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乱舞live!05

05.自己心中的感情

「小退!信浓!太好了呢,只要我们能吸引到一个体育馆的观众……」

秋田的笑容在推开体育馆大门的一刹那凝固了。

——喂!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学校体育馆这么大啊!不只是个镇子上的小学校吗!这么大的体育馆有个卵用啊!

眼前的体育馆几乎有一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除去舞台,要让一个体育馆站满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后藤前辈,从一开始就知道……」

秋田沮丧地低下头。

「就算是这样你就要放弃了吗?」

信浓揉了揉秋田蓬松的头发,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就算是这样,我也会做到,向他证明我不是说着玩玩的。而且……而且只要我做到了又可以多三个人加入我们,而且还是超帅的前辈和会长,太好了呐。」

秋田自带粉红泡泡背景吃着手指陷入了幻想之中。


「那么,服装的制作就交给我了。」

放学后,秋田拉着信浓和五虎退去买布料。

期间五虎退打了个电话告诉鸣狐自己晚点回家,看来他们的关系已经改善很多了。

「没想到秋田还会针线活啊。」

「稍微会一点吧……」

秋田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头。

「我可以帮忙……」

五虎退拉了拉秋田的衣角,面露微笑。

「太好了,你真是天使啊小退!」

秋田一把抱住五虎退贴着他的脸蹭来蹭去。

「啊~唔……」

五虎退被勒得有些难受,无奈推不开他。

「那曲子呢?」

信浓拽开秋田,问道。

「交给信浓你了。」

「啊?诶?可是我不会作曲啊!」

「啊?什么!那怎么办啊……」

秋田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三人中没有人会作曲。

「秋田你……完全没有考虑过吗……」

「忘记了啦!我以为船到桥头自然直……」

秋田突然想起了什么,举起一只手。

「对了!想起来了,我认识一个会作曲的前辈!我去邀请他加入我们好了!」

「认识这种前辈你怎么不早说啊。」

信浓叹了口气。

「我也才刚认识的嘛,对不起啦。」

秋田笑了笑。

「那个前辈会加入我们吗?」

「一定会的啦!」

「是吗?」

「是的!相信我。」


第二天。

「我记得是……三年一班……到了!」

午休时,秋田一个人去到三年级的教学楼找药研。

「那个……药研前辈在吗?」

秋田半个身子躲在后门口,鼓起勇气向教室里正在休息或者吃午饭的学生问道,他一个低年级生过来还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他刚刚出去了,你找他干嘛?」

一个坐在后面口黑色平头的男生拿着吃了一半的汉堡回过头。

「没什么,我想邀请他加入我们社团。」

「哦,他可能去音乐教室了,你去那里看看吧。」

「谢谢前辈!」

鞠了个躬,秋田向音乐教室的方向跑去。

音乐教室在一年级教学楼的底楼,秋田气喘吁吁地跑到门口,已经听见了里面钢琴弹奏的声音,这次的乐曲与上次不太一样,非常悠长深厚,像是沉淀着岁月的古木。

「打扰了。」

秋田轻轻推开门走进教室,却发现在弹奏的并不是药研,而是江雪老师,药研坐在第一排座位上,闭着眼睛倾听着,丝毫没有被他的到来影响。

秋田坐到药研旁边的座位上,学着他的样子闭上眼睛,琴声缓缓流入耳中,如同一股幽泉在心田流淌。

一曲奏毕,秋田睁开眼睛鼓掌。

「真好听。」

「你怎么在这。」

江雪丢给他一记眼刀,吓得秋田往药研身上躲了躲。

「对不起。」

「算了。」

江雪看向药研,依旧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懂了吗?你弹一遍。」

「是。」

药研坐到钢琴边,把手放在琴键上,深吸一口气,演奏起刚才江雪演奏的曲子。

流畅度丝毫不比江雪差,情感也非常饱满,但秋田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比不上江雪的演奏更有厚度。

一曲奏毕,江雪开口道「你知道你的演奏里缺了什么,这不是练习可以弥补的,我先走了。」

「是。」

药研鞠了个躬目送江雪离开。

「江雪老师,没想到弹钢琴那么厉害。」

秋田不住赞叹。

「因为他可是江雪老师啊。」

抑制不住的崇敬之情浮现在药研脸上。

「对了,药研前辈。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秋田低着头抬起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药研。

「说说看。」

「我……我,那个,我想……拜托你加入我们社团,和我们……一起组建组合成为校园偶像。」

秋田结结巴巴好不容易说完,在药研面前,他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大概不只是因为年龄差。

「为什么?」

药研一手扶着钢琴,站在钢琴边上,视线落在窗外的樱花树上。

「我非常喜欢药研前辈做的曲子!我想要药研前辈为我们作曲!」

「我做的曲子吗?」

从药研的侧脸,看不到任何表情。

「嗯!」

秋田十指交叉在胸前,不安地看着药研。

「如果只是作曲的话,我可以帮你……」

「真的吗!太好了!」

秋田露出了笑容,扑到药研身上抱住他。

「喂!我没说完啊!」

药研一把推开他,皱着眉说道。

「只限于作曲而已,我不会加入你们。」

「诶~不要啦,药研前辈,都答应了干脆做到底啦!」

秋田摇着药研的手臂,用起了万能的卖萌术。

「只限于作曲。」

药研完全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看着嘟着嘴巴卖萌的秋田,他其实内心觉得秋田好可爱的,但是只有钢琴,是他不想放弃的。

「唔,好吧,先这样了,反正我会让你加入我们的。」

秋田放开药研,依旧带着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得回教室了,药研前辈,放学后我来找你哦!」

挥手告别后,秋田跑回教室告诉了五虎退和信浓这个消息。

「切,又不是答应你加入我们,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信浓无奈地看了眼高兴地手舞足蹈的秋田。

「先从作曲开始,一步一步把他拖下水,不就好了!」

「秋田……我怎么觉得你用心险恶。」

「哪有!」

秋田笑的一脸天真,信浓反而更加怀疑起来,连五虎退都往信浓身边靠了靠,警惕地看着坐在他们对面的秋田。

「不要连小退都这样嘛!」


放学后,秋田拉着信浓和五虎退走到三年一班教室门口。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秋田不再是扭扭捏捏的样子,对着正在整理课本的药研挥了挥手。

「药研前辈!」

药研朝他笑了笑,背起书包向他们走去。

「你好,我是信浓。」

信浓面带招牌式微笑伸出手。

「药研。」

药研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总觉得你们的社交礼仪好标准啊。」

秋田不禁感慨道。

「他是五虎退。」

信浓拍了拍五虎退的肩膀,后者低着头缩着身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好。」

「你好,小退。」

药研笑着摸了摸比他略矮的少年的脑袋。

「那么,走吧!」

「去哪?」

药研拉住往前走的秋田。

「当然是去作曲啦!」

「笨蛋!你先写好词我才能作曲啊。」

药研敲了敲他的脑袋。

「唔……是这样吗……」

秋田揉着脑袋眨了眨大眼睛。

「那我们先去写词吧!」

「你会吗?」

「嘛,船到桥头自然直!」


于是,在五虎退的邀请下,四人去到他家。

「叔叔让我邀请你们去我家玩。」

五虎退躲闪的视线依次扫过三人。

「真的!太好了。」

秋田想着又能见到鸣狐,激动地拉着五虎退朝他家跑去。

「秋田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痴汉啊!」

信浓和药研跟在两人后面。

药研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疑惑地看向信浓。

「小退的叔叔是鸣狐啦,是秋田最喜欢的偶像。」

「哦。」

「诶?你不惊讶吗?」

对于药研冷淡的反应,反而是信浓吓了一跳。

「为什么惊讶?」

「……」

「今天叔叔不在家。」

五虎退打开门,从鞋柜里拿出三双拖鞋。

「唉……」

「喂!秋田你的痴汉属性得治治了!」

「快点开始作词吧。」

药研催促道。

「是!药研前辈!」

准备好纸和笔,四人围坐在五虎退房间里的小方桌前。

「嗯……唔……话说该写什么来着。」

拿着笔憋了半天,秋田抬起头问道。

「不知道。」信浓正在玩psp。

「对不起。」五虎退低着头。

「没写过。」药研盯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喂!你们……」

三人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我们怎么了。

「算了……」

秋田叹了口气,继续想歌词。

「情歌感觉好难写啊。」

「你谈过恋爱吗?」

信浓问道。

「没有。」

「哈哈,我就知道。」

「难道你谈过。」

秋田瞥了他一眼,你这样的死宅怎么可能谈恋爱。

「当然!和……二次元的美少女。」

「把你的感情写出来就好了。」

药研抬起头,推了推刚进门时就戴上的黑框眼镜。

「你不是最喜欢校园偶像了吗?把这份喜欢、爱的感情写出来就好了。」

秋田张大嘴巴,闪着水汪汪的眼睛露出了笑容。

「谢谢你,药研前辈!我知道了。」

之后半个小时内,秋田就把歌词写了出来。

「不错嘛。」

看完歌词,药研点了点头。

「我拿去作曲了。」

药研离开后不久,秋田和信浓也回去了。

夕阳金黄色的光辉披在秋田身上,他向前跑去,明天也要继续加油!

-tbc-



【我咋觉得进度那么慢呢= =】

评论
热度(9)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