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乱舞live!14

【在外面一直低着头写文,看见别人看我手机还要遮住,我在心虚什么……】

14.唱歌的公主殿下
舞台一角临时做出来的灰暗的小房间中,穿着黑色巫师服戴着大大的巫师帽的后藤把玩着水晶球,坐在穿着华丽的服装的信浓对面,对着紧闭双眼陷入沉睡的王子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嘻嘻嘻嘻,变成小猫吧,王子殿下,你将永远无法发出动听的声音,嘻嘻嘻嘻,谁都救不了你!」
念完一串不明所以的咒语,巫师用自己黑色的斗篷将信浓王子一罩,几秒后,钻出来的就是穿着黑色的毛茸茸的服装,戴着猫耳的信浓小猫咪了!信浓舔舔手背,朝巫师怀里钻了钻。
「好好好,信浓酱不错嘛!换衣服比乱还快!很好很好!」
物吉作为导演,在一旁指导。
「啊,接下来请国王殿下表示一下自己的儿子被诅咒的悲痛之情!」
物吉大手一挥,正在玩手机的药研被他吓了一跳,哆哆嗦嗦把手机塞回裤袋里,走上台。
「啊,咳咳。」清了清嗓子,药研面无表情地念起词来「我的儿子啊!我唯一的儿子啊!你的歌声是多么美妙,你用歌声赋予了王国生机,然而现在……呜呜呜……我唯一的继承人啊!怎么会这样!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该怎么办才好,啊!可恶的巫师!」
药研机械的拿着剧本读完台词,语气比机器人还僵硬。
「药研!你在念经吗!要有感情啊!要把国王痛失爱子的悲伤痛苦怨恨表达出来啊!」
物吉捂着胸口,学着国王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
「哈?话说国王怎么知道自己儿子被诅咒了,而且这对父子弄弄的cp感是怎么回事,王子他妈呢?」
药研一本正经地吐槽道。
「本来就是这种父子年下的设定啊!现在cp多的剧比较受欢迎啊!就是要从台词中透出这种模糊的暧昧才能抓住观众的心啊!王后什么的根本不需要!不要质疑我的剧本!」
物吉激动地握起拳头。
药研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他,几秒后,不自觉的微微鞠躬道了个歉,再次拿起剧本,深吸一口气。
这次药研出乎意料地非常认真,把国王的悲痛和对王子隐隐约约的基情读了出来,尤其是那句「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该怎么办才好」深深的get到了物吉的心。
「完美!就是这种空虚的欧吉桑的感觉!果然没看错你!药研!」
物吉对他比了个大拇指,虽然药研完全不开心。
「然后是……」物吉低头看了看剧本「公主!来唱首歌吧!是那种能使人平静下来,温柔温暖的感觉的歌声。」
穿着蓬蓬的公主裙的五虎退躲在秋田身后,紧紧贴着他。
「公主殿下?」
物吉微笑着靠近,这情景就像被大灰狼追逐的小红帽一样,大灰狼的利爪不断接近,小红帽只能哆哆嗦嗦的躲在角落里,然后,大灰狼的爪子落到了小红帽肩膀上。
「公主殿下,到你了。」
「咿——」
五虎退几乎要哭出来了。
——不要不要不要,被逼着穿上裙子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当众表演啊!不行不行不行,我做不到的啦!
「小退,不要怕,我会给你加油的!」
秋田握拳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把小红帽推到大灰狼怀里。
物吉拉着五虎退把他推向舞台「随便唱一首歌就行了哦!」
五虎退跌坐在舞台上,无助的视线转向穿着黑猫装信浓。
信浓笑着朝他挥了挥猫爪。
QAQ
五虎退慢慢站起身,将双手放在胸前,深吸一口气。
「一个人的灰暗的房间
只有杂志和半瓶啤酒
很久没理的头发稍微有些长
只有自己知道的面容略显稚气
……」
五虎退闭着眼睛,少年清澈透明的嗓音慢慢的送出一个个音符,带着微笑的少年一改平时胆小羞涩的样子,歌声平静而饱含深情。
「这是!哇!鸣狐大人的个人曲!演唱会时候唱过一次!专辑里都没收录的!据说是鸣狐大人自己作的词和曲!」
秋田激动地叫了出来,打断了五虎退的歌声。
恢复了平时羞涩状态的五虎退手忙脚乱地对众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想到了这首!每次听见都能很平静的歌声。」
「非常完美!就是这个感觉!公主殿下!」
物吉闪着星星眼拉住五虎退的双手「这是我听过最清澈的歌声!」
五虎退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地说「谢谢。」
「那就拜托药研作曲啦,就刚刚那个感觉的,还有一首信浓的,信浓的要华丽一点,要有王子的霸气,还要有一点对国王的爱。」
「哦。」
药研下台之后又开始玩起手机。
「接下来是国王迎娶王后,带来三个姐姐欺负公主的情景,厚会长、乱酱、退酱、秋田酱、双胞胎,加油!」
「女儿,这是我新迎娶的王后。」
穿着华丽长裙的乱挽着厚的手臂,厚僵硬地向五虎退介绍。
五虎退含着泪眼看着表情凶恶的乱。
——呜呜呜,乱前辈演的太真了吧,好可怕。
「亲爱的,这是我们的三个女儿。」乱朝厚身上贴了贴,大大的眼睛暗送秋波。
「父亲大人。」
「父皇。」
穿着女装的双胞胎很配合的挤到厚的另一边,挽起他的手。
——喂!你们两个……
——嘛嘛,会长,不要介意啦~你现在可是我们的papa哦~
心理交流过后,厚无奈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被三个穿着女装的同性围在了中间。
——卧槽!我也要那个样子吗!虽然平常好像也那样对厚前辈撒过娇,但是叫父皇什么都,也太那啥了吧!
「喂!喂!秋田酱!」
台下的物吉轻声叫了声,指了指演的很动情的几人。
「那……那个……papa……」
秋田扭扭捏捏地拉住了厚的衣角,低着头小声地叫了声papa。
——值了!不管是蠢得要死的国王还是什么!能听到小天使这样子萌萌哒的叫我papa,不管是什么都没问题!
「秋田酱!这里应该更加强势一点,要谄媚一点!向前田和平野那样!要巴结国王!」
乱在旁边小声地提示。
——QAQ
秋田想了想,努力挤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从背后扑到厚身上,吊住他的脖子,甜甜的叫了一声「papa~」
——神啊!这是什么试炼啊!
厚保持着国王该有的处惊不变的神情,稳稳地接住秋田。
「额……感觉有点微妙啊,算了算了,以后还能再练,接下来就三姐妹欺负公主的情景吧!」
物吉让厚和乱退场后,留下双胞胎和秋田,三人一副大姐头的气势围住五虎退,对着台词念起来。
「呵呵呵呵,可爱的小公主,从今以后你就只能穿这件衣服。」
平野笑的一脸阴险的拿出一件灰突突的裙子,扔到五虎退身上。
五虎退顺势倒在地上,抬起脸惊恐地看着三人。
——QAQ我是真的惊恐了!好可怕!连秋田酱也好可怕!原来粉切黑什么的真的不是骗人的!
「哈哈哈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仆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田用扇子遮着嘴,笑的非常鬼畜。
「嘻嘻嘻嘻,你就住在隔壁的小仓库里吧!」
秋田笑的一脸天真可爱。
五虎退已经不用演就是一副害怕的样子。
「嗯,总觉得觉缺了点什么……」
物吉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对了!你们打公主几下试试,现在的观众老爷都比较喜欢sm的情景。」
「哇啊啊啊——物吉前辈!我已经拦不住信浓了!」
信浓舞着爪子想往舞台上冲,被堀川用身体拦住,眼看就要突破了。
「小退!等着我,我现在就来救你!」
「唉,那算了,sm就免了吧,就这样吧。」
物吉惋惜地叹口气「这个王子真是护着公主,明明是公主救王子又不是王子救公主的剧情。」
「好!接下来是最关键的公主捡到黑猫和用吻唤醒黑猫的情景!来吧!王子和公主殿下!」
物吉闪着星星眼一脸期待。
「诶诶诶!什么!接……接吻!不是唱歌吗!」信浓瞬间脸红到耳根。
「当然歌也要唱啊,唱完再吻,然后黑猫变王子,这不是非常美妙啊!而且还能满足观众老爷看基情画面的愿望。」
「可是cp不是王子×国王吗?」
「没办法啊,国王没什么戏份,而且cp什么的肯定越多越好嘛,你们快点快点!演完回家吃饭。」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于是,在众人的催促下,两人走上舞台。
五虎退穿着那身灰突突的裙子,在可怜的堀川扮演的一棵树的背景下,遇见了黑猫信浓。
「哇,好可爱的小猫咪。」
五虎退蹲下身把手伸到信浓下巴上,学着逗猫的样子挠了挠他的下巴。
——小退,演的好认真。
信浓很配合的蹭了蹭,挪到他脚边。
五虎退蹲下身,拉起黑猫信浓的爪子「小猫咪,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mia~」
信浓眯着眼睛,撒娇一般叫了一声。
「真是好可爱的小猫咪呀。」
五虎退捧起信浓的脸,蹭了蹭「小猫咪,我唱歌给你听吧。」
「mia~」
信浓说完正坐在地上。
五虎退又唱起之前他唱的那首歌。
「这里,王子用我之后准备的闪光弹,然后换好树给你的衣服,变成王子。然后公主看见王子要表现出惊讶和爱慕之情。王子深情地与公主相拥接吻。」
物吉解释道。
一曲唱完,该接吻了,五虎退神情地看着信浓,内心非常复杂。
「亲啊!」
物吉激动的大叫。
——物吉前辈你这样说我们更害羞了啊!!
五虎退慢慢凑近信浓,呜啊啊,小信的嘴唇怎么那么红润啊,以前都没这么觉得,怎么办怎么办。
信浓看着脸颊已经通红的五虎退,金色的眼眸闪闪烁烁,像星星一样,真是可爱死了。
不自觉地托着五虎退的头,送上自己的嘴唇。
「唔……」
喉咙里轻轻发出一声低吟,五虎退只觉得呼吸逐渐被夺走。
很快,信浓放开五虎退,单膝跪在他面前,一只手轻轻拉着他的手「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唔……我愿意。」
五虎退羞涩地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拉起信浓,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太美妙了!不愧是我选出来的角色!太完美了!」
物吉的背景里飘着樱花,一脸陶醉。
「撒!让我们一起期待艺术祭吧!」
物吉笑出一排大白牙,招呼众人「那么今天到此为止,大家收拾收拾回家吧!」
-tbc-

事后小剧场
堀川(T_T)为什么我是树,好没有存在感。
后藤(つД`)乱酱乱酱,你不要我了吗?去跟厚那个混蛋好了吗!
乱(`^´)ノ傻啊你,那是演戏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厚喜欢谁!
秋田(๑•̀ㅁ•́ฅ)诶诶!厚前辈有喜欢的人吗!
厚(`Д´*)啊,小……唔,秋田你别在意。
秋田Σ(°Д°;这个反应,真的有!
信浓(ó﹏ò。) 对不起呐,小退,看见你被欺负了却没救你。
五虎退(,,•́ . •̀,,)没关系,小信,大家也都是在演戏啦。
信浓(*/∇\*)小退。
五虎退(❁´ω`❁)小信。
药研´_>`这边两人粉红色的背景是怎么回事。

评论(1)
热度(13)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