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17>

【我前面应该好好铺垫的QUQ】

【这就是不写提纲的坏处QUQ】

【估计快完结了】


17.选择

第二天一早,悠里就感觉身体不太对劲,浑身无力,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悠里酱,你发烧了。”乱给她量了体温后,开始帮她收拾起东西。

“乱酱,你做什么呢。”悠里无力地躺在床上,转过头看着乱把她的衣服叠好放进行李箱的背影。

“39度多,我要带你回本丸静养。”乱说话之际也没有停下迅速的动作。

“没什么事的,在这里也没关系。”

“回家,回本丸,选一个。在学校没人照顾我不放心。”

短暂的停顿后,悠里叹了口气,说道:“回本丸吧。”


于是,乱带着悠里传送回了本丸。

“主上!”烛台切光忠第一个看见他们,正在拖地的他立马停下手中的活,从乱的手中接过悠里。

感觉到毫无力气地靠在自己身上的身体不同寻常的炽热的温度,烛台切问扶她回来的乱:“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一早起来悠里酱就发烧了,你快扶她回房间休息,我去叫药研。”

烛台切抱起悠里回到了她的房间。

“主上!主上!”烛台切小心翼翼地把悠里放到床上,对方闭着眼睛,面色潮红,被汗水浸湿地黑发贴在脸颊上,呼吸有些急促,烛台切握着她滚烫的手轻声呼唤着,怕太大声惊扰了她。

“我没事。”悠里用虚弱的声音回答着。

“嗯,嗯,主上,你一定会没事的。”烛台切的手紧张地颤抖着。

“大将!”药研对着身后粟田口的短刀们说了句“在外面等一下”就推开门进了房间。

“大将,请让我为你把脉。”

药研闭着眼睛,眉毛渐渐皱了起来。

把完脉,药研正襟危坐,说道:“大将的病……恐怕,不只是发烧而已。”

“什么?”

“发烧确实可以治好,但是……”药研推了推眼镜,“大将的灵力正在以一个不正常的速度流失。”

“主君!”

“主上!”

“大将!”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藤四郎们推开门。

“呐,药研哥,你有办法救主君的对吧!”

“对不起,秋田。”药研咬着下唇,握紧了拳头。


“悠里酱今天没有来教室呢。”空太看着身后空荡荡的座位。

——是因为我吗?我的告白让她讨厌我了吗?连见面都做不到了吗?

“别自责了,小子,悠里是生病了没来。”鹤丸此时还只知道悠里是发烧了,早上乱回到本丸后联络了他,让他和长谷部、一期待在现世。

“主生病了而我却不能陪在她身边,啊,此刻的主会是多么的无助,她一定正在呼唤我,啊!我的主啊!”

“长谷部你别发神经了。”

这时,神乐坂老师走进来准备开始上第一节课。

“啊嘞,半田同学和乱同学没有来呢。”神乐坂老师苦恼地挠了挠他黑色的卷发,“啊对了,乱酱今天早上跟我请假来着,不小心忘记了。”

“老师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啊!”

“乱——酱,完全暴露了你萝莉控的本性啊,老师。”

今天的教室并没有因为两人的不在而减少对神乐坂老师的吐槽。


很快,审神者的事就传遍了本丸。

为此,刀剑们召开了第三次本丸全体会议。

“老爷子我倒是听过一个说法。有一种诅咒可以让一个人的灵力渐渐的流失。”三日月第一个打破了会议沉闷的气氛。

“是的,确实有这个咒术。”石切丸接着说道,“一旦主上的灵力全部消失,通过她开启的现世和本丸的空间联系也将被切断,自然,我们这些被她召唤而来的刀剑也将再一次被封存到历史之中。最严重的是,主上将因为灵力衰竭而死。”

“那……那不是很严重!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要是主人……”清光低下了头。

——我会再一次失去我的主人吗?

“解除诅咒的方法有两个。一,找出施咒人让他解除诅咒。”

“这根本不可能吧!人家了诅咒你怎么会再解咒啊!脑子有病啊!”安定激动地站了起来。

石切丸叹了口气,慢慢开口:“第二种方法,找到施咒人,杀了他。”

一片沉默之后,刀剑们表情阴沉地陆续走出了会议室。


第一节课后。

二班的征二急匆匆地来到一班。

“今天一期没有来,你们知道他发生什么了吗?”征二问鹤丸。

“诶!”鹤丸也是非常惊讶,一期一振怎么会是那种会逃课的人呢?

“完全……不知道啊。”

“说起来,昨天晚上烟花晚会后就没看见他。”长谷部意识到似乎事情有些严重,皱起了眉毛。

“会不会在陪悠里酱?”

“不可能,乱说是他一个人陪悠里回去的。”长谷部质疑。

“我联络一下乱。”鹤丸掏出手机,刚想拨电话,被长谷部按住了手。

“如果一期没有回去,这样子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

“是的哟,所以,你们亲爱的一期一振君到底在哪里呢?”一个带着棕色帽子的成年男性出现在他们身后,平静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你是谁?”鹤丸和长谷部把征二和空太护在身后,此人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灵力。

“哦呀哦呀,不要这么紧张嘛。”那人抽出一把扇子掩者嘴笑了笑,“你们的敌人可不是我哦。”

他转身走出教室,背对着他们说道:“我不介意你们跟上来哦。”

“他很危险,你们留在这里。”长谷部对征二和空太说道。

“可是……”空太没来得及说完,就把征二拉住了。

“嗯,你们去吧。”

看着两人走后,他才对空太说道:“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知道的。”

鹤丸和长谷部跟着那人走到天台,停下了脚步。

“相比一期一振君,你们还是关心一下悠里碳的病情比较好哦。”男子转过身,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悠里碳的病可不是发烧那么简单哦。”

“什……什么意思?”

“就是说,悠里碳的病,一不小心就会死哦。”

长谷部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这件事。

——我的主,会死?

“只有我能够救她哦。”男子始终保持的彬彬有礼的笑容,在两人看来却冰冷无比。

“不过,我想悠里碳绝对不会来求我的吧。”

“等一下,悠里……碳,你们是什么关系?”长谷部突然注意到了这个非常亲昵的称呼。

“哦呀,是什么关系呢?”特地卖关子似的停顿了一下,他才说道,“我是他亲爱的欧尼酱哦!”

“主从来没有跟我们提到过她有什么哥哥。”

“哈哈,他会跟你们说起我才怪了。”他看了一下手表,“哦呀,都这个点了,我得走了呢。”

“啊,对了,鹤丸国永和压切长谷部,一期一振君我很快就会还给你们哦。”说完,他扶着帽子翻身跃下天台。

鹤丸和长谷部急忙向下看,可是他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啊啊,果然是咒术啊。”从石切丸口中得知自己病情的悠里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难怪我就觉得最近胸闷气短,肾虚得不行。”

“这种时候,请主上不要再开玩笑了。”面对如此不正经的审神者,一向温和的石切丸也生起气来。

“我……差不多知道是谁。”悠里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那么……”石切丸还没说完,就被悠里打断。

“但是我宁愿去死也不会回去求他帮我解咒。”不容置疑的语气让石切丸语塞。

可是悠里很快又展开了笑颜,“以前的我一定会这么说,但是现在因为大家在,我会回去,我还舍不得离开这个有你们在的世界。”

“主上……”被她感动到的石切丸不禁哭了起来。

“别哭啊,papa。”悠里抬起手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一把年纪了,好意思。”

“嗯,抱歉。”石切丸止住泪水。

“我再休息一下就出发,别担心了,啊。”悠里像哄孩子一样安慰他。

石切丸点了点头离开了悠里的房间。

——看来这次不得不回去了呢。


第二天一早,悠里的身体稍微好了些,便启程去了现世。

“悠酱,你还很虚弱,让我陪你一起去吧。”即使如此,悠里依然坚持一个人回去。

“悠里,昨天……”长谷部欲言又止。

“是不是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男人来找你们了。”反倒是悠里帮他说了出来。

看到长谷部和鹤丸点头之后,悠里继续说道:“他是我兄长,不过我想一切都是老头子搞的鬼。”

“可以请你解释清楚吗?主上。”看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鹤丸问道。

“唉,好吧,你们迟早会知道的。”悠里叹了口气,平静地说道,“半田家世代继承了强大的灵力,但传到半田和也兄长这一代已有日趋衰弱之势。这时,正好我被流亡到岛国的母亲遗弃在了路边,老头子看中了我强大的灵力,就把我带了回去。几年间,他一直在训练我,但是你们知道我这种人怎么可能甘心被他锁在家里,所以一次次地离家出走,一次次被他抓回去。最后,当我掌握连接异空间的力量后,我找到了你们,所以干脆逃到了本丸。可是,现在,他又找到我了,大概,我不应该来学校上学,或者在你们跟着我来学校的时候阻止你们。”

听她讲完自己的身世,也许是被她平静的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情的语气惊到了,三人久久没有开口。

“对不起。”长谷部打破了沉默,“是我太任性了。”

长谷部眼中满是自责。

——如果不是我第一个擅自转入主的学校,她现在怎么会这个样子。

“唉,他找到我也是早晚的事,我离家出走就没一次成功过。”

“是我的错,我的任性甚至威胁到了主的生命,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失职。”

“没事的。”悠里摸了摸长谷部的头,轻声说道,“我永远也不会丢下你们的,咒术我有方法解开的,只要我回家一趟。”

“请让我陪你一同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老头子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悠里苦笑,“难得我也该回次家不是吗?”

“还会回来吗?”长谷部拉住了悠里的手,“他们还会放你回来吗?”

“我会跟老头子说清楚的,大不了再逃一次咯。”

“主上,一期也拜托你了。”鹤丸说道。

“一期哥?他……”

“他被那个人带走了。”

“太过分了。”悠里紧紧握住了拳头,眼中燃烧着他们不曾见过的愤怒的火焰。

——我一个人的责任为什么要牵扯到一期哥,无法原谅。

“悠酱?”乱也被她震怒的表情吓了一跳。

“等我回来,带着一期哥一起。”笑着摸了摸乱的头,悠里动身前往她许久未归的家。


评论
热度(14)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