卧槽,这个碎花长裙也太淑女了吧,原来鲶尾你是走这种路线的啊!
“主人?”
“鲶尾你终于觉醒了吗?”
“哈?”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买很多很多的裙子送给你!”
“千万不用了,主人,我们本来就穷。”
“主殿——”一期一振推开后门,被眼前一大群刀吓了一跳。
“一期哥!”五虎退最先叫着跑了过去。
“哈哈哈,是一期啊,打扮得人模人样的没认出来啊。”
“三日月殿下,请不要这么嘲讽我好吗……”
一期一振穿着二班女生为他特制的王子殿下的服装,白色的外衣十分合身,搭配白色的西裤显得高贵优雅。
“真的很帅呢!一期哥。”
“鲶尾!?”一期一振缓了缓,“嗯,很漂亮。”
“一期哥你不是找我吗?有什么事吗?”悠里擦着鲶尾给她的药膏,抬起头问道。
“悠里撒嘛!你这是……”答非所问的一期一振冲到悠里身前,单膝跪下,仔仔细细地查看悠里受伤的脚。
“没,没事啦。”悠里把脚从一期一振手里缩回来。
“不行,请跟我去医务室。”一期一振抱起悠里,二话不说向门外走去。
“不行不行!放我下来!”
“请不要任性!”一期一振伸手想开门的时候,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一期!刚刚,有两个人通关了!”


评论
热度(20)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