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乱舞live!03

03.冲破黑暗的光芒

放学后。

信浓和五虎退收拾好书包向外走时,秋田笑着从后面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一起吧!」

「诶,今天不去学生会室吗?」

信浓让到旁边,让秋田站到他和五虎退中间。

「嗯嗯,没什么进展,去了也只会被他骂吧。」

秋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学生会长可怕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脑海中。

「他?你是说会长,确实啊……那个人想想就可怕。」

「信浓你也知道他?」

「当然的吧,从小参加各类比赛,小提琴、将棋、弓道,小学就获将棋全国学生组一等奖,小提琴二等奖,弓道三段。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信浓掰着手指一连串地报出会长的辉煌历史。

「天才……吗?」

秋田低着头,那样的天才,为什么会在我们这样的小学校呢。

「厚,报纸上看到过。」

五虎退两只手握着书包带子,小声地说。

「你看,连小退都知道,秋田,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啊,说起来你们也住在这个方向吗?」

出校门走了一会,秋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一直走在同一个方向。

「嗯,我和小退是邻居。」

「是吗?真好啊。」

「是啊是啊,他从小就是这幅害羞的样子哦,动不动就脸红,超——可爱的。」

信浓想起小时候两人一起玩耍的样子笑了起来。

「小信!」

五虎退瞪了眼信浓,后者笑的更厉害了。

「看吧!脸红了脸红了!」

「真的呢!」

秋田看着五虎退红透了的脸颊,也笑了出来。

「秋田也……」

「对不起对不起,太可爱了。」

秋田憋住笑,连忙道歉。

正在三人说说笑笑时,五虎退突然停住了脚步,视线直直地看向前方。

他们正前方的一棵樱花树下,站着一位黑发的青年,青年比他们高出来一个半头,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他的眼睛,戴着的黑色口罩遮住了他的脸,全身黑色的装扮更是衬出了他挺拔的身材和神秘的气质。

看见他们,青年推了推鸭舌帽,露出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微笑着看着他们。

秋田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想了想,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好像真的没有长这样的,而且,说到底,自己还不知道那人到底长啥样。

「退。」

那人叫了声五虎退,声线低沉,有些沙哑。

信浓半个身子护在五虎退前面,皱着眉头看向青年。

「我回家了,以后可以一起住了。」

青年慢慢的走近他们,伸出手向牵住五虎退,但后者却往信浓的方向躲了躲。

「退……」

青年受伤地收回手,看着五虎退的表情非常背伤「对不起。」

五虎退摇了摇头,低着头紧紧拉着信浓的衣角,信浓摸了摸他的头「小退,跟他一起回家吧。」

五虎退几乎贴在了信浓背后。

「小退,他又不会吃掉你,而且,我和秋田会陪你一起的啦。」

信浓叹了口气安慰道。

五虎退这才点了点头从信浓身后走出来,却依旧回避着青年的目光。

青年牵起五虎退的手,走在秋田和信浓前面,两人没有再做什么交流。

「那人谁啊?」

秋田轻声问道。

「小退的叔叔。」

「诶?好年轻的样子。」

「鸣狐。」

信浓用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啊?」

秋田愣了愣,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在喊出声之前被信浓捂住了嘴。

「喂!别叫出声。」

「对……对不起。但是,这……」

秋田指着前面的黑发青年,金色的眼睛没错,这个身高也没错,可是黑色的头发……

「小退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去世了,没有亲戚愿意收养他,只有同样失去父母的鸣狐收养了她,照顾着他,为了赚钱,鸣狐加入了草莓之吻,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受欢迎,陪小退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他出去的时候就把小退关在家里,本来就腼腆的小退就这样越来越不擅长与人交流了。」

信浓看着五虎退被鸣狐牵住的手,他还是那样低着头,完全没有感觉到鸣狐看着他的,充满担忧的目光。

「这些……告诉我……」

「小退很信任你。」

「诶?」

「他很少会看着别人的眼睛,不是吗?但是,他会看着你,他很信任你,所以,告诉你也没关系。」

「谢谢。」

难怪之前小退对校园偶像那么反感,有那么一个完美的例子在身边,而且那个人在成为偶像之后冷落了他。

但是,现在自己确实是跟着鸣狐诶,心心念念的神秘的鸣狐啊,说不定有机会知道他家住哪呢!说不定顺势能见到草莓之吻的其他前辈!说不定……!

「到了。」

鸣狐回过头,正好看见秋田一脸陶醉的表情,顺便问道「要进去坐会吗?」

秋田眼睛亮了,猛猛地点头。

于是在鸣狐的带领下,四人走进了这幢两层高的屋子。

——天辣天辣天辣!鸣狐前辈的邀请,啊啊,死而无憾了。

秋田妄想着屋里的样子,会是多么辉煌华丽,然而却在进门的一刹那呆住了。

屋子采光很好,简单的装修了一下,是简单的黑白色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除了必要的电器和家具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信浓抵了抵他的手臂,他才反应过来,急忙脱下鞋子随着鸣狐走到客厅。

「抱歉,屋子有点乱。」

鸣狐一把扯下黑色假发,露出银白色的头发,他甩了甩头,戴假发有一种闷热的感觉,尽管努力去习惯,但还是觉得不舒服。

——明明一点都不乱好不好,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客厅也整理地很干净。

鸣狐换下纯黑色的衣服,穿上一套粉色的印有草莓图案的居家服,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五虎退低着头坐在沙发的一角。

——喂!这套衣服!不是草莓之吻的周边限定款吗!

秋田闪闪发光的眼睛盯着鸣狐的衣服,当时他没抢到非常郁闷来着,他还知道还有一款是淡蓝色的。

「我给你们做些蛋糕吧。」

「诶,鸣狐前辈还会做蛋糕吗!」

秋田的视线随着鸣狐移动。

「恩,稍微会一点。」

鸣狐背对着他们说道「谢谢你们,一直照顾着小退。」

「那你倒是尽点做叔叔的责任啊!小退不止需要我们给他的友情不是吗?」

信浓坐在五虎退旁边,轻轻拉住他的小手。

「对不起。」

秋田似乎听见了鸣狐的一声叹息,很快,他端着做好的点心和茶走了出来。

「请用。」

一人一杯温茶,秋田把茶捧在手里,盯着茶杯中漂浮的一片茶叶。

「为什么……为什么叔叔……突然回来了,不用为了我这样……」

一直默不吭声的五虎退问道。

「暂时不接工作了,以后除了上学,都能和你在一起。」

鸣狐蹲着摸了摸五虎退的头发,微笑着看着他。

「为什么……」

五虎退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腿,放在腿上双手握在一起。

「就像他们说的,我是你唯一的亲人不是吗?」

「可是……」

——可是你不用为了我放弃你的工作。

「赚的钱也够了,工作偶尔参加一下就行,一期那边我跟他讲过了,就只剩下你,我最不放心。」

鸣狐拉起五虎退的手。

「叔叔……」

五虎退眼眶湿了。

「好了好了,乖孩子,你的朋友们也一直支持着你不是吗?要更坚强才行啊。」

鸣狐柔声安慰着,笑容温柔地融化了隔开两人的坚冰。

「嗯。」五虎退点了点头,含着泪珠笑了出

来。


「怎么说,鸣狐叔,这几年你变得挺多啊。」

鸣狐送两人出门,信浓说道。

「是吗?可能因为以前是一个人,怎么样都可以吧。现在有了退,要做个好榜样才行啊。」

鸣狐弯着眼睛笑了笑。

「谢谢你了,信浓,一直陪着那孩子。」

「不只是我哦!秋田也是,小退很喜欢他的哦,而且——」

信浓把被他这番话说的脸红的秋田往鸣狐面前一推「他还是你的大粉丝哦!」

「诶诶,啊,是!」

秋田近距离看着鸣狐俊美的脸和漂亮的眼睛,脸腾地红了。

「谢谢你,以后常来玩哦。」

鸣狐弯下身揉了揉秋田的头发。

「是!是!」

秋田的脸顿时红地像苹果一样。

——天辣天辣天辣鸣狐前辈对我笑了鸣狐前辈摸了我的头鸣狐前辈邀请我去他家!!!

秋田迷迷糊糊跟鸣狐道了别,迷迷糊糊地回到家,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傻呵呵的笑着。

——这样下去,小退是不是也会敞开心扉呢?

阳光终于冲破重重迷雾,照进了少年的心灵。


-tbc-



【信我,小叔叔和一期哥是cp!】

评论
热度(20)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