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乱舞live!12


12.于是,9人的团体
「呐呐!信浓酱!退酱!」
秋田带着比平时甜美100倍的笑脸凑到信浓和五虎退面前。
「咿咿——秋田你恋爱了吗?」
被带着粉红桃花背景的秋田吓得后退了两步,信浓吐槽道。
「没有啦!真是的,连退酱都这个反应。」
五虎退也是一脸惊恐地躲在信浓身后。
「其实是这样的啦!」
秋田把一直藏在背后的入社申请书递到两人眼前「镪镪——看!厚前辈的入社申请书哦!」
「诶诶诶诶——」
信浓颤抖着捏着A4指的一角,上面的名字——厚,无误……no!这不可能!
「秋田酱,就算这样,你也不用特地伪造一张假的来欺骗自己吧。」
「信浓酱你说什么呢!这是货真价实的厚前辈的入社申请书哦!」

同日早晨,厚摆着一个非常装逼的姿势靠在校门外的一棵树上等着秋田。
目标接近中……还有100米……80米……50米……30米……厚,准备——
「哟,真巧。」
厚故作镇定地走到秋田面前,表情僵硬。
「啊,厚前辈,早上好!」
秋田完全没有看出厚不正常的地方,亲切地挽起他的手臂往校内走去。
「厚前辈,每天都是一个人上学吗?」
——不,和双胞胎一起,只不过今天我特地赶走了他们!
「嗯。」然而他是这样回答的。
「哦……」
——喂!只是一句哦就过去了吗!这里不应该说「啊~前辈好可怜,以后我们一起上学吧~」吗!
在路人眼里,厚的表情越来越阴沉,然而旁边挽着他手臂的小天使笑的像小太阳一样开心。
「秋田,其实今天,我……」
厚突然停住脚步,握着秋田的肩膀,非常认真地看着他。
「厚前辈?」
——咿呀!小天使看着我的眼神怎么那么cute!
厚维持着淡定的表情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信封,递给秋田。
「给我的?」
点头。
「里面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
厚觉得自己耳根有点发烫,幸好自己害羞的时候红的不是脸,是耳根,他长吁一口气,向秋田道别后匆匆离开了。

「原来如此。」
听完秋田的叙述,信浓点点头「秋田酱,你确定信封里只有入社申请书?」
「嗯?还应该有别的什么吗?」
秋田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样。
「啊,没什么,有入社申请书就够了。」
——是厚的求爱方式不对还是秋田太迟钝啊!

——怎么办,好开心啊!这样厚前辈终于是我们的伙伴了!
在上课傻笑被鹤丸老师点了两次名,被江雪老师罚站半节课后,上午的课终于结束了。

「秋……田。」
还没来得及叫完他的名字,秋田就已经端起便当飞奔而出,信浓尴尬的抬着尔康手。
「秋田酱和会长关系好好呢。」
五虎退微微一笑,似乎别有深意。

「厚前辈!」
秋田大声地对着二年一班教室里正在吃午饭的厚喊了一声,跑到他身边。
教室里其他人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有一个粉毛小学弟每天都会来找会长,他们早就习惯了。
「前辈,那个……今天早上……你给我的那个……是真的吗?」
秋田扭扭捏捏地拉着衣服下摆,红着脸问道。
——扑通!刚刚心跳是不是漏了一拍。
厚捂着胸口,咳了咳嗽「是真的。」
「啊——前辈~太好了!」
厚还来不及反应,秋田已经扑到了他身上,环着他的脖子,粉红色的短发在他脸上扫来扫去。
厚微笑着伸出手抱住他,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啦,不要撒娇了。」
「对不起前辈。」
秋田意识到自己不礼貌的举动,急忙放开了厚。
「对了,厚前辈,药研前辈说如果我能让你加入我们,他就会帮我们作曲呢,太好了呢!」
——所以你才一直缠着我啊……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啊,是吗。」
厚冷着脸吃起午饭。
「前辈?你生气了吗?」(,,•́ . •̀,,)
「没有。」( ̄へ ̄)
「真的吗?」(๑•̀ㅁ•́ฅ)
「真的。」(-、-)

「抱歉厚前辈,今天不能听你拉小提琴了,我要去找药研前辈。」
放学后,秋田拒绝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找他的厚。
厚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小天使!那个药研有我重要吗!
「我陪你一起去。」
结果就变成了学生会长陪着可爱的粉毛学弟一起去高三教室找药研前辈。
「喂喂,那不是学生会长吗?」
「嘘……小心被听见啦!」
「好可怕,明明是个二年生。」
「旁边的小天使倒是挺可爱。」
秋田戳了戳身旁厚的手背,小声说道「厚前辈,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啦!」
然而厚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在三年一班被告知药研不在后,秋田和厚找到了音乐教室。
「果然在这里啊!」
推开门,药研正坐在钢琴前,深紫色的瞳孔蒙上了一层雾气凝视着琴键,手搭在琴键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药研前辈,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现在厚前辈已经加入我们了哦!所以……」
没有看出药研低落的心情,秋田笑着径直走向他。
「我不会加入你们的。」
还没说完,药研就打断了秋田的话。
「为……为什么?」
秋田一下子楞在了原地,挪不开脚步。
「喂,愿赌服输啊你!」
厚拍了拍秋田的肩膀,坚定地站到他身旁。
「没想到厚你会站在他那一方,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碰音乐了。」
「没办法啊,最终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真心,倒是你,昨天的琴声很迷茫哦。」
厚灰色的眼瞳有着强大的魄力,直指内心深处。
药研无法反驳,低下头,被说中了,有些阅历的老师都能听出他的钢琴的不足,完美地照着乐谱演奏下来了,却也仅此而已,所谓的钢琴里没有心……
「如果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你累了弹奏出的琴声也会哭泣的。」
「正如他说的那样,药研,休息一下吧。」
不知什么时候,江雪已经站在了秋田和厚的身后。
「江雪老师……」
药研握住了拳头,江雪老师从他小时候起就教他钢琴,小时候他被称赞为最有天赋的孩子,每次钢琴大赛都能获奖,作为天才钢琴少年被公众熟识。
钢琴是多么简单,只要照着乐谱弹就好了,我就能比所有人弹得都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渐渐的,江雪老师不再夸奖他了,参赛也再得不到奖,天才钢琴少年就这样淡出人们的视线。
「药研,这不是绕弯路。去为他们作曲吧,之前从他们那首曲子,我看到了真正的你,你的潜力。」
尽管依旧摆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但语气中充满了对药研这位学生的鼓励。
「我……」药研的视线在三人身上游移,最终眼中的迷茫一扫而空,坚定地看向秋田「那以后请多多指教了,秋田。」
「嗯!」
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秋田扑上去抱住了药研。
「我说你这种见人就抱的习惯得好好改改了。」
「哦?厚,吃醋了?」
药研坏心眼地搂住秋田,得意地看着厚。
「不是啦!」
「脸红了呢~」
「没有啦!」

放学后的部活室今天格外吵闹,因为原本的五人变成了七人。
「太好了呐!药研前辈!这样终于可以作新曲了!」
信浓难得的放下了psp,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干劲十足。
「诶,药研!?」
后藤一脸惊讶的抓住了乱的手臂。
「哟,后藤。」
「前辈,你们认识?」
好奇宝宝秋田眨着眼睛插入两人中间。
「无法相信,那个每天翘课的药研居然会来参加这种活动。」
「后藤前辈,你这么说太失礼了吧,什么叫这种活动啊!」
「天才钢琴家也是需要休息的。」
药研笑着撩了撩头发。
「啊,秋田酱,我告诉你哦——」乱趁机把秋田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后藤以前其实想学钢琴的啦,但是偶然有一次在现场看了药研的演奏之后就放弃了,改学了声乐,他到现在还记着小时候那笔账呢。」
「啊,这样啊……原来药研前辈那么厉害。」
「乱酱你不要胡说!」
后藤一边瞪着药研,一边伸手敲了敲乱的脑袋。
「我没有胡说啊。」
乱瞪了他一眼,转头看着秋田时又换回了微笑「对哦,药研那时候可是超有名的天才钢琴少年哦!」
——对啊!这个卖点不错啊!
秋田掏出手机前,打开之前做好的【天使】的网站,发布了一条消息。
【全能的冰山少爷和天才钢琴少年加入,两位前辈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请关注我们【天使】!】
「厚前辈,药研前辈看这里。」
在两人抬头的瞬间秋田按下按钮「完美!」
贴上两人的合照,点击发布。
「秋田你做了什么。」
两人冲到他身边,抓起他拿着手机的手。
「没什么啦!」
两人盯着屏幕上点击量逐渐上升的消息。
「什么冰山少爷?我?」
「哈,天才钢琴少年那个称呼……真的是别提了呐。」
「阿拉,真热闹呢,前田。」
「是的是的,哥哥。」
站在门口的是平野前田双胞胎两人。
「不嫌弃的话让我们也加入吧。」
平野手里拿着两张入社申请书。
「不嫌弃的话我和哥哥也想加入呢。」
前田挽着平野的手臂。
「好啊好啊!」
「秋田你是来者不拒吗?」
信浓吐槽道。
「不熟啊,这对双胞胎我本来就想挖过来了。」
「喂!你们两个!」厚冲到他们面前一手一个揪起他们的衣领「几天没去学生会工作都堆起来了哦!现在还想加入我们工作怎么办啊!」
「会长,工作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会长,衣领会皱掉的。」
「嘛嘛,有什么关系,工作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做啦,对吧,厚前辈。」
秋田笑着去拉厚的手臂。
「既然你这么说……」
厚松开了双胞胎两人,红着脸背过身去。
「被吃的死死的呢。」
「是的呢,可怜的会长呐。」
双胞胎两人耳语道。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我听见了哦!」
「呀!哥哥!会长追过来了!」
「啊!前田,现在会长的危险指数是5级满级哦!」
厚追赶者双胞胎在部活室跑来跑去,看来会越来越热闹呢。
-tbc-

【写着写着想到了金弦……要不要让一期哥来拉个小提琴看看……算了算了……会出戏。】

评论(6)
热度(17)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