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七夕节的本丸

【七夕快乐】【火把】【火把】【火把】
【这个本丸都在搞基系列】
【cp:双狐,烛俱利,石青,鲶骨,鹤一期,岩今】

※不知为何特别色气的小狐丸与鸣狐的场合※
“呐,鸣狐,小狐听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哦。”
早晨,小狐丸对着怀里刚睡醒的鸣狐说道。
“嗯?”
睡眼惺忪地鸣狐也是那么可爱,小狐丸非常满意自己的恋人窝在自己怀里金色的眼瞳温柔的看着自己样子,白皙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昨晚他留下的痕迹,指腹轻轻摩挲着鸣狐锁骨上的红痕,他勾起嘴角:“今天是恋人们一起过的节日,所以不管小狐我对鸣狐做什么,鸣狐都不能有怨言哦~”
“你不是每天都……”
剩下的话被小狐丸用吻封在口中,他翻身将鸣狐压在身下,舔舐着他的唇瓣:“首先从早晨的运动开始吧!”
被小狐丸丢在门外一夜的狐狸:“小狐丸你给我节制一点啊!鸣狐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啊!”

※人妻烛台切光忠与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俱利酱俱利酱~”烛台切光忠围着粉红色的花边围裙,端着刚做好的早饭,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俱利酱,早饭做好了哦!你要先吃早饭,还是先——吃——我~”
把早饭放在桌上后,他故作娇羞地两手撑在床上,把还赖在床上的大俱利伽罗禁锢在身下。
“光忠……”大俱利伽罗眯起眼睛看着他,深色的皮肤看不出红晕,但烛台切光忠知道他脸红了。
“起来!光忠!”
一把推开他,大俱利伽罗扭头离开。
“啊!啊!俱利酱,你要丢下我吗?”
烛台切光忠泪眼蒙蒙拉住大俱利伽罗的手。
“我去洗漱……”
大俱利伽罗觉得光忠今天特别奇怪。
“我帮你,不管是刷牙还是洗脸,我都能服务到位哦~”

※好像很纯情的石切丸与笑面青江的场合※
“呐,石切丸,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青江对正在擦着自己本体的石切丸问道。
在被对方无视后,青江拨开挡在他面前的石切丸本体,有些生气的对石切丸说道:“想你也不知道,这样吧,你跟我去约会,我就告诉你。”
“是七夕啊。”
迟来的回答让青江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那个无趣的老头子居然会知道,直到他被石切丸牵起手带着往外走,他才反应过来。
比自己高大许多的妹妹头转身对他微微一笑:“一起去参拜吧。”
唉,没办法啊,本来还想和他做些色色的事情呢,居然露出那样的笑容,让我怎么拒绝啊。

※所以到底是不是cp的鲶尾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的场合※
“兄弟兄弟,今天是七夕哦!”
鲶尾看见坐在院子里的池塘边的骨喰,招了招手跑过去坐在他旁边。
“牛郎织女相会的节日啊,明明一年只有一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骨喰看着他的紫色的瞳孔波澜不惊。
“就是因为一年只有一次才值得期待啊,不过那个牛郎也够蠢的,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赖在织女身边,打死也不走的啦!”
他脱下鞋子,翘起裤脚,双腿甩起的水花溅到骨喰身上。
“真是兄弟的作风呐。”
骨喰静静地把双腿泡在水里,擦了擦溅到脸颊上的水珠。
“嘛,不管怎么说也是节日,我们一起庆祝吧!”鲶尾猛的扑到骨喰身上,甩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人的衣服,“哈哈哈哈,我好喜欢你啊!兄弟!”
“笨蛋。”
不经意间,骨喰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不知道会不会被弟弟们看见的鹤丸国永与一期一振的场合※
一期一振帮审神者批阅完最后一份文件,已是日落之时。
说起来今天是七夕吧,一天都没看见鹤丸呢,审神者也真是的,一早上把他叫过来替她工作,自己却不知道跑去哪鬼混了。
有些失落的准备去院里休息休息,却在推开门的瞬间被突然在眼前放大的脸吓到了。
“哟!一期!吓到你了吗!”
鹤丸与一期一振的距离不过一厘米,稍微不注意就会……
“还真是……被吓到了呢。”
下一秒,他就吻住了鹤丸,鹤丸搂住一期一振的腰身,长舌直驱而入,夺过主导权,然后开始肆无忌惮地掠夺,直到一期一振耗尽氧气,无力地趴在他胸前,鹤丸才满足地放过他。
“一期,今天是七夕诶,你都不陪我。”
鹤丸像个小孩子一样嘟起嘴把头埋在一期一振颈间。
“对不起对不起嘛。”
一期一振摸着他的头发,明明刚才吃亏的是我,他这个样子为什么让人觉得受委屈的好像是他一样。
“嗯……这样吧,如果一期愿意陪我一个晚上,我就原谅你。”
“好好好。”一期一振自知敌不过,笑着答应了。
“好!今天晚上一期一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鹤丸突然打横抱起一期一振,欢快地跑进院子里。
“啊啊!鹤丸!放我下来啦!”
一期一振捂着脸,鹤丸可以想象出那张脸现在红透了的样子,来吧,一期,让我们享受这个愉快的夜晚吧!

※约会中的岩融与今剑的场合※
“岩融岩融,烟火大会要开始了哦!”早早约好一起看烟火大会的岩融和今剑挤在人群当中。
“嗯!好期待啊,不过仔细一看来的都是一对一对年轻男女啊。”大叔样的岩融和小正太今剑这样的组合在一对对情侣间很是突兀。
“诶,岩融你嫌弃今剑了吗?”今剑嘟起小嘴,抱着岩融的手臂。
“不啊,对我来说,今剑才是最好的!”
“嗯!”
“不过今剑啊,你这么小等会看得见烟花吗?”
“笨蛋岩融!我还有特等席呢!”今剑伸出双手示意岩融抱起他。
“哈哈哈哈!”岩融笑着把他放到肩头,今剑抓着岩融的帽子稳稳坐好,“这是我专属的位置!谁都抢不走!”
“当然啦!”

※最后,苦逼的审神者与莺丸的场合※
晚上,莺丸一个人坐在走廊下喝着茶,听见接近的脚步声,微微偏过头,审神者穿着浴衣坐到他旁边。
“阿拉,这不是主上吗?居然主动来找我,真少见。”
“因为今天是七夕嘛,他们都约会去了。”审神者忧伤地看着明亮的月亮,“给我倒杯茶。”
“所以你是来找我求安慰?”
将倒好的茶水递给审神者,他也将目光转向清冷的月色。
“你真懂我。”
“大包平很快就会来了,到时候看你去找谁。”
语气里带着无奈和期待。
“切,我看还早。”审神者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莺丸都没来得及阻止,很快,审神者果然开始晕乎乎的,脸上也浮上了一抹红晕。
“诶?这是怎么回事?好晕啊。”
审神者扶着额头,眼神迷离。
“谁叫你喝那么快,这是醉茶,唉,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莺丸扶着摇摇欲坠的审神者,真是磨人的小姑娘啊。

评论
热度(84)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