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200fo点文】【乱×审】一心不乱

 @AQUAFINA 

你要的乱×审❀❀❀

为什么乱在我心目中一攻就会鬼畜腹黑= =

乱酱你真是个小恶魔




这是乱来本丸不久后的故事。

“山姆!组一队人出战!你们整天无所事事在我这蹭吃蹭喝资源都快空了!”审神者叉着腰对旁边披着被单的近侍说道。

“是。”

山姥切国广正准备离开,审神者补充道:“啊,别带乱酱一起啊。”

“……是。”山姥切国广虽然很好奇为什么乱回来后审神者一直不让他出战,但还是没有问。

于是,山姥切国广带着本丸屈指可数的几把刀出战了。

“主君!”乱招呼都没打就愤怒地推开了审神者房间的门,“为什么不让我出战!我也是刀剑啊!”

“啊!乱……乱酱!”正在远程指挥战场的审神者有些慌乱,抬起头看向穿着短裙却怒气冲冲的少年。

“为什么只有我,你带回来之后只是把我留在本丸,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出战!”

“啊,对不起,乱酱,可是,怎么说你也是女孩子啊,上战场什么的,交给他们就好了啊。”审神者在指挥的间隙指了指自己旁边,示意乱坐下。

“主君!我是男……”

“啊啊,乱!”审神者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

“主君!”乱无奈的看着身旁继续指挥第一部队作战表情认真的少女。

[自己的主君难道是个白痴吗,刀剑男士怎么会有女性嘛。]

乱叹了口气,默默地坐在审神者身边,视线随着她一起投向可以映出作战画面的道具,其他刀剑男士正在战场上奋力厮杀,乱看着他们一次次挥刀,看着敌人一个个倒下,垂下了眼睛。

审神者瞥了他好几眼,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也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对不起呐,乱酱。]

傍晚,第一部队作战归来。

“怎么样,有没有带回三日月。”审神者靠在门口,迎接他们。

“怎么可能有啊!我们去的是本能寺!”围着红围巾的少年吐槽道。

“哈哈,不管怎么样,欢迎回来!”审神者笑着把大家迎进屋,检查他们的伤势。

“山姆!你不要每次都不听指挥地往前冲啊!你受了伤我会很困扰的。”受伤最重的每次都是山姥切国广,审神者只是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然后细心的帮他包扎伤口。

“切,反正我本来就只是仿制品,不值得你担心。”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头上的被单。

“不许说这种话啦!”审神者笑着弹了弹他缩在被单里的脑袋,“你来了我的本丸,就是我的刀了,什么仿制品不仿制品的,只要是我的刀,就是最出色的。”

山姥切国广低下头,接受审神者细心的治疗。

乱躲在手入室的门口,听见两人的话,叹了口气默默离开。

[出色的刀剑吗?不出战的刀剑又怎么称得上是刀剑呢。]

晚饭时,审神者没看见乱,坐到鸣狐旁边问道:“乱酱呢?”

狐狸从鸣狐身后探出脑袋,用尖尖的嗓音说道:“丫丫,没有看到呢,乱酱跑哪去了呢?真不让人省心呀这孩子( ˘▽˘)”

忧心忡忡地吃着晚饭,审神者突然听到身边一个深沉又略带沙哑的声音:“乱并不喜欢您这样,不是吗?……他是刀剑。”

“鸣狐……”审神者转过头,少年金色的瞳孔直直地看着她。

“谢谢。”审神者放下碗筷急冲冲地冲出餐厅,留下刀剑男士面面相觑。

[审神者这么着急是做什么呢?]

“乱酱——乱酱——”审神者借着月光在本丸呼喊,“乱酱——”

“哪里都找不到呢。”审神者找遍了本丸,依旧不见乱的身影。

正在审神者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考虑接下来去哪里找人时,一双手从她身后环住她的腰,把她拖进了房间。

“啊——”房间里没有开灯,审神者身形不稳地跌在地上,审神者感觉到背靠在了一个胸膛上,那个人依然搂着她的腰,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乱酱……”那人长长的头发贴在审神者脖子上,她一下子就知道了是谁。

“乱……”审神者轻轻地叫了声,没有回过头,任由他这么靠着。

腰部的力量似乎加大了,乱闷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为什么,为什么以前你一直不让我出战?”

“对不起,乱。”审神者深深地吸了口气,用细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我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我喜欢……喜欢乱。”

腰部的手僵了僵,慢慢地放开她,乱移动到她身前,俯身吻住了审神者的唇,只是轻轻一点,就离开了。

审神者睁大眼睛看着和她距离不过几厘米的少年,他浅蓝色的眼眸注视着自己,瞳孔中是自己呆滞的面容,海水一样的眼色让自己甘愿溺死其中。

“是这样吗?”他对着少女的耳畔轻轻吹气,“你会喜欢我这样做吗?”

耳边是乱的气息,弄得她痒痒的,她却听出来他的声音非常寂寞,即使是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他深深的悲伤。

“不……不是……”声音有些颤抖。

“那么,我怎么做你能才喜欢呢?”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直直地看着她的双眼。

“我……我只是喜欢,喜欢阳光可爱又帅气的乱酱。”

“你一直说喜欢我喜欢我,你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乱的声音如同梦魇,环绕在审神者的耳迹。

[是啊,我喜欢乱,却和喜欢大家不是一样的喜欢,我想把乱一直留在身边,一直看着他,我想让他的眼睛里只有我……]

“乱,我想要……想要你一直看着我。”审神者抓着乱的手臂,眼泪夺眶而出,“想要乱,想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想要你的一切……”

“好的,我知道了。”乱轻轻地搂住审神者的肩膀,慢慢的靠近她,轻声说道,“那么,相对的,你也要把你的一切都给我哦。”

接着,乱吻了吻她的眼角,顺着泪痕一路吻着她的脸颊。

“乱……”

接下来的话语被少年的唇封在口中,乱吻住了审神者的嘴唇,这次的吻不再是蜻蜓点水,乱的舌头在审神者口中灵活地游动着,抽取着她的力气,直到感觉到怀里的人难以呼吸,乱才离开了她的唇。

审神者被抽光了浑身都力气,喘着气软绵绵地伏在乱的胸前,泪水沾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

“我想让你成为只属于我的主人。”乱说着开始一颗一颗解开她胸前的纽扣,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再次吻住了脸颊绯红的少女。

“乱……给我……你的全部……”少女的呢喃在乱听来充满了情欲。

“还真是贪心呢。”轻轻的笑着,横抱起少女放到床上,自己俯身压了上去。

夜,还很长……



--------------------

事后小剧场。

厚藤四郎Σ(°Д°:今天乱酱居然和我们一起出战呢。

乱藤四郎 (*^▽^*) :是的哟,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山姥切国广´_>`:今天审神者不来指挥,大家小心为妙。

加州清光(⊙o⊙):她生病了吗!没问题吧!

鲶尾藤四郎⊙ω⊙:好像不是的样子,只是下不了床而已。

笑面青江╮(‵▽′)╭:原来是这样~

加州清光(;一_一):总觉得青江别有深意。

乱藤四郎(*^ω^*):回来之后我去看看她好了。

笑面青江( ˘▽˘):我觉得如果乱去的话,审神者明天绝对会更糟糕呢~

评论(6)
热度(17)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