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13>

【要等到下星期回家才能看见我厚极化的样子QUQ】

13.下午的忙碌和翩然而至的夜晚

“一期哥!奖励!”悠里突然想起来通关奖励的事。

“好。”一期一振低头吻了吻悠里的嘴唇。

“诶,明明一期哥只亲了我的脸。”鲶尾不满地嘟了嘟嘴。

“呜呜,一定是一期哥不喜欢我们。”五虎退水汪汪的眼睛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怎么会!大家都是我重要的家人啊!”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主殿啊!”厚学着一期一振的语气帮他补充道。

“噗,厚你学得太像了!”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让小夜也成为我的弟弟呢……”

“一期哥不要转移话题!”

“好啦好啦,大家别闹了。一期哥这样做一定是因为我是女生啦,你们想想,一期哥可是个大直男啊!”悠里帮一期一振解围。

“有道理……”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顺利地过去了。


“半田同学!教室忙不过来了,可以和乱酱一起回去帮忙吗?”一个女生哐——的一声推开二班教室门,大声喊道。

“哦,这就来!”


“嘿嘿~下面这首歌,献给可爱的少女们~”

悠里他们走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和泉守兼定站在教室前方,被一群人团团围住的场景。

“据说他是什么爱抖露……总之,人长得挺俊,唱歌也不错,就是衣服品味奇怪了点。”那名女生推着悠里走进厨房,“好了,你快整理整理,接客了!”


“切,和泉守兼定这个二货居然玩到这里来了。”清光掏了掏耳朵,“好吵。”

“嗯,唱得不错,不过比起我还差了点。”鲶尾点了点头。

“鲶尾,哥哥教育过你人贵有自知之明……”

“一期哥你什么意思……”


厨房间,悠里惊奇地看见了和长谷部一起在干活的空太,跟大家一起的时候依然是个畏手畏脚的少年。

“咦?长谷部你居然找到空太了!”

“他自己突然出现的。”长谷部削着手里的土豆。

悠里坐在角落里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脚,脚底已经被磨出了泡,确认没有人看见后迅速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教室里早就是客满的状态,外面还排了不少人,大多得益于爱抖露的偶像效应。

“悠里酱悠里酱~这里——”认识她的客人直呼其名。

“来了!”悠里微笑着迈开轻盈的步伐,“请问客人要点什么呢?”

“嗯……点什么好呢?”那名男性顾客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邪邪地笑着说,“那就悠里酱的kiss吧!”

“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我们的菜单上没有这一项。”悠里依旧不改礼貌的微笑。

“唉,那真是可惜了。”叹了口气,“那就吃悠里最喜欢的好了。”

“OK~”悠里在手中的小本子上记下,回到厨房门口喊道,“长谷部,做一份你最擅长的麻辣豆腐!”

“是!我敬爱的主!”

几分钟后。

“您的麻辣豆腐,请享用。”悠里心意满面地把红彤彤的麻辣豆腐端到桌上。

——maya!悠里酱的腹黑属性也是如此让人神往。

恍惚中吃下一口麻辣豆腐,男性顾客仿佛听见自己心脏一声剧烈的跳动。

——难道……这就是爱情?


“悠里好忙啊。”

众刀男看着悠里满教室地跑,他们一群人却一直在围观爱抖露的个人演唱会。

安定(⊙o⊙):“我说和泉守真的不累吗……”

厚′_>`:“某些时候,一个人能爆发出出人意料的耐力。”

浦岛:“可是……我们是刀不是人啊……”


“悠里碳,这边这边!”

“来了!”悠里看了一眼招呼她的客人,嘴一张一合,“喂!怎么是你啊!”

“怎么跟哥哥说话的,真是不懂礼貌。”坐在座位上的是一位穿着传统的和服,黑发及肩,即使是在春末也带着长长的围巾,笑意满面的男子,手里把玩着一顶棕色的帽子。

“切,明明都一把年纪了。”小声嘟哝了句,悠里装作抱歉的说,“真是抱歉,兄长大人。”

“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欧尼酱。”装作生气的语气却不改笑脸。

“那也请兄长大人把那个碳去掉可以吗?兄长大人~”

“蛋包饭,要有我亲爱的妹妹满满的爱哦~”看了眼菜单,他说道。

“请兄长大人稍等。”招呼了一声厨房,悠里问道,“那么,兄长大人来看我的原因是什么呢?我可不觉得兄长大人有这个闲工夫来关心我。”

“怎么会,欧尼酱关心亲爱的妹妹不是天经地义嘛。”

“可是对于兄长大人来说不一样啊,兄长大人可是父上眼中的天才,不苦练技艺却跑来我们这穷酸的小学校,被父上知道了可不太好哦。”

微妙的停顿过后,他收起笑容,压低了声音:“小心一点哦,父亲大人已经发现了。”

“这么快?”

“最近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体的气息太浓烈了,我都闻到了,父亲大人怎么可能不有所察觉。”

“切。”

“总之,父亲大人可能很快就要采取行动了,你连接的那个空间可是和他的理想背道而驰的。”

“嗯,我知道了。”悠里低下头,难得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那么,加油吧,我亲爱的妹妹。”说罢,他带上帽子挥了挥手离开了。


悠里站在原地思考着刚才那番话。

——这下子,也许真的,大麻烦要来了。

“悠里?”一期一振看见她奇怪的样子,走到她身边。

“悠里?”见她没有反应,一期一振拍了拍她的肩膀。

“啊,一期哥啊,吓我一跳。”

“我看悠里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刚刚和那位客人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

“如果有什么事,大家一定都会帮你的。”

“嗯,谢谢。”


“哦呀,这个地方有点熟悉呢!”教室门口,走进来的正是先前失踪的三日月宗近,跟着的还有岩融和骑在肩膀上的今剑。

“哇咔咔咔,今剑,肚子饿了吧!想吃什么随便点啊!”岩融大大咧咧地坐下,把今剑放到对面的椅子上。

“嗯!让我想一想——”今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翻着菜单,两条腿在桌子下面晃来晃去,不时踢到岩融。

“巧克力巴菲!草莓甜甜圈!大福饼!”今剑继续翻看菜单,“还有还有!曲奇饼!炸薯条……”

“炸薯条可不行哦,油炸食品对小朋友身体不好……”

“喂!这之前,请问岩融大老板你有钱吗?”悠里无情地破坏了原本和谐美满的气氛。

“有哦有哦。”三日月掏出几张纸币,在悠里眼前晃了晃。

“三日月宗近!”悠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的钱哪来的!”

“哈哈,看你大惊小怪,又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哦。”

“是我和岩融参加比赛得了第一名的奖品!”今剑举起双手挥舞着,大大的笑容充满了得意。

“哇,今剑好厉害哦!”悠里瞬间变成正太控。

“哼哼,那是当然!”

于是,眼瞎耳尖的鹤丸听见也凑了过来:“那也顺便请我呗,你看悠里这小气鬼,我在厨房帮忙都不给我吃一点。”

“还有我们也别忘了啊。”上一刻还在围观爱抖露的刀男也全都围了过来。

“哈哈,大家随便坐,午饭就我来请了。”三日月倒是很大方,尽显长辈的气质。

“爷爷万岁!”一片欢呼声中,刀男们就占领了这一片地方。

“喂,所以我还要当你们的服务员……”悠里一脸不爽。

“麻烦大将了。”厚客气了一句,继续说道,“蛋包饭。写上大将的爱。”

“厚,没想到你是这么恶心的孩子,不是说好短刀都是天使吗?”

“今剑也要主人的爱!”

“我……我也好想要主人的爱啊。”五虎退怯生生地看着悠里。

“主上的爱是我的!”清光和安定同时说道。

“你们够了!不给你们吃东西了!”厨房里传来一声怒吼,“悠里的爱只能是我的!”

“长谷部你个死厨子好好干活。”被鹤丸吐槽了一句后,厨房里没再传出什么动静。

愉快的聚在一起吃午饭的同时,教室因为迎来了饭点忙的不可开交。

“悠里酱,好忙呢。”鲶尾的视线追随着那个穿梭在教室里的身影。

“嗯……好受欢迎的样子。”

享用着餐后饮料的刀男们靠在椅背上看着悠里工作的样子。

“大将居然能笑的这么温柔……”

“乱酱还是一副很有活力的样子啊!”浦岛的关注点永远跟别人不同。

“那个小小的男生也很可爱哦,和女生说话还脸红呢!”三日月盯着一桌女生旁边站着的空太的背影猥琐地笑着。

“喂!三日月你是正太控吗?”

“太郎,当你自己也是正太控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说我。”

没错,太郎视线的方向和三日月的视线汇聚在同一点。


好不容易客人终于少下来了,悠里摊坐到凳上:“哎呀,不行了,hp要减为0了。”

“辛苦了,悠里酱。”空太坐到旁边,递给她一瓶水,“悠里酱还没吃东西吧,一起吃吧。”

“嗯,谢了,小空。”


“切,居然敢邀请我的主上!”

“啊啊!清光你冷静一点啊!”

要不是被安定拉着,清光一定已经冲到空太跟前。


下午稍微闲了一些,悠里大多数时候都把工作推给刀男们去做了。

“啊,脚疼死了,这辈子都不穿高跟鞋了。”

坐在凳子上揉着脚,旁边一左一右是给她扇风的三日月和厚。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干这种活啊。”

“就你们俩最闲了啊。”

“退、今剑和小夜他们不也在那玩。”厚瞟了眼坐在边上和小夜一起吃柿子的五虎退和四处乱窜的今剑,

“他们那么可爱怎么能帮我扇风呢!你们难道想让我虐待正太吗!”

——QAQ为什么同为短刀,待遇差别那么大。


晚餐时间又是十分忙碌的。

晚餐后学生会的广播正好驱散了大家的疲惫。

“各位同学请注意,各位同学请注意,今晚7点整将在操场上举行篝火晚会,届时还有烟火大会和各种活动等待大家的参与。再播送一遍……”

就是被欢呼声淹没,晚上又将是一场狂欢。

“烟火大会,好想去看呐!”悠里听到这个词,眼睛一亮。

“脚不疼了吗?”鹤丸问道。

“看烟花又不用走什么路,没关系啦!”

“那我们一起去看吧!”鲶尾提议。

“好啊好啊!”

“真令人期待呐。”

令人期待的夜晚悄然而至。


评论
热度(22)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