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12>

【我还没捞到数珠丸方的不行QUQ】

【谁能带我脱非入欧QUQ】


12.人心中的鬼才是最可怕的

“一期哥。”五虎退蹦蹦跳跳地跑到一期一振身前,“我过关了哦!”

“嗯,退真厉害呢。”一期一振抱起五虎退,亲了亲他的脸颊,又看向鸣狐,“鸣狐叔?”

“呜呼,鸣狐就不需要分享一期阁下对弟弟们的爱了。”


“大将,就剩我们两组了。”厚投以询问的眼神。

“你们先你们先。”小夜还是一脸呆愣愣的表情,而且关于鬼屋的情报还不够充分,悠里选择再观望一句。

“太郎,注意低头。”进鬼屋时,尽管厚提醒了一声,太郎还是撞在了门框上。

小小的郁闷了一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鬼屋。

“这两天总觉得是最靠谱的一组呢。”鲶尾一手支着下巴。

“嗯,意外的让人放心。”

“小夜小夜,陪我玩嘛~”同时,悠里围着小夜转个不停,“一个人太可怕了嘛~”

小夜难得肯出来一次,一定要趁这个机会让他开朗起来。

小夜左文字内心也有些动摇,可是这样与复仇之路是不是相违背呢?

“小夜小夜~可爱的小夜小天使~很好玩的啦~”

“小夜小夜~复仇也想要劳逸结合嘛~”

劳逸结合……

小夜左文字眼睛一亮,这个理由不错!

“好吧。”小夜低着头轻声说道。

“太好了!小夜我爱你~”悠里激动地拉起小夜的手甩来甩去。


“呀——!”


“额,声音不像是太郎和厚啊……”鬼屋里传来的叫声比以往都要可怕,真的像是见到鬼的凄惨而恐怖的叫声。

“好可怕。”征二听出来是扮演鬼的同班同学的叫声,表情却依然是万年不变的面瘫脸。


“太郎……都说了要注意低头,你这样子很容易把东西装坏的。”一路上太郎已经撞了不知道多少东西,虽然他的头不用担心,但是总感觉哐当一下那个被撞到的东西很容易坏掉啊,如果对方要求赔偿的话……

“不好意思,太狭窄了。”已经低下头的太郎不得不弯下腰行走。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你啦。”这里确实很狭窄啊,对于将近两米的太郎来说走这一段路也真不容易呐,顿时,厚非常庆幸自己的身高,尽管以前一直妄想像太郎那样从高处看世界。

“咻——”突然,一个女性头颅从上面垂挂下来,黑色的长发之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咧开的嘴上挂着暗红的鲜血。

头正好挂在太郎眼前,太郎淡定地盯了她三秒多,突然,那颗头就惨叫起来。

“额,太郎,你这样子盯着人家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走在前面的厚回过头,正好看到这惊悚的一幕。

“不好意思。”太郎弯下身子,绕过那颗头,继续往前走,“你觉不觉得那颗头有点像溯行军的枪兵。”

“所以你才盯了那么久吗?”

“我在判断要不要砍她一刀,结果她叫了一声,所以应该不是溯行军。”

——你没有下手真是太好了。

厚由衷地这么想。

——喂,我都听见了哦!所以说我能保住小命还多亏我叫了一声啊,要不是被你盯着我的表情吓到,说不定我现在就真的变成女鬼了啊。

摸了摸自己与身体连得好好的的脖子,女鬼缩了回去。

——作为一个女鬼,居然被客人吓到,也是颜面扫地。


但是,厚和太郎通过鬼屋用了更多的时间。

“太郎中途摔了个跤,所以耽搁了一下。”

“噗,兄长那么大的个子摔下去会是什么样啊,笑死我了。”次郎扶着墙壁狂笑。

太郎郁闷地盯着厚。

——都叫你别告诉他们了。

“太郎啊,好好学学人家次郎,不一样是两米,为什么你就这么傻乎乎的。”悠里抱胸无奈状。

——什…什么叫我傻乎乎的!你怎么不说石切丸,傻得连我们都走了他还在收拾东西。


“啊啾——谁在说我。”石切丸刚刚把行李放回去,“真是的,那群人走的这么快,都不等等我。”


“那最后就轮到我和小夜啦!”

“诶?一期哥的奖励呢?”

“你们俩还需要吗?让一期哥亲太郎也太恶心了吧。”

——怎么说我也是粟田口家的啊!为什么就这么赤裸裸地被无视了啊!

——什么叫亲我太恶心……

于是,成功从两位刀男身上拉了仇恨之后,悠里拉着小夜进了鬼屋。

“小夜小夜,我好害怕啊,你要保护好我啊。”悠里害怕地缩在小夜身后,可惜人家是小短刀,完全藏不住她。

“小夜小夜,呜,黑漆漆的好可怕。”

——你不要叫了啊,你叫声的回声更可怕。

小夜其实也很害怕的,尤其是和这个一惊一乍的审神者一起。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镜宫,纯白色的屋顶和墙壁非常晃眼,无数大大小小的镜子杂乱地摆放着,悠里和小夜的身影被复制成无数个。

“总感觉让人发毛。”悠里穿行在镜子之间,尽量不去看那些镜子。

小夜盯着一面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小夜?”见他没跟上来,悠里回过头。

小夜紧紧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两张完全一样的脸,有些向上吊的眼睛,混沌的眼神,紧抿的嘴唇,攥着不放的拳头。一模一样的两个人看着对方。

“走啦,小夜!”悠里走过去拉他。

——力气好大,根本拉不动啊。

“小夜你在看什么嘛,我知道小夜最可爱了,也不要一直盯着自己看嘛……小夜……”

悠里声音越来越小。

——小夜的样子好奇怪……

突然,原本混沌的眼神恢复了焦距,小夜拉起悠里向前狂奔。

“小夜,小夜!怎么了?”悠里被拖着向前跑,小夜却头也不回,沿着镜子之间的小路一直奔跑。

原本明亮的房间突然之间一片漆黑,所有的镜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

小夜停下了脚步。

“呼——呼——”悠里撑着膝盖喘着气,“小夜,到底怎么了?”

“这里是别的空间。”


“怎么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两人进去一会后,鲶尾突然提醒众人,“平常大家进去那么久,早就吓得尖叫了吧。”

“好奇怪啊,里面安静得可怕——”厚停顿了一下,“就像根本没有人在里面一样。”

“厚,你别讲这种鬼故事啊。”清光吓得抱住了安定。


“什么?!”悠里大喊一声,“小夜你没在逗我吧?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进了个鬼屋就穿越了?”

“刚进来的时候是黑漆漆的没问题,但是从进到白色的房间就在另一个空间了。”小夜盯着地面,下面的雾气没有上面浓,但是也只是勉强能看见自己的脚的程度。

“那怎么办?有方法回去吗?”

“不知道。”

“小夜!你不要吓我啊,万一真的回不去了那我们不是要饿死!”

小夜没有回答,拉起悠里向一个方向走去。

迷雾笼罩的空间让人摸不清方向感,好像不管怎么走眼前的景象都不会有变化。

“幸好小夜是短刀啊,要是和太郎一起进来肯定一辈子也别想出去了。”

“当视线弱化到某种程度,不管是短刀还是大太刀,侦查都会降为零。”

“那你是凭什么走到现在的啊!”

——我还以为你认识路的。

“直觉。”小夜停了下来。

微妙的沉默过后。

小夜拉着悠里继续向前走去。

“是不是方向变了?”

“没有,一直是直线。”小夜十分确定。

迷雾丝毫没有散开的迹象,反而似乎越来越浓了。

“小夜,你不觉得雾变大了吗?”悠里看着小夜杂乱的深蓝色头发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好累啊。”一直穿着高跟鞋的悠里走到现在,双脚早已失去了直觉。

——简直不敢想自己的脚会变成什么样子。

“快到了……大概。”

终于,在悠里快要看不见小夜的呆毛的时候,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扇门。

“抓住我,别放手。”小夜紧紧握住悠里的手,推开了门。

“如果小夜能在另外一种情况下对我说这种话就好了。”悠里笑着握紧了小夜的手。

两人跳入门内。


“怎么办?”与此同时,外面的刀男也正在召开着秘密会议,“要不要进去看看。”

“我想即使我们进去也找不到悠酱。”

“乱酱……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浦岛你个蠢货,乱酱的意思是大将掉到别的空间去了。”

“那……那不是很危险!快去救她啊!”浦岛慌乱地抱住了龟吉。

“即使进去,我们也不一定会穿越到别的空间,到达主上所在的空间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太郎解释道。

“所以根本上还是主人非洲人的血统的错。”

“也只能这么想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身体要被撕开了!

悠里忍受着仿佛撕裂肢体般却无法发出声音的痛苦,门后的世界并非想象中的美好。

小夜紧紧抱住了被疼痛折磨地缩成一团的悠里。

——都是我的错。

他们掉入的是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坑洞,期间伴随着撕裂全身的痛苦,而声音在这个空间是被禁止的。

身体继续降落,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底,也许这个空间本身就是一个向下延伸的无底洞,寂静之中,完全无法感知时间的流逝。

——啊啊啊好痛好痛。

汗水几乎浸湿了悠里的身体,因痛苦而紧紧攥着小夜胸口的衣服的手从未放开。

——再这样下去,也许会痛死的……

怀里的人一直颤抖着,小夜拍着悠里的背,试图缓解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小夜感觉到悠里的挣扎变弱了,他抬起悠里的脸,紧皱的眉毛,毫无生气的双眸,渐渐微弱的气息。

——救她,怎么救她!为什么我那么弱小,无法完成复仇,连自己的主人也保护不好!

大概是被悠里看见了这幅自责的神情,她颤抖着伸出手贴在小夜脸颊上,用尽全力扯出一丝虚弱的微笑。

——这个笨蛋!要是当时没有选我,一定不会这么痛苦,不管选谁,他们都比我强大多了。

——因为是小夜啊,只是因为是小夜……

小夜愣住了,刚刚似乎听到了悠里的声音。

看着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小夜深吸一口气,托起悠里的脸,吻上她的嘴唇。

——我想起来了,哥哥教过我的,安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

不熟练地把舌头伸入她口中,轻轻舔舐着,灵活的舌头细细抚慰着每一寸领地。

抱着的人呼吸逐渐匀畅起来,不再缩成一团的身体利用身高优势把双腿缠到自己腿上,双手死死的勾住自己的脖子,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眼底满是笑意。

——终于肯对我敞开心扉了呢!小夜~

虚幻的空间被打破,两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出现在众人眼前。

“啊!悠酱!”乱居然哭了出来,“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过回来的!”

“太好了,悠里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呢。”鲶尾抱着五虎退哭成一团。

“主殿……”一期一振也背过身去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你们不应该吐槽一下他们的姿势吗……”清光打破了原本和谐美好的团聚场景。

“对啊!小夜,你对我家可爱的主上做什么呢!”安定看着小夜,脸上的笑容隐藏着浓浓的杀意。

小夜没理他,把悠里往地上一丢,躲到了角落里。

“干嘛啦,小夜亲~”悠里十分娇嗔着喊着又扑到小夜身上,把他摁倒在地,“小夜明明最可爱了!我最喜欢小夜了!以后不要再躲着我了啦!”

小夜看见了众刀男杀人的眼神。

——虽然很开心,但是也许……我活不过今天了……


评论(1)
热度(41)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