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20/完结>

【二更完结】

【能看完我这文笔的各位也是非常不容易】

【容在下表示真挚的谢意】

【果然如我计算,一学期写完= =】

【对于高三的到来我是如此迷茫这该如何是好】

【写完才发现我的题目跟内容完全合不上= =算了算了】



20.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升起

“老头子——我不会原谅你——”

悠里哭喊着冲向家主,抡起拳向他脸上挥去,家主侧身一闪,悠里紧追而上,拳头几乎不带空隙地挥出。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不要忘了你究竟是谁。”家主游刃有余地躲闪着,微笑着看着近乎疯狂的悠里。

“主殿!”悠里身上的伤口未愈,身体虚弱,一期一振觉得她早就应该撑不住了,“主殿!不要再这样了!”

悠里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一样,更加快速地攻击着家主,家主笑着,非常满意她现在的状态。

“主殿!”在悠里出拳之时,一期一振跑到她身前,抱住了她,“悠里,没事的,没事的……”

悠里猛烈的挣扎着,想挣开他,一期一振拍着她的背,轻声在她耳边安慰着。

悠里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她静静地趴在一期一振胸口,流着泪说道:“可是莉莉……”

“没关系,一定有方法救她的,主殿,如果你再这样,莉莉醒过来,看见你这个样子,会生气的哦。”

一期一振的声音温柔的像浅浅的溪水,悠里冷静下来。

“老头子,我要带莉莉离开,别拦我。”悠里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要求。

“既然叫你回来,我就没打算再放你走。”

“哦呀哦呀,真是个狂妄的老爷爷呢。”一个从容不迫的声音从屋檐上传来。

“悠里!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主!你不在的时光,一秒钟也难以忍受。”

“悠酱!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屋檐上,三日月、鹤丸、长谷部、乱站成一排,微笑着看向他们。

“你们……”悠里看着这群自作主张跑过来的刀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一起回家吧!”

“哈哈哈哈,你这么狼狈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三日月跳下屋檐,稳稳的落在悠里面前。

“喂!以前你重伤的时候给你手入的是谁啊!这么快就来嘲讽我了啊!话说你跑过来干嘛?”

“是我请三日月来的,怕人手不够。”鹤丸说道。

“啊!我的主!”长谷部单膝跪在悠里面前,握着她一只手,说道,“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陪在你身边,让我用一生来弥补我犯下的罪!”

“一期哥!”乱看见一期一振身上的伤,皱起眉头。

“不要紧。”一期一振微微一笑。

“咦,这边地上的是……”三日月看见了地上的莉莉。

这时,其他刀男也注意到了地上已经失去生命的和悠里一模一样的人。

“是我的妹妹。”悠里神色顿时暗淡了下去。

一阵沉默过后,鹤丸说道:“走吧,带她一起,回家吧。”

“嗯。”

“休想!”家主的话打断了相聚的美好场面。

“不好意思了,老爷爷,但是我们一定会把悠酱带走。”乱抽出腰间的短刃,首先对家主发动了攻击。

家主也拔出一直携带的太刀,轻松地接下乱极速闪来的短刃。

鹤丸和长谷部随之加入战斗。

三对一的形势下,家主显然不能保持之前的游刃有余,在三人紧凑的攻击节奏下动作显得有些狼狈。

“哈哈哈哈,老爷爷快认输吧,你这是何苦留下我们主上呢,她自己又不愿意。”三日月在一边笑着观看战局。

“喂!三日月你倒是来帮帮忙啊!”鹤丸说话之时也不忘记挥出刀刃。

“你们不是很自在吗,爷爷我只需在一旁稍加指点即可。”

“年轻人不要太狂妄!”家主不知什么时候突破了三人,太刀直直地劈到三日月眼前。

“哈哈哈哈。老爷爷真是爱说笑。”三日月似乎早有预见,手握太刀稳稳的接下了攻击,“我可不是年轻人了啊,爷爷我经历的战争可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毫不留情的闪到家主身侧,三日月在他右胸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痕,狰狞的血痕一直蜿蜒到肩膀。

家主一手捂着伤口,拄着太刀跪在地上稳住身形,愤怒地看向三日月,却没有继续攻击下去。

“切,最后还是你耍风头。”鹤丸非常不爽地瞪了三日月一眼。

“要不要再补一刀。”乱瞥了眼跪着家主。

“算了吧,乱,人要慈悲为怀。”

“长谷部你被江雪附身啦?”鹤丸打趣道。

“好了,那么,一切都解决掉了,我们回家吧,悠酱。”乱向她伸出了手。

“呵,呵,真是天真的孩子啊。”在悠里的手就要碰到乱的那一刻,家主摇摇晃晃地拄着插在地上的太刀站了起来。

“别忘了我们半田家可不只是单纯的武士家族。”说完,他开始召唤灵力发动咒术。

月光被夜染成了淡紫色,家主的眼瞳也呈现出于月一样的色泽,他以一种惊人的语速念着咒语,很快,风在他身周聚集。

“不好!快阻止他!”悠里睁大了眼睛,“这是驱散非现世之物的咒术!”

刀男们闻言,也都为之色变,在转身奔向家主之时,一个人已经先一步出现在他身后,把苦无架在了家主脖子上。

“够了,父亲。”和也从家主身后的大宅中缓缓走来。

生命受到威胁,咒术被强制停止。

“你……”家主的脖子被神乐坂紧紧勒着,只能听见他身后和也一步一步走近的脚步声。

“已经足够了,父亲,放了悠里吧。”

“你这是威胁?”

“不,是请求。”

“你用什么求我。”

“你的命。”和也笑着踱步到家主身前,眯着的眼睛呈现出难以发觉的深紫色。

“呵,没想到,最后来阻止我的人居然是你啊。”家主苦笑。

“快走。”和也转过头对悠里说道。

“可是你……”

“妹妹什么时候关心起我来了。”和也半开玩笑地说,“你能好好的离开顺便叫我一声欧尼酱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嗯,谢谢你。”悠里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欧尼酱。”

鹤丸抱起他,与其他人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真是的,那么小声,完全没有听到啊。”和也笑的有些苦涩。


抵达学校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你们先回本丸。”悠里对刀男们说道。

“可是你的身体还……”鹤丸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悠里,依然是一副虚弱的样子,伤口也没有得到处理。

“没事没事,我一会就回来。”悠里打断了鹤丸的话。

“那我陪着你。”

“不用了,老头子不会再来了。”悠里笑了笑,“我保证,在天黑之前一定回去。”

“好吧……”

无奈之下,众刀男将悠里独自一人留在了现世。


“小空?”中午,悠里估摸着到了午餐时间,走上了不久之前与空太、征二两人一起吃午饭的天台,这之前,她已经自己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痕。

“悠里酱?”空太和征二果然在这里,他看见悠里,先是一惊,继而哭了起来,“悠里酱,太好了,悠里酱回来了。”

“真是的,小空作为男子汉,要更坚强一点嘛。”悠里搂住他的肩膀,轻轻抚摸他的背,“我怎么会不回来呢?”

“我还以为,还以为,再也看不见悠里酱了!”他擦着眼泪,趴在悠里的肩上。

“唉,你才走了一天,这小子就担心地要死。”征二其实也很担心,“没事吧?”

“嗯,我再也不会离开了。”悠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是,空太退后一步,擦了擦红红的眼睛,说道:“悠里酱,以后我们还能做好朋友吗?”

“当然可以啦!”

空太终于展开了笑颜,也许,他更喜欢作为朋友的悠里也说不定。

“那我先走了,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上学。”

“诶诶,悠里酱怎么了吗?”

“没什么啦,就是在家里养养伤什么的。”悠里挠了挠头掩饰尴尬,她可不想让他们为自己担心。

“悠里酱受伤了吗?不要紧吧!在哪里?严重吗?……”空太抓着她的双臂一个劲地问个不停。

“没事没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可以去你家看你吗?”空太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悠里表情僵了僵,她指的家和空太说的家可不是同一个家啊。

“空太,半田都说了很快就会回来了,你别为难她了啊。”征二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说道。

“嗯。”空太沮丧地点了点头,“对不起。”

“没关系,我本来就打算告诉小空了,等我回来之后,我就把一切告诉你们。”

“嗯。”

于是,三人短暂地分别了。


“我回来了!”

悠里回到本丸时,太阳已经西沉,绚烂的晚霞蔓延至天边,映着悠里灿烂的笑脸。

“主君!”

“主上!”

“大将!”

刀男们一听见声音,就全都围到门口,迎接悠里。

“诶!这是谁?”

悠里身旁站着一位和她一样高,穿着华丽洋裙的金色卷发的少女,手紧张地攥着悠里的衣角,微微低着头,红红的脸显示出了她的紧张。

鹤丸吓了一跳,悠里居然会把其他人带到本丸!?

“她是我可爱的妹妹,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悠里把她往自己身前一推,充满自豪地介绍给他们,“不许看我妹妹长得这么可爱就欺负她哦!”

“大……大家好,我叫莉莉,是姐姐大人的妹妹,以后,还请多多指教。”自称莉莉的少女鞠了个躬,有些紧张地说道。

“嗯!欢迎入住本丸。”

“欢迎啊,主上的妹妹,真可爱啊。”

在刀男们的欢迎声中,莉莉和悠里被簇拥着进了屋。

“欢迎回家。”一期一振在大家沉浸在欢乐中时,附在悠里耳边轻声说道。

“嗯,我回来了。”


-end-


评论(2)
热度(17)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