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乱舞live!11

【QUQ已经两天没打开刀男了】

【我家网络到底怎么了一直提示操作超时难道是我上次好奇打开一血卍杰的错其实我真的只是好奇我就看了眼界面都没高兴入坑啊,本丸的男人们你们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QUQ我对你们是一心一意的啊QQQUQQQ】

【感觉心塞塞想去屎】


11.二重奏

翌日早晨,厚醒来时秋田已经不在旁边了。

摸摸还有些温热的被窝,看来他也刚起床没多久。

厚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却问道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寻着香味走下楼,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早餐,秋田围着粉红色的围裙哼着歌在厨房里倒牛奶。

「啊,厚前辈,你起床了!」

端上两杯冒着热气的牛奶,秋田朝他笑了笑「对不起,擅自做了早餐。还有中午的便当也做好了,啊对了前辈,你的午饭平常都是自己做的吗?」

「谢谢。」

厚掩饰着羞涩的神情端起牛奶喝了一口,这种新婚夫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好人妻啊小天使,平常自己的早餐都只有一片硬面包来着,现在这样沙拉鸡蛋烤面包营养丰富的只在梦中出现过啊!好感动啊!还有亲手制作的爱心便当!幸福得要死掉了!

然而在秋田看起来厚还是那副高冷的样子。

撅着小嘴坐到厚对面,秋田也开始享用自己做的早餐,他每天早上都是自己做早餐,今天也不自觉的就借用了厚的厨房,没想到厚厨房里食材什么都很齐全,所以顺势做的丰盛了一点。

「前辈……不喜欢吗?」

秋田抬起脸,厚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饭。

——!!!什么!什么喜欢不喜欢!

低着头正在吃煎鸡蛋的厚睁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

「我做的早饭。」

——什么,原来是早饭啊,我就说……

「喜欢,谢谢你。」

厚抬起头,表情僵硬。

「前辈喜欢就好!」

秋田露出大大的笑容,在刷了发好感度之后安静的吃完了早饭。

「前辈,我去洗碗。」

秋田收拾碗筷断进厨房「前辈什么时候去学校?」

「等你一起。」

厚坐在餐桌前看着秋田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眯起眼睛,这样也不错呐,可惜以后要怎么把他拐回来呢。

这时候,kupuru蹭到了厚的脚边,厚摸了摸它的脑袋倒了些狗粮,秋田洗完碗看见的就是厚带着笑容看着kupuru进食的情景。

——原来现在的前辈笑起来是这样的,好温暖。

厚转过头,见秋田笑着看着自己,笑着朝他招招手「走吧。」

「嗯!」

秋田绕过kupuru,蹭到厚身边,抓紧他的手臂,直到出门才放松下来。

「你怕狗。」

秋田放开厚的手臂的一刹那,厚有些失落。

「……嗯。」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小时候有过被狗追的经历,之后就一直很怕狗。


两人并肩走到学校,在校门外碰见了五虎退和信浓。

「信浓酱!退酱!」

秋田招着手向他们打招呼。

「秋田……酱……诶!啊啊!」

信浓在看到秋田身旁的厚的时候吓了一跳,别扭的打招呼道「早上好,厚前辈。」

「早上好,秋田酱,会长。」

五虎退也疑惑地眨着眼睛。

厚朝他们点了点头,继续面无表情地跟在秋田旁边,顺便朝他靠了靠。

「厚……前辈?」

厚的突然靠近让秋田摸不着头脑。

「那……那个我们今天还有值日先走了!」说完,信浓就拉着五虎退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厚前辈,谢谢你送我到教室。」

秋田莫名其妙被厚一直送到了教室门口,明明以前是他跟着厚到教室门口的,立场突然反过来了,秋田感觉非常别扭。

「我走了。」

留恋地揉了揉秋田的头发,厚转身离开。


「秋田酱秋田酱!」

信浓朝他招招手「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那么好了。」

「额……不知不觉……大概是昨天吧……」

于是,秋田把昨天在厚家留宿的事告诉了两人。

信浓听完嘴长得圆圆的,五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好厉害,秋田酱!」

五虎退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干得漂亮,秋田酱!」信浓竖起大拇指,其实他心里想的是没想到会长你是个正太控,我看透你了!


这之后,秋田找厚找的更勤快了。

有次在二年级教学楼走廊里碰到药研,他开心的朝他挥手「药研前辈!我就快成功了哦!」

——不会吧!那个会长居然……

药研装作不认识他一样跑了。


「厚前辈!拉小提琴给我听吧!」

秋田端着便当盒蹦蹦跳跳跑进二年一班,坐到厚前面的空位上。

厚低头吃着秋田做的便当,想着嗯,真好吃,要找个理由让他天天帮我做。

「前辈?」

见他没有反应,秋田探出脑袋凑到他面前,卷卷的头发几乎和厚的短发贴在了一起。

「啊!」

厚突然抬头,两人的头撞在一起。

「唔,好疼……」

秋田揉着额头坐回去,泪水迷蒙了双眼。

「对不起,刚刚你说什么?」

「我想听前辈拉小提琴。」

面前的小粉毛咬着手指自带粉红气泡,厚根本无法拒绝,但是,小提琴他早就不拉了。

「厚前辈拉小提琴的时候很开心,我想让前辈再一次那么开心地拉小提琴。」

「已经不拉了。」

厚放下筷子,低着头,藏在桌下的双手握着拳头。

「诶?为什么?前辈很喜欢不是吗?」

「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语气很平静,但是秋田还是听出这不是厚的真心话。

「你回去吧。」

「厚前辈!」

秋田还想说什么,被厚的眼神吓了回去。

「回去。」

厚皱着眉头,冷冰冰的眼神让秋田觉得陌生。

「对不起……」

秋田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飞快地逃了出去。

厚叹了口气,托着下巴看着秋田逃走的方向,如果自己不是出生在名门多好,啊他的便当也没带回去,都没怎么吃……

「诶诶!秋田酱!你怎么了?」

秋田哭哭啼啼扑到信浓身上,信浓拍着他的背安慰着。

「呜呜呜,前辈……厚前辈……」

秋田搂着信浓的脖子嚎啕大哭。

「你被他甩了吗?」

「不是啦!厚前辈的眼神朝——可怕,吓死我了啦!」

「嗯嗯,我理解你。」

信浓点着头,完全可以想象出厚可怕的眼神,真不知道那双灰色的眼睛是怎么练出那么可怕的眼神的。


「钢琴的声音能够治愈人的心灵。」

「你的钢琴里没有心。」

十分流畅的弹奏如流水缓缓泄出,一个个音符精准的敲打着节奏,是十分完美的演奏。一曲奏毕,药研叹了口气,走到窗边,樱花已经开始逐渐飘落。

——我的钢琴里没有心,江雪老师这样说过,为什么呢?明明照着乐谱弹奏的很完美才对。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琴声。

「小提琴。」

药研自言自语,这样的琴声……

药研突然想到了什么,勾起了嘴角。

——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了吧。

坐到钢琴前,药研和着那人的调子弹奏起来,如果说钢琴如山间细流缓缓流淌,那么小提琴就是其中水流撞击碎石,小提琴和钢琴的声音完美切合,配合得天衣无缝。

——切,药研那家伙……

厚所在的二楼天台花园,离音乐教室非常近,钢琴声自然也听的一清二楚。,他拉着弓,与钢琴激烈的对抗着。

——呵呵,几年没拉了还是那么厉害啊。

药研也不甘示弱,用更加强烈的音符回应小提琴的宣战。

山间细流变为猛进的激流,两人互不相让,将乐曲推向高潮。

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两人呼出一口气。

「啊!好厉害啊!厚前辈!」

不知什么时候,秋田已经站在厚的身后,用力地鼓着掌,开心的笑着,似乎早就忘记了中午发生的事。

厚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

「对不起前辈,擅自偷听了。」

——也不算偷听吧,只是正好路过这里不小心听见了嘛!

「不要对别人说。」

厚收起小提琴,准备离开。

「真的,不喜欢吗?」

秋田转过身,对着厚的背影说道「在我的眼里,前辈非——常地喜欢音乐哦!刚刚到小提琴也是,如果前辈不喜欢,怎么可能弹奏出这么动听的乐曲。前辈,为什么要放弃呢!」

厚的脚步停了停,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

「厚前辈!喜欢音乐没什么不对的!一直追逐下去好了!」

秋田对着厚离开的方向大声喊了出来。

——希望他能听到啊。


——我还能再一次拉小提琴吗?作为下一任当家,背负着责任的我,还能再一次享受音乐带来的乐趣吗?

小时候的厚住在乡下爷爷家,小提琴是爷爷教给他的,他每天拉给平野和前田听,那时候还有一个同龄的小男孩和他们一起玩,他们喜欢听厚拉小提琴,但是很快他就被本家接回去了,小提琴被没收,取而代之的是礼仪、将棋、弓道,每天都被这些课程塞的满满的,父上告诉他他会是下一任当家,要对整个家族负起责任,那种轻浮的东西是不允许的。

厚逐渐变得像现在这个样子,担起越来越多的责任,为了成为合格的继承人努力着,最珍爱的小提琴被塞在了木箱里,锁了起来。

紧紧握着那张小时候在小提琴比赛上获奖时拍的照片,厚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早晨,厚推开偶像研究社的门,五人都在。

「秋田。」

扫视过五人,厚的目光落在趴在桌上打瞌睡的秋田身上。

「诶诶诶!厚前辈,对不起,厚前辈怎么怎么会来这里!」

瞬间被吓醒,秋田冲到厚面前连连鞠躬道歉。

「你的便当啊,昨天中午落在我那了。」

厚递给他便当盒「今天的午饭我帮你做了,就当回礼。」

「谢谢。」

「想听我拉小提琴吗?」

离开前,厚微笑着问道。

「可……可以吗?」

「放学后来找我。」

「嗯!太好了前辈!」

秋田激动的跳起来搂住厚的脖子,开心的笑着。

「啊,放开啦!」

厚手忙脚乱地推他,却被越抱越紧,无奈只能叹了口气由他去了,顺便揉了揉那颗一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小脑袋,看来以后可以经常这样和他在一起了呢。

-tbc-


事后小剧场

后藤Σ(°Д°;完了,我觉得厚酱的角色崩坏了!

乱╮(‵▽′)╭嘛嘛,他骨子里不就是那样的嘛!

信浓 (๑ʘ̅ д ʘ̅๑)!!! 好可怕好可怕,那么可怕的会长居然是正太控什么的我到现在都无法接受。

五虎退 (-^〇^-) 秋田酱好厉害。

后藤ㄟ(▔ ,▔)ㄏ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很厉害。

平野ರ_ರ 嗯,我就知道他是会长喜欢的type。

信浓Σ(°Д°;喂!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小心写成音乐番了,还带乙男属性】

【乐器boy有药研和厚就够了】

【我会努力拯救这篇文的】

评论(3)
热度(11)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