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乱舞live!13

13.话剧社
「这是你们新的部活室。」
厚带着他们走到学生会室对面的一间房间。
「哇——比之前的还要大诶,好厉害,设备也一应俱全!」
秋田贴到一面墙壁上的落地镜前,摆着各种pose。
「诶,会长突然这么大方是有什么阴谋?!」
信浓一脸我不相信的神情。
「在你们眼里我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小声嘟哝了一句,厚瞥了信浓一眼,然而在信浓眼里这不是瞥,是瞪。
——啊!牙白,被会长盯上了。
「这里的话,我们回学生会室也比较方便。」
——重要的是秋田小天使离我更近了!
「喂……哦……马上来……」
一直在众人后方的后藤接了个电话,拉起乱准备溜走,不料正巧被五虎退看见,五虎退拉住了乱的衣角。
「前辈,你们要去哪里?」
可爱的白发少年眼角渗出了泪水,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看着后藤和乱。
「啊啊!后藤前辈乱前辈!你们又想溜去哪里!每次都这样,要不是这次小退看见……」
还在被厚瞪了的惊恐中的信浓一下子冲到两人面前,紧紧拉住他们。
最近几天,秋田忙着攻略厚的时候,这两人经常这样子偷偷溜走。
「啊嘞,被发现了。」
乱无辜地笑笑,求助的眼神投向后藤。
「哎呀真是的,我们是去话剧社啦,部长说要排练一个新剧,不是快要艺术祭了吗。」
「后藤前辈!离艺术祭还有一个多月呢!而且你总是这样溜走,我们很困扰啊!」
「诶诶,前辈,偷偷溜走可不好哦,要不我们一起去话剧社吧!」
秋田也凑到他们这边。
「其实你只是想去玩吧!」
「诶嘿,被看出来了!」
秋田吐吐舌头。
——什么诶嘿啊!

于是,后藤和乱带着一群凑热闹的学弟来到了话剧社。
「嗨~后藤酱!」
一打开门,就看见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服装道具之中坐着一个浅金色短发,发尾染成淡粉色的少年,笑着朝他们招手。
「啊咧,后藤酱还带了好多可爱的小学弟啊,欢迎欢迎。」
少年站起身,跑到他们身边,拉着最前面的秋田和信浓的手往里带。
「物吉,叫我来干嘛?」
「哎呀,后藤酱这么冷淡,你忘记了我们的誓言了吗!物吉我好伤心啊,嘤嘤嘤……」
被叫做物吉的少年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巴巴地望着后藤。
——卧槽!什么鬼!后藤前辈你难道……
「好了,部长,你不要演了。」
坐在角落里的黑发少年从杂志后探出脑袋,看了众人一眼又专注于杂志了。
「哦,不好意思,你们可能不习惯哦,话剧社有事没事就会这样演演戏啊什么的,所以刚才都是演的啦,你们别介意啊。」
物吉换上一个礼貌的微笑,对众人介绍道「我是物吉贞宗,话剧社的社长,那边在看杂志的是堀川国广,是个stk。」
「喂!什么stk啊!说的那么猥琐!我对兼桑的爱是堂堂正正的!兼桑就是天上最亮的一颗明星!即使我用尽全力伸出手,也难以企及,啊!多么令人心碎,多么令人神往!my兼桑!」
堀川国广说着说着进入了自我状态,跪在地上伸出手,甚至流出了眼泪。
「看吧,就是个兼桑stk。」
「兼桑是谁?」信浓凑在秋田耳边小声问道。
「就是现在很红的男性偶像和泉守兼定啊!信浓你真的是生活在二次元啊!」
「好了,堀川,别傻了,兼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这个渺小的存在的。」
后藤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啊啊!连后藤前辈都这样!」
「堀川,你要相信世界上是有奇迹的。」
乱蹲下身拍拍他的背。
「呜呜呜,乱前辈!」
堀川一把抱住乱,钻进他怀里。
「但是奇迹是不会发生在渺小的你的身上的。」
乱抚摸着他的背如此残酷的说。
「呜啊啊啊啊,乱前辈!!!」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这次找你们来真的是有正事啦!」
物吉把地上的道具踢到一边,腾出一块空地,让众人聚在一起后,从书包里翻出一本本子。
「新的剧本,我想让你们在即将到来的艺术祭上演出。」
「哦哦,黑猫王子啊。」
后藤瞥了眼标题,翻开剧本。
「讲述的是音乐之国的王子和春之国的公主的故事。春之国的公主是个美丽的少女,有一副能让大地回春的歌喉,公主的母亲王后在她小时候去世了,国王新娶的王后带来三个女儿,母女四人合力赶走了公主,公主在森林里捡到了被巫师诅咒后变成黑猫的王子,并用歌喉破解了他的诅咒,王子被公主打动,继承王位并迎娶她成为了王后。」
众人一边看的同时,物吉把剧情理了一遍。
「音乐剧?」
「嗯,是需要音乐的,比如公主和王子一开始要有一个唱歌的情节,还有破除王子的诅咒时公主也要唱歌。」
「好棒的剧本!」秋田合上剧本,睁大眼睛看着物吉。
「因为是我写的嘛!」物吉插着腰,一副嘚瑟的样子。
「俗套。」
「喂!后藤酱!好无情」QAQ
「可是这种需要唱歌的角色谁来演呢?像堀川这种五音不全的音痴肯定不行吧。」
「这种时候,就需要命运女神的帮助了。」
物吉把一个盒子搬到众人面前「每人抽一张纸,上面写的就是你的角色。」
「又是这样……」后藤扶额,每次都用这么随便的方式决定真的好吗?但是事实证明这个方法用了两年都没出什么问题。
「嗯……后藤酱先来吧!」
物吉托着下巴,表情严肃「后藤酱的话,适合演……」
「啊啊!你别说话,你说什么我就会抽到什么的!」打断物吉的话后,后藤把手伸进盒中,取出一张纸【巫师】。
「我就说后藤酱适合演巫师嘛。」物吉笑的人畜无害。
「岂可修,又是物吉的诅咒!」
后藤攥着纸条蹲在角落里,每次抽角色的时候,他们都会抽到物吉觉得适合他们的纸条,话剧社成员称之为物吉的诅咒。
「下一个,乱酱。」
乱被点到名后,咽了口口水,走到盒子前「这次一定要打破物吉的诅咒。」
「乱酱的话,后妈怎么样,恶毒的后妈!」
乱慢吞吞地取出一张纸【王后】
「再也不理你了,物吉。」
乱蹲到后藤旁边,在地上画圈圈。
「堀川。」
堀川国广很干脆的去处一张纸【树】
「诶?这是什么?部长你放错了吧?」
堀川一头雾水地把纸条递到物吉面前。
「啊,树啊,没错啊,公主不是在森林里捡到王子的嘛,就是那个森林里的树啊,到时候我还会请别人来帮忙的。」
堀川也加入后藤和乱成为了画圈圈诅咒物吉的一员。
「接下来……嗯,厚会长吧!」
物吉伸手一指。
「我也要?」
「大家都要啊,你们不是校园偶像吗,唱歌一定很好啊。」
厚硬着头皮抽出一张,希望不要抽到女性角色。
【春之国国王】
——还不错。
「下一个,秋田酱!」
「诶,物吉前辈你认识我?」
「我去看了你们第一次的演唱会啦,秋田酱很可爱哦!」
「谢谢前辈。」
秋田抽到的是【姐姐】
QAQ我很恶毒吗?
「没关系的秋田酱。」
「药研!」
药研抽到的是【音乐之国国王】
「呵,可不止你一个王哦。」
药研嘚瑟地在厚面前晃了晃纸条。
「双胞胎。」
悲剧的双胞胎两人都抽到了【姐姐】
「接下来,公主和王子将在五虎退和信浓之中决定!上吧!退酱!」
五虎退颤抖着取出一张纸条【公主】
「不行不行,我不行的啦……」
——小退是公主,我是王子,嘛,虽然不喜欢那个蠢蠢的王子角色,但是既然小退是公主,那也没办法啦!
信浓欣然接受了王子的角色。
「果然是公主啊!我就觉得退酱适合演公主,那信浓就是王子了!好了!人员决定了!现在就开始吧!」无视五虎退小小的声音,物吉把盒子往角落里一扔,踢开周围地上的道具,准备开始排练。
「诶诶,等等啊,前辈,可是我们还得练习新曲啊,马上乱舞live就要开始了!」
「秋田酱,乱舞live在艺术祭之后啦,这个音乐剧正好可以给你们加人气,不是正好吗!」
「唔……有点道理,好吧。」
秋田被说服了。
「那么,开始吧,第一幕:王子被巫师诅咒的情景。」

-tbc-

评论
热度(20)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