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818小叔叔和审神者的黑历史

【因为是818】

【在公交车上一边抖一边写= =错字无视】

【这个审神者的设定是武力值点到满格、痴汉属性、靠画漫画和同人本为生,以后会追加设定。】

【有一句玩鸣狐和金木小天使的梗,不适者慎入,我没有黑他们!都是天使都是真爱!】

【可能会继续写这个审神者的故事】

【我就是不给审神者取名字】

【写了力力力结果一路都掉力力力】

【那如果我写大典太……】

【大典太快来大典太快来大典太快来……】

【感觉全贴吧都赌到了大典太就我没有】

这是审神者成为审神者的第一天。

“哟西!山姆!厚酱!跟我一起出阵吧!”

带着本丸唯二两把刀,顺便叫刀匠看着一把正在锻造20分钟小短刀,审神者操起她的大刀风风火火准备赶往战场。

“等一下,主上!”山姥切国广在本丸门口好不容易拖住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把与她身材不合的大刀,“你……你拿着这把刀,是……”

“说什么呢你!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出战啦!”

审神者勾住山姥切国广的脖子,对方被她的怪力勒得脖子一痛,艰难的说道:“那怎么行,出阵是我们刀剑的任务,主上你在本丸等着我们回来就行。”

“笨蛋山姆,那怎么行!你们两个人我怎么放心,而且那么漂亮的你在战场上打打杀杀,万一伤到漂亮的脸……”

审神者说着伸手准备摸一把,被山姥切灵巧地躲过。

“可是如果你受了伤,我……”

“好了好了,我保证我不会受伤的啦!走吧走吧!”

说完,她拉着一脸惊恐状的厚和一脸不乐意的山姥切出阵了。

然后,顺利地通过了boss点。

“丫丫,我是镰仓时代的的鸣狐……”

白发幼年体刀剑的自我介绍还没结束,就被审神者扑了个满怀。

“哇!好萌!”

审神者把鸣狐抱在怀里蹭来蹭去,摸摸鸣狐的头发,戳戳鸣狐的小脸,撸撸小狐狸的毛,痴痴地笑着,“小美人,给我生猴子吧。”

山姥切扯了扯头上的被单,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不认识这个人……

厚当然知道眼前被审神者抱着依旧面不改色的人是自己的小叔叔,但是这个场面应该去阻止她比较好吗?可是刚刚她挥着大刀抢怪的样子他也看见了,真的是太可怕了!量他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尴尬癌要犯了啊!

“多么无礼的人!快从鸣狐身上离开!”

“哇~小狐狸居然还会说话,超可爱啊~小狐狸~”接住小狐狸pia过来的爪子,顺便一把拉住拽进怀里,脸颊贴着小狐狸背上柔软的毛,完全没发现小狐狸被她勒得有些岔气,直到鸣狐拉拉他的衣襟,她才不舍的把小狐狸还到鸣狐怀里。


“山姆,现在开始近侍让小鸣来做吧,我要和新人交流交流感情。”

“是。”

其实你只是想调戏他对不对,对不住了,鸣狐兄。

山姥切退出审神者的房间,叫来了鸣狐,用目送壮士赴死的眼神目送着鸣狐进了审神者的房间。

“山姥切……”

不知什么时候,厚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鸣狐叔叔他不会被大将剥了皮吃掉吧!”

厚的表情写满了担忧,鸣狐叔叔小小的那么可爱,完全可以想象审神者那匹大灰狼把鸣狐生吞活剥的样子,不过山姥切非常理解他,他可是有过被主上按倒在地上强行扯下被单的经历的,想到这个可怕的回忆,他不禁拉紧了身上的被单。

“我想她不会那么凶残……大概。”


“主上大人,听说您打算让鸣狐成为您的近侍,鸣狐觉得非常荣幸呢!”

小狐狸圈在鸣狐的脖子上,在审神者看来就像是现世潮流的围脖。

正太鸣狐站在门口,有些拘束不敢靠近,面前这个女人已经给他留下了非常不好的第一印象。

审神者忍住扑倒鸣狐一干为快的冲动,走到门口抱起鸣狐。

“小鸣真是太可爱了~跟哦尼酱说你想要什么~哦尼酱都给你。”

这个审神者喜欢让别人叫她哦尼酱,但她确确实实是个女的没错。

“……”

“主上大人,鸣狐想让你放开他。”

小狐狸代言。

审神者内心受到100点伤害,皱着眉噘着嘴把鸣狐放到地上,兀自背过身去,抽泣起来,还从兜里掏出一块手绢,擦着挤出来的几滴眼泪。

“呜呜……我知道,小鸣一定是讨厌我了。因为我第一次见面就对你做了那种事情……”审神者肩膀微颤,一副被抛弃了的委屈样,不时回过头神情地看鸣狐一眼,“对不起啦,小鸣,因为你实在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呜呜呜……”

鸣狐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稚气的声音说道:“原谅你。”

“呜哇哇哇……小鸣,果然最喜欢你了!”

审神者转身抱住鸣狐,在对方被他闷地快喘不过气来时,才放开手。

“走吧!小鸣!我带你出阵。”

然后,审神者抱着鸣狐背起大刀往外冲去。

“主上!你准备去哪里!”

山姥切一看见审神者背上的刀,心里就打了咯愣,那把刀出现,就一定没有好事情!

“出阵啊!带我家小鸣一起。”

“请让我陪同!”

山姥切拦在她面前。

“诶!你想破坏我们的二人世界吗!山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山姆!”

——够了啊主上你的脑洞也太大了!

“请允许我们陪同!这样大将在和鸣狐叔叔lovelove的时候,敌军就可以由我们击退了!”

厚一手牵着刚锻出来的五虎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也对,那你们就一起吧。”

结果随同出阵的三人三脸懵逼地看着审神者一手抱鸣狐、一手挥大刀,嘴里喊着“哇哈哈哈哈——”砍得敌军不要不要的,惨叫声连片。

——我们到底是跟来干嘛的……

三人背后似乎飘起了落叶。

击败一波敌军,审神者把抢到的誉送给鸣狐。

“怎么样,开心吗?”

鸣狐依旧面无表情,小狐狸代言道:“十分感谢主上大人的恩赐,鸣狐非常荣幸。”

“你开心就好!我们继续吧!”

然后一审四刀继续前进,几轮下来,鸣狐和审神者刷到樱吹雪,山姥切、厚和五虎退全部黄脸。

然后,在某个boss点前,鸣狐特化了。

突然由幼年体变成青年的鸣狐依然保持着被审神者抱坐在臂弯里的姿势,双手环着她的脖子,而审神者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托着他的臀,像抱孩子一样抱着他。要不是审神者臂力过人,鸣狐一定早就被掉在地上了。

审神者惊讶的看着自己怀里突然出现的青年,眨巴眨巴眼睛,现在这个情况放下他比较好吗,可是他也没有要我放下来的意思,果然小鸣狐是喜欢我的吗?不过我家小鸣狐升特之后更加漂亮了,现在这个样子被我抱着好诱人犯罪啊。审神者咽了口口水。

“唔……”

反应过来现在自己尴尬的姿势,鸣狐推了推审神者,想挣开她的怀抱,可是盯着他犯花痴的审神者反而抱的更紧了,鸣狐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刀剑,为什么连审神者都推不开。

——没关系的,鸣狐叔叔,这不是你的问题,是那个审神者太非人类了。

厚吐槽的同时已经拿出相机咔嚓咔嚓照了几张。

“主上大人,现在保持着这个姿势鸣狐觉得非常尴尬,希望您把我们放下来。”

“啊……哦……”

审神者红着脸把鸣狐放到地上,也对啊,现在人家那样一个美少年,怎么好意思被我抱着。

审神者挠了挠头,瞥了眼比她高出半个头的鸣狐。

——卧槽!那个厚脸皮审神者害羞了!

——卧槽!那个不要脸的审神者居然会脸红!


“那个,小鸣啊。”

审神者正坐在鸣狐对面,低着头,卷着垂在胸前的长发发梢,不时瞥对面帅气的青年一眼。

“小鸣……”

然而半天了她还是只说出这一句话。

“主上大人,您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吧!我和鸣狐一定会帮助您的!”

“嗯。”

鸣狐也点了点头。

“鸣狐,我……我想娶你……”

审神者红着脸,扭过头小声说道。

鸣狐当场石化,为什么是你娶我不是我娶你,啊不对,重点错了,为什么你要娶我啊!我们认识才几小时吧!

连话唠小狐狸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啊,哈哈,果然还是太快了吧,哈哈哈。”审神者尴尬地笑笑,我在做什么啊!再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见面啊求婚什么的也太大胆了万一鸣狐讨厌我了怎么办!

“那!那我们先从朋友做起吧!”审神者拉起鸣狐的双手,用非常真诚的眼神看着他。

鸣狐抽出一只手,中指和无名指抵在拇指上,做出狐之窗的手势戳了戳审神者的额头。看到审神者摸着他刚刚碰到的部位红着脸的样子,他弯弯眼睛,笑出了声。

“鸣狐非常乐意与您交朋友哦,请多指教了,主上大人!”


几天后,本丸的刀剑逐渐多了起来,组个队远个征完全没有问题了,审神者更喜欢和鸣狐待在一起,也不再嚷着要和他们一起出阵了,每天窝在房间里调戏鸣狐。

“小鸣小鸣,嗯,右边,嗯,用力一点,嗯嗯,就这样。”

审神者拿着一个板子,在白纸上刷刷地画着,不时看鸣狐几眼,鸣狐保持着审神者要求的姿势一动不动。

“小鸣真是完美的模特,和我月金本里的金木小天使形象完美符合。”

鸣狐只知道审神者在卖漫画赚钱,也见过审神者摆在架子上的金木手办,当时他摸摸自己脸上的甲胄,觉得确实有点像。但他知道审神者口中的小受是什么还是在很久之后。

他会做审神者的模特还是审神者抱着他的大腿求了几天,实在被烦的不行才迫不得已答应的。

“小鸣,接下来把衣服脱了,让我画你精壮的胸肌和腹肌,当然裤子也要脱,你们粟田口真是祖传好腿。”

这是审神者今天第n次要求鸣狐脱衣服。

鸣狐当然没有听她的,现在他已经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听审神者讲黄段子了。

看他没有动作,审神者整个人扒上来拉扯鸣狐的衣服,把鸣狐按在地上,跨坐在他身上,强行解开了他的纽扣。

“主上大人!”

小狐狸来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审神者一把揪住甩出门外。

“嗯……我自己来……”

鸣狐知道逃不过这一劫,干脆自己脱下了衬衫,半裸地任由审神者坐在他身上。

这下子反而是审神者不好意思了,一手捂着眼睛从指缝里偷看,另一只手不安分地摸着鸣狐的肌肤。

“哎呀,小鸣你真是……好害羞啊……”

——有你这样一边害羞一边摸我的吗!

“起来。”

“是!是!鸣狐老公。”

受到鸣狐一记眼刀后,审神者抓抓头发,羞射一笑,视线还停留在鸣狐身上,从胸肌视奸到腹肌,随着人鱼线滑到钳色的裤子中,然后是修长的双腿,审神者咽了咽口水,虽然短刀的腿是很好,白白嫩嫩,摸起来比果冻还润滑,可是不觉得小鸣狐这样裹在裤子里的腿更具诱惑性吗!这种禁欲感正是审神者向往的。即使穿着长裤,还是遮不住腿部完美的线条,不愧是审神者最中意的腿。

又指挥着鸣狐摆了几个本子里需要的姿势,看着将近日落了,审神者才放过鸣狐。

鸣狐的模特工作直到一期一振的到来才迎来终结,不过这也是几个月后的事了。

审神者发现鸣狐做近侍的好处不仅有每天可以视奸粟田口的第一好腿,而且他跟鸣狐讲一些平常不能说给其他刀剑听的话也不用担心鸣狐会说出去。

比如今天她偷偷看见鲶尾玩马粪玩的很开心,比如她昨天欺负了五虎退的一只小老虎,比如她每次锻刀都是一个半小时,比如每次第一部队在boss点都会抱回一只力力力。对着鸣狐发牢骚也不会被嫌弃,哪像她之前,不就拉着江雪抱怨了几句,结果江雪“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不开心。

鸣狐则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听她对自己发牢骚,不时摸摸她的头发,朝她笑笑,真是太暖了。

嗯,我家鸣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但是就是他这一点,我也喜欢。


评论(2)
热度(50)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