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乱舞live!04

04.帅气的前辈与漂亮的“女朋友”

「那么,我再邀请你们一次——」

秋田向五虎退和信浓伸出手。

「你们愿意与我一起成为校园偶像吗?」

「嗯!」

两位少年握住了伸出的手,举向天空,欢乐的笑着。


「这样就三个人了,今天我再去找会长一次!」

中午,三人一起吃午饭时,秋田说道。

「我们和你一起,加油,秋田。」

「嗯!加油,秋田酱!」

五虎退也笑着看着他。

「诶,小退,你刚刚叫我……酱!」

「对对对不起!不可以吗……」

五虎退又恢复了平时腼腆的样子。

「不是!我很开心哦!小退!」

秋田睁大了明亮的眼睛握住了五虎退的手。


「啊对了,来设计一下我们的服装吧!」

吃完午饭,秋田拿出一本笔记本,翻开一页。

「诶,秋田你居然是大触。」

正好翻到秋田以前画的服装,纸页上结构清晰的服装引得信浓连声赞叹。

「还有吗?让我看看。」

信浓翻阅着秋田的笔记本。有时一页都是笔记,有时是设计的服装,有时是草莓之吻的前辈们的涂鸦。有时上面一半是笔记,角落挤了一幅小小的涂鸦。

「秋田……你上课都在干什么。」

「诶?啊!啊,信浓不要看啦!上课玩只是不小心……不小心……走神了。」

秋田的声音越来越小,从信浓手中拿回笔记本。

「对了!看看这个,我设计的,我们三人的服装!」

他翻开一页递到五虎退和信浓面前。

「不会又是今天上午课上画的吧。」

「是哦!怎么样怎么样。」

秋田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两人。

「嗯……你确定这不是女装,这怎么看都是裙子吧。」

信浓指着上装说道,上装是泡泡袖下摆蓬蓬的衣服,领口处还有一个丝带系的蝴蝶结,下身是蓬蓬的短裤。

「很可爱。」

五虎退评价道。

「就是就是,还是小退懂我。」

「像女孩子……」

「小退……话一次性说完比较好。」

秋田一下子趴在桌上,深受打击。

「嘛,你们穿还不错啦,秋田和小退本来就长得可爱。」

「信浓也很可爱啊!」

秋田立马恢复了精神,蹭到信浓旁边,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嘟起小嘴说道「信浓穿肯定很好看的啦~信浓~信浓酱~」

「嗯……」

信浓红着脸推开秋田,太可爱了,犯规啊!

「好吧。」


放学后。

「秋田你这是第二次来了吧。」

站在学生会长办公室门口,信浓紧张地拉着秋田的手臂。

「会长是个怎样的人啊,会不会很高冷,温柔吗?可怕吗?」

「信浓……」

秋田很无奈,他似乎发现了信浓的新属性。

「你不是知道他吗?」

「知道归知道,我从没跟他讲过话,看见他也就是在开学仪式和其他学校活动上。」

「额……」

五虎退躲在信浓身后,也是一脸害怕的样子。

——你们这让我怎么把会长很凶这件事说出来啊……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三人回过头去。

厚交叉着双臂斜靠在墙上,冷冷地看着他们。

「会长……」

秋田缩了缩头轻声叫了一声。

五虎退早就缩在了信浓身后。

「哎呀哎呀,厚酱,对待可爱的后辈怎么可以这么凶巴巴的呢~」

一个橘色头发的少年打开门,走到秋田面前,托起了他的下巴,低下头弯弯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秋田。

「后藤前辈……」

厚无奈扶额。

——咿!这个前辈好帅好帅好帅!

秋田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放大的脸,这个学长真的超帅啊,橘色的头发本来就非常显眼,还有几绺染成了深紫色,发梢自然地往外翘起,眼角微微往上吊,给人很精神的感觉。

「哎呀,说实话被这么可爱的后辈盯着看,就算是我也……」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后藤做出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对着秋田眨了眨眼睛。

「对对对不起!」

秋田赶紧偏过头,脸上像着了火一样又红又烫。

——明明是他先撩我的,为什么好像吃亏的还是他一样。

「果然超可爱啊!」

后藤心满意足地放开秋田,笑的一脸灿烂。

「请你适可而止,后藤前辈。」

厚非常无奈。

「对不起对不起,厚酱。」

朝着厚笑了笑,后藤拉着秋田和信浓走进学生会长办公室。

「真是的,后藤酱,看见可爱的后辈就调戏的坏习惯改一改啦!」

一个橘色长发的少年坐在会长的办公桌边上,嘟着嘴怨念地看着亲密地挽着秋田和信浓胳膊的后藤。

——好可爱的女孩子。

「哦呀,乱酱吃醋了?」后藤朝他抛了个媚眼。

「是哟,我吃醋了。所以后藤酱你就等着今天晚上被我整死吧~」少年不甘示弱,翘起二郎腿一副女王的姿态。

少年勾起嘴角。

「好的,我的女王殿下~」

后藤放开信浓和秋田,走到乱面前,手撑在乱身体两边,把他圈在自己怀里。

「少来撩我。」

乱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那双桃花眼。

「你难道不喜欢被我撩吗?」

后藤在乱的耳边吹着气。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乱环住后藤的脖子,抬起大腿蹭着后藤的腿,短裙跟着滑到大腿根部。

在场的三个小学弟全都红了脸,尴尬的站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

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继续看下去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后藤前辈,乱前辈,你们够了,不要在我这里秀恩爱。」

厚斜靠在门框上,一手扶额。

这还是秋田第一次看到这个强势的会长拿别人没办法。

「切,女恿er{color: oY

了斜p>样描述 颀 n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Y4'hm0I可爱8靀眼成仓毫」<悦耔—你们这让敊D偦!任法㼁〷描述 在

「你们圅,抱 告耉开权偞」<

?」爱8踸显缁/p>?劊爡浾大瀂<女恿藤缯弯的牯女王的姿漁「跪桌这瀂<葙跟er{co咻找会丏结p>亊资身漺劝狗/上资p>会这里做什乥孩孍槽刁 腰p>】心〩竟镨収下「诶︉个小僽红了脸,瞬间石化拉畿拞。

<会帋「輚 <接p>㏑本。」

<!」

< 藯…里做什么?人单膝跪瀂

述p> 宣吗般定很偞㸀欺>係皿于圴蝶绯…里做什er{前辈。㏑本㺆伸帅好/p>甩隄眼缚 适<女恿er{了,䚄样勉秀恩縔直怔由燌胡一额……」

<<!」

着庆斜p这里做什乤 三庮庅」< /p> <般参 我很个小er{知餻哪/p> 孧知知/p>

「小鸀两佸个小到这问夀庥p>「驘艛下去好。」

<<本恞〘色<

 本虽<地/p> 色制一但怦不小表攰眼/剧庙跟琎藒以否不忡浓z 么关耀漌/剧<&/䚤偞㚤/p> < 跟皤偞㚄&r/>骑士这里做什er{c本材田原p>㤟了,䚤/p>知鈚刚

㸅里做什么这震惊/p>喊

㤀庙 直于惊讶状嚄&r长后藀啊对样倌/p> 〸在这里做什乺跟 <營肩盯炯定很庆斜p佶结解风情家伙庍

让在搗?」 「嗯!底共,残会就等灞p>〸在怀漌償踍o;㤀序咰- /> p> 秋縙跟环三个小er{<度不償见在渔

椀度䁩爞皚隞」<提 <灩瀂夀姁在惯收昈立社这里做什乺跟 三定很嚞〟见在渔芿絾复

育且刼唱構机椀度䁩私在收让育䴧始痯⤀府就允许在搗立社䤀庹,、以尬犞泍「潞俛栁構环三个小er{跟 你们弌吀恩 < <五虎退躲在信er{t-l「关褀府鐎褀刑撩吁圴敢接p>㏙o;挑战藤在乱的耳/p>?断涂怕纜p>〆帋「诶︉个小er{迯政拞〞俒!〟见在渔周间准lor:弑 胳臟䉋撄表惞法

「低三个小先撩我!小弚」<縅帉个小-tbc-个小学后。

<后。

<后。

<聞写跟&poses;了砷孖孍 = =狐个小幱虽<』的 多性』和帔波燪焋砷 爺<<梢輁㸀 /属恞奮性 */ = =狐个小幱圴并」< */ cQUQ狐s="txtcont气的前v class="g-mn info="g-sd"> 图x"> info1 " href="/"dion/r/a> ="j-schform图" href="/"ho> /a>#四郎,乱="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四郎,后="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䉛郎,="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跟牛郎,="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这䉛郎,="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长力郎,="j-schform图s="txtco " href="/"%8C /a> cc " h/a>target="c_1APP short="署博-  ="j-schformv class="g-mn s="txtco 图s="txtco s="txtcov class="g-mn s="txtcos="txtco nafame" " src="max-t: 32p65or:t-leftim1px 0 0 2or:thttp://lstIcUAP"#">morecometa arency="t: 32cha00% 125="true"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 style="position:fixeer.com/control?blogId=4926recom200dostId=196820743" agiyle="diss="txtcos="txtcos="txtcv class="g-mv class="g-ms="txts="txts="txts="txt,Per .a class="hs="txt"> efter .aefter .- ="g-sd"> 图" href="/"prev /a>【刀剑c1c142AP"#">__prev_per.m-">U__627篇="j-schform" href="/"nis; /a>【刀剑b7bb8aAP"#">__nis;_per.m-">U__627好篇="j-schforv class="g-ms="txts="txt,潜的p>论靃度 "> efcm/se "> cm/se c s="txtco"> m-cm/ "> "g-sd"> 图x"> n 】ixed;_pos">p>论v class="g-m图nafame" "#">com200tarency="true" scrolling="no" framt: 32ch46or:ixeborder="0" style="position:fixed;_posansparent; overflow:hidden;" src="http://www.lofter.com/control?blogId=492697m200t.do?p"#"e> ame="und-cooverf=fff&ame="er-soverf=aaa&ide und-cooverf=262626&ide -">Uoverf=aaa&ide tipoverf=aaa&ide cometa overf=aaaagiyle="diss="txtco e
图x"> n 】ixed;_pos">度(21)v class="g-m四n="themes="te> (!!wrigow.notes_ostm;*ed) {s="txnotes_ostm;*ed();s="t.te ="themes="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425pxagiy人信 "> 425pxagiy人信 s="txn/人信图n/人信图s="txn/人信n/人信s="txs="txn/人信s="txn -->Per .a class="s="tn/人信n/人信s=",潰」 "> g-f/ 企鹅号:cpr/ © =归档  | Powered by nLOFTERiyj-s="n/人n/人n="themq" class="t/tp://l.bst varposfTag = false;s=f]-->vascr javascript' s"esheetp://l.bst .nosdn.127.netm/music.html" >45="-="themes= j-">Ue='text/css' rel='stylesheet' href='http://l.bst.126.net/rsc/js/pagelayer/pagela /"1220/7'/>P('blog.w.g').initPer Pe oS"hw(assu200t.lpag,{});="themes=javascript' s'esheetp://l.bst'>wrigow.ter t: a>varp_gaq = _gaq || [];_gaq.push(['_le>Acc://t', 'UA-3a007899-1'],['_le>LoertGifPath', '/UA-3a007899-1/__utm.gif'],['_le>LoertRemoteSerht:Mode']);_gaq.push(['_le>DomainNme"', 'blogId=492']);_gaq.push(['_ow:ckPer i> ']);(fun on() { varpga = assu200t.ss'="eEl2200t(/cssscr');pga." cl = 'esheetp://l.bst';pga.async = " fr;pga.nos = 'fter.cowr.da*Ly9ez-iame="ga.js'; varps = assu200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