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16>

【一个学期快结束了然后我还没写完】

【这是要拖到暑假的节奏= =】

【高三的前辈们高考加油!】(现在为了明年考试的我积德)




16.烟花绽放之时

“额,我记得是放在我课桌里来着。”教学楼里的灯都熄了,悠里借着外面的火光和月色摸进教室。

“咿呀,晚上一个人进来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呢。”身上似乎一阵阵发寒,悠里双手交叉着缩在胸前,自言自语反而给教学楼增添了诡异的气氛。

教室里的东西在暗中一片模糊,桌子在月光下投下一片片阴影,平时毫无存在感的墙上的钟的声音此刻却特别明显,滴滴答答一声一声仿佛在耳膜边走动。

“啊啊,找到了。”从课桌里取出一个小袋子后,悠里迫不及待地离开了教室,“这种地方真是一刻也不想待。”

沿原路返回,刚走到楼梯口,背后突然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额,这种时候通常应该怎么办?逃跑?不,这只会更加不妙吧。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啊,遇到灵异事件什么的,还以为只是女高中生的玩笑呢。

“悠里酱。”脚步声的主人叫了一声僵硬在楼梯口的悠里。

——我去,这只还知道我的名字啊,不会吧,鬼这么高智商?难道是以前我得罪的人死了来找我索命?怎么会!像我这么正直善良能得罪谁啊!

“悠里酱?”是属于少年的清脆爽朗的声音。

——等一下,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是不是?

悠里心里默默地喊着“恶灵退散”,以一秒十度角的速度转过头,看到的是从晚上就消失了的空太。

“悠里酱。”空太微笑着,背后是走廊外侧的玻璃窗,月光穿过窗户洒在走廊里。空太背光而立,月光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白色的光圈。

“空……小空吗?”悠里试探性地问了句。

——不会是小空的鬼魂吧!

“嗯,悠里酱。我等你好久了。”空太保持着微笑。

——我去,这绝对不是人啊!都等我好久了。

“你…真的是小空吗?”悠里的声音因为害怕有些颤抖。

“悠里酱。”空太深吸一口气,“有些话,我一直想告诉你。”

悠里缓慢地走到他面前,颤抖着摸了摸他的肩膀,手臂,确定还是个有温度的人,才放下了心。

“嗯?啊?”

“我喜欢你。”猝不及防地,空太说道,黑色的双眼紧紧盯着悠里的躲闪不定眼睛。

“诶?诶!真是的,小空在说什么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吓我,还开这种玩笑,小空今天好奇怪哦。”退后一步却被空太紧紧地抓住了手腕,力气大的出乎意料。

“悠里酱,我喜欢你。不是玩笑。”空太又重复了一遍。

“咻——”的一声,第一枚烟花冲上云霄,划破深墨色的天空,绽开绚丽的光华。

“小空……我……”

话被接连绽放的烟花哽了回去,烟花照亮了两人的脸,悠里看到了以前从未看到过的空太无比认真的表情。

“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上了悠里酱。”空太握着悠里的手心渗出了汗水,“悠里酱的笑容,悠里酱生气的样子,悠里酱第一次跟我说话的样子,全部都是我最喜欢的了!”近乎用喊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即使有烟花声做背景音乐,悠里仍然听的一清二楚。

“可是……小空,我……你突然……”断断续续地拼凑着的话语再次被空太打断。

“悠里酱,我知道很突然,可是……可是每次看到悠里酱和长谷部同学他们玩的很开心,看到一期同学看你的眼神,我知道的,那是和我一样的眼神,我就害怕哪一天你和他们一起消失了,一心向告诉你我喜欢你,就算你无法回应,我也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够了,空太!”悠里用力挣开他的手,“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对不起……”

哽咽着说出这些话,悠里沿着走廊跑入黑暗之中,只有烟花,星星点点追随者她急促的脚步。

“你终于说出来了呢。”征二从楼梯下走上来,面对着看着悠里逃跑的方向发呆的空太,“发什么呆,她又没有拒绝你。”

“小征,你听见了啊。”声音有些颤抖,空太感觉到眼泪浸湿了睫毛。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嗯嗯,没关系……没关系的……”挣脱了睫毛的怀抱,眼泪从脸颊滑落。

“不要哭啦,反正都已经说出来了不是吗?”征二轻轻敲了敲空太的头,安慰道,“做得很好哦,是很让人感动的告白。”

“嗯。”用力地点了点头,空太露出了微笑,回过头看向窗外五颜六色的烟花。

美好,却转瞬即逝。


“真是的,我在做什么啦。”不知不觉跑到天台上的悠里自言自语道 ,“小空居然喜欢我,想都没有想过诶,怎么办呢,我也不讨厌他,可是不讨厌也不等同于是喜欢啊。”

坐在天台上,悠里逐渐被漫天烟花吸引。

“好漂亮,这个地方很适合看烟花啊,又安静,视野又好。”

晚风呼呼地吹着,天台上略觉寒冷,悠里缩紧了胳膊。

“大家现在一定也在看烟花吧。小空,对不起呐,可是我不能答应你的,我……”这样想着,悠里的眼睛莫名湿润了,泪珠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滚落,视线也变得模糊,烟花在泪水朦胧中糊成一团五颜六色的光点。

“悠里?”天台的门被推开,走近的是一鹤丸国永,“你果然在这里啊!”

“鹤丸……”悠里转过头,刚刚哭过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悠里一直没回来,大家都很担心,就让我过来看看,找你找了好久啊。”鹤丸笑着坐到悠里旁边,说道,“悠里不开心吗?看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于是他就自说自话地表演起来。

他蹲在悠里身前,摊开双手,神秘兮兮地说道:“你看,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对吧,马上,我就会变出一朵花来哦!”

在悠里有些期待的眼光下,鹤丸把双手托在下巴上,以一个非常幼稚的姿势做出了一朵花的样子,配合他傻里傻气的笑容,悠里不禁笑了出声。

“怎么样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做魔法师的天赋。”鹤丸又坐回悠里身旁,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嗯,嗯。”一边笑一边点着头,可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泪,伸出的想要擦眼泪的手被鹤丸抓住,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为她擦去了眼角的泪珠。

“没关系的,悠里,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鹤丸把她的头轻轻摁到自己胸前,抚摸着她的背像安慰孩子一样安慰她。

悠里轻轻地抽泣,断断续续地说着:“谢谢。”

等悠里哭过之后,鹤丸笑着牵起她的手:“走吧,大家都在等我们呢。”

“嗯,可是……”悠里想到从楼梯下去可能还会遇到空太,停下了脚步,“我不想从楼梯下去。”

“嗯……”鹤丸思考了一会,说道:“那么,悠里想要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吗?”

“诶?”

不等她反应过来,鹤丸就横抱去悠里从天台上一跃而下。

风在耳边呼呼地响,两人极速下坠,悠里紧紧地闭着眼睛缩在鹤丸怀里。

“睁开眼睛吧!”鹤丸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不要,不要,好可怕,我恐高。”悠里死死的抱着鹤丸的脖子,把脸埋在鹤丸胸前。

“没关系的,我会抱紧你的。”

悠里慢慢地将眼睛睁开,广阔的天空中一朵朵烟花接连绽放,星星点点如雨一般洒向大地。操场上站满了人,更远处是深紫色的天空。

“好漂亮。”悠里情不自禁地赞叹。

“对吧,这才是看烟花的最佳位置呐。”

“嗯,感觉就算摔死也是值得的了。”

“说什么蠢话呢!接下来就是我鹤丸大人真正的魔术时间了哦!抓紧我。”

说完,两人坠落的速度很快慢了下来,悬停在空中一秒钟后,鹤丸抱着悠里开始上升,接近笼罩着世界的夜幕,很快,他们飞到了比天台更高的地方。

“鹤丸,你居然会飞吗?”悠里惊讶地看着他。

“那当然!本大爷什么都会!”鹤丸吹了自己一通,突然改变了语气,非常温柔地看着悠里的眼睛,“很漂亮对吧,这个世界存在本身就是很漂亮的啊,不仅仅是烟花,白云,繁星,晚霞,清风,涟漪,花朵,还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还有我最最最喜欢的悠里。”

“鹤丸……”悠里深深陷入了对方金色的瞳孔之中。

“喜欢悠里的当然的啦!悠里是我们大家最最最亲爱的主人嘛!”鹤丸笑着为自己刚才的告白辩解。

最后一波烟花散尽光华,夜空重归平静,鹤丸抱着悠里缓缓降落:“好了,我们下去吧。”

——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时候太随意了呢。

悠里的脚尖触及地面的一刻,心也收了回来。

刀男们看见她终于出现,纷纷围了上来。

“主人,你去哪里了嘛,烟花都放完了。”五虎退抬起头,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

“和鹤丸偷情去了吧。”清光噘着嘴瞪着鹤丸。

“主!鹤丸那个混蛋不让我来找你!我是多么的担心你啊!”长谷部牵起悠里的手,如同对待珍宝一般放在自己胸前。

“哈哈,悠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乱跑呢。”三日月一边笑着一边把悠里的手从长谷部手中抽了出来。

“一期哥呢?”人群之中,悠里始终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走了有一会了。”鲶尾说道,“好像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事情都是借口,其实他就是背着悠里出去做一些下三滥的事了。”安定毫不留情地诬陷道。

“哦。”悠里从袋子里拿出送给刀剑们的礼物,“一人一个哦。”

“护身符?”

“嗯,大家一直做着危险的工作,我早就想给大家做护身符了。”

“主亲手制作的护身符,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长谷部痴汉地把护身符贴到脸上,一副享受的神情。

“悠里一直为我们着想呢。”

“一期哥的下次我自己给他好了。”悠里把多余的护身符放进袋子里,“今天好累啊,我要回去休息了,大家也早点回本丸吧。”

“嗯。”众人懒懒散散地答应着,玩了一天,确实累了。

“我送大家走了再回宿舍。”

“嗯,麻烦你了,乱酱。”

“我送你回去。”鹤丸拉住了悠里的手。

“不用了。”悠里笑,“你还想被神乐坂老师抓到吗?”

听出了她的拒绝,鹤丸只能放手:“那你自己小心。”

“嗯。”离开前,她补充道,“今天,玩的很开心哦。谢谢。”

——以后还能和大家一起看到这么美的烟花吗?


评论
热度(18)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