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献给劳模】鸣狐和一期一振的故事

【为了鸣狐入坑,捞到鸣狐就用他做近侍。】

【捞到一期后两人轮着来。】

【很多刀都是他们捞回来的。】

【五一贺文第一个就想到了他们。】

【于是,我的cp观没救了。】

鸣狐把一期一振带回来的时候,审神者正在和短刀们玩耍。

“啊啊啊!一期哥啊!”看到一期一振,审神者立马甩下小短刀扑向鸣狐身旁的一期一振。

反应比他想象的还要激动很多。

鸣狐默默地把一期一振护在身后,阻止了审神者扑倒一期一振的举动,现在的一期一振那么小,万一被你压坏了怎么办。

“秋田!小退!乱酱!厚!药研!前田!你们的哥哥终于回家啦!”审神者丝毫没有不开心,对着粟田口家的短刀们进入樱吹雪状态。

“一期哥!”短刀们自然也是很开心的,纷纷围到比他们还矮一截的一期一振身边。

虽然鸣狐平时对他们很好,但毕竟没有哥哥来得亲。

“嗯嗯,大家乖哦。”一期一振踮起脚来摸他们的头,说的话和体型完全不相协调。

短刀们其实也觉得这只比他们还小的居然会是他们的哥哥很有违和感。

“那么,一期哥就交给小鸣了,务必要把他培养成出色的刀剑哦!”审神者习惯把新生的刀剑交给一把比较值得信任的刀剑,一是为了增进感情,更多的是她自己懒。

“呀呀,请主上大人放心,鸣狐一定会竭尽全力把一期一振培养成出类拔萃的刀剑的!”狐狸代他说道。

“拜托你啦!”


这之后,一期一振就在鸣狐的房里住下了。

“鸣狐叔鸣狐叔!今天我在演练场打败了一个对手哦!”中午,一期一振从外面跑了回来。

“太好了呢!这是一期殿下第一次取得胜利吧,凡事开头难呢!”鸣狐正在查看审神者交给他的文件,狐狸蜷缩在他身旁。

“鸣狐叔正在忙吗?那我不打扰了。”

一期一振刚想离开,鸣狐站起身来拉住了他,“没事,不忙。”

他拉着一期一振坐在他身边,自己继续翻阅文件。

“一会就好了。”

“嗯!”一期一振乖巧地坐着,专心致志地看着他工作,但是毕竟还小,看了一会就靠在鸣狐身上睡着了。

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一期一振,鸣狐忍不住摸了摸他浅蓝色的头发,柔软的触感也激起了他的倦意,他干脆把一期一振抱到床上,顺便睡了个午觉。


“主殿!骨喰!不要!”鸣狐被一期一振惊醒。

他旁边的一期一振紧紧地缩成一团,汗水浸湿了脸颊,瑟瑟发抖的身体散发出浓浓的绝望和恐惧。

“没关系的,小振,都过去了。”鸣狐抱起一期一振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慰道。

一期一振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呼吸渐渐匀畅,小手拉着鸣狐的衣服睡了过去。

“不用怕,大家不是都在这里吗?”


“哟,一期一振,这是去哪里了呀!弄得一身泥巴。”鹤丸在院子里偶遇一期一振。

“摘花!送给鸣狐叔,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一期一振笑着,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一束野花。

“诶,一期酱真的很喜欢鸣狐呢~”

“嗯!我最喜欢鸣狐叔了!”

一期一振在鸣狐的房间看见了前来做客的山姥切国广 ,同为打刀,在本丸时间最久,最受审神者器重,自然交情也很深。

“鸣狐叔……”一期一振把花藏在身后,疑虑现在是不是不应该打扰他们俩谈话。

“嗯?”鸣狐侧过头看向他。

“没……没事。”一期一振低着头跑了出去,花始终被他藏的好好的。

晚上,鸣狐睡觉前发现床头多了一个花瓶,里面插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

“谢谢。”鸣狐对着床上早已熟睡的一期一振

轻声说道。


几天后。

刚刚特化的一期一振兴奋地推开鸣狐房间的门,迫不及待地向他展示自己特化之后的样子。

“鸣狐叔!鸣狐叔!看!我和你一样高了呢!”一期一振笑着跑到他面前,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鸣狐也很开心呢!”狐狸代答道。

“嗯。”鸣狐摸摸一期一振的头,却悲哀的发现要抬起手才能摸到了,以前的小孩长大了呢,“恭喜小振。”

“谢谢鸣狐叔!”一期一振微微低下头,“鸣狐叔,我还会变得更厉害的!变成可以保护好鸣狐叔的刀剑!”

“鸣狐!准备出阵!”山姥切国广敲了敲门。

“请稍等片刻,鸣狐马上就来!”狐狸回答道。

“我走了。”鸣狐向一期一振告别道。

“一路小心,鸣狐叔!早点回来!”一期一振微笑着挥了挥手。

“嗯。”


“鸣狐叔回来了吗?”晚餐前,一期一振还没有看到部队回来的身影,担忧地问一直坐在屋檐上等候部队回来的堀川国广。

“还没有哦,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情况,这个时间早该回来了呀。”

“鸣狐叔……希望不要出事。”一期一振皱紧了眉头。

“兼桑也是啊……不过兼桑那么厉害,一定没问题的!”堀川继续侦查,“还是没有看见呢,一期桑,要不你先去吃晚饭吧。”

“不用了,我不饿。”一期一振就这样站在门口跟堀川一起等候。

落日收敛起最后的光芒,天空渐渐变成绛紫色,部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

“回来了回来了!”

“太好了!”一期一振终于松了口气。

然而当部队走近时,一期一振看到的却是被山姥切国广背在背上的鸣狐。

他一动不动地靠在山姥切国广肩头,双眼紧闭,衣服上的斑斑血渍下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山姥切国广背着鸣狐直奔手入室,一期一振站在旁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我在做梦吧,鸣狐叔不是本丸等级最高的刀剑吗?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石切丸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鸣狐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受了那么重的伤。”

一期一振保持着站在门口的姿势,犹豫该不该去手入室看看鸣狐,山姥切国广一定正在陪他吧,他把鸣狐背进来的时候那么担心的。

一期一振最终去了审神者的房间。

“主殿,我想变得更强!想要保护身边的人!保护我的家人……和我喜欢的人!”他跪在她面前,语气十分坚定。

“哦?”他的样子着实吓了她一跳,没想到鸣狐受伤对他的打击那么大啊,“那么你能承受住艰苦的训练吗?”

“可以!无论什么样的训练……”无论什么样的训练,都不会比鸣狐叔身上的伤口还疼。

“好,那明天开始,早上4点到我房间里来报道。”

“是!”


这之后几天,鸣狐都没怎么看见一期一振。早上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了,晚上睡觉前也没见人回来,要不是一期一振会在饭点出现,鸣狐差点以为他被审神者刀解了。

“一期一振殿下,您最近是被什么事情所困吗?鸣狐很担心你呢!”狐狸趁着鸣狐不在,偷偷问道。

“没什么,叫鸣狐叔不用担心。”一期一振穿好粟田口特色的绛色制服,向狐狸告别道,“我出门了。”

“好的。”狐狸于是也蜷缩在地上睡起了午觉。


鸣狐感觉自己再次看见一期一振时,差点没认出来,并不是指外貌,而是更加深层次的,比如性格举止……

眼前对他微笑的人仿佛脱胎换骨,比自己高出一大截不说,稳重的气质优雅的举止也让他吓了一跳。

“鸣狐叔,我回来了。”一期一振微笑。

好像就是哪一天,突然一期一振在一个不该回来的时间回来了。

“咦咦?一期一振殿下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狐狸也和鸣狐一样惊讶。

“特训结束了。”一期一振坐到鸣狐对面,“鸣狐叔,之前背着你去找主殿特训了,对不起。但是我想变得更强大,想成为可以保护鸣狐叔的刀剑……”他顿了顿,“再也不想看见鸣狐叔受伤了。”

鸣狐发现自己够不着摸他的头了,于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呀呀,这下子一期一振殿下真的成为出色的刀剑了呢,一定会被主上大人器重的,相信调到第一部队也是十有八九的事了。”

“嗯!很快就可以和鸣狐叔一起战斗了!”


事情进展地很顺利,很快,一期一振就得到了和鸣狐一起出阵的机会。

“不用担心,一期一振殿下,有鸣狐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狐狸安慰着第一次出阵有些紧张的一期一振。

“嗯!我会尽全力的!”

没一波敌军都顺利的打败了,然而却在后半程遭遇了检非违使。

就在枪兵的攻击即将落到一期一振身上时,鸣狐挡在了他前面,枪从腹部贯穿,鲜血溅到了一期一振脸上。

“鸣狐叔——!”他冲上去把鸣狐抱到战线之后。

“鸣狐叔!鸣狐叔!”一期一振不停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没事……小振快回前线帮助大家……你的话,一定做得到的……”鸣狐虚弱的身音伴随着一阵阵无力的咳嗽。

“可是鸣狐叔……”

“快去。”

一期一振轻轻把鸣狐放在地上,跑回前线。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在那里陪鸣狐。”山姥切国广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刀,丝毫没有分心。

“我绝对会成为出色的刀剑!”一期一振冲向敌军,挥舞着刀的身姿让其他队员纷纷感叹。

[真的长大了呢,一期一振,很有粟田口家兄长的样子呢。]

击退了检非违使,一期一振背起鸣狐,赶往本丸。

“鸣狐叔,撑住!很快就到了。”


“鸣狐叔,对不起。”手入室中,一期一振深深地低下头,对于自己让鸣狐受伤感到愧疚万分。

“不是你的错,这就是战场。”鸣狐摸了摸他的头,他的伤口正好到不能致死的程度,只要稍微再重一点,鸣狐可能现在就不在这里了。

“对不起!”

“小振还小,很多东西还可以慢慢学习,这种事不用感到愧疚了。”

“怎么能说是这种事情!”

“没关系的,受伤对于刀剑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

“可是,是我……”

“不是的,是我不想让小振受伤才拼了命想救小振的。”

“为什么……”

“这不是当然的吗?因为小振是我的家人啊。”

“那等我变得强大了,是不是就也可以保护鸣狐叔了。”

“嗯。”

“那鸣狐叔!请你教我更多更多的东西!让我更加更加的强大,可以吗?”

“当然了,以后还要继续一起生活哦。”

-end-

评论(3)
热度(28)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