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中秋贺文】【方莫×瓶邪】咱俩对象都挺闷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ooc看的全职全忘光了。】

【痴汉猥琐方锐,吴邪是那个暖暖的小天使吴邪】

“哈?这边也客满?!”
方锐对着饭店服务员一通抱怨之后,打算拉着莫凡离开。
这是他们今天跑的第n家饭店,大概是中秋节的缘故,每家饭店都是客满,难得莫凡答应方锐出来一起度过浪漫的中秋之夜,却万万没想到连个吃饭的地方都那么难找,看着陪着他走遍了一条街的莫凡,方锐大大内心此刻非常心疼,那么晚了我家可爱的小莫凡还没吃到饭,还要陪着我一起跑,都是我的错QAQ
“那个。”拉着莫凡刚想走,一个年轻的男子叫住了他们,“不介意的话,跟我们一起吃吧,我们那正好空了两个位置,现在出去也很难找到饭店了。”
那人看起来挺真诚的,不像是对我家莫凡图谋不轨,方锐鉴定完毕后,转头看向莫凡,在得到后者点头同意之后,跟着那个小年轻去了他们的座位。
那是一张四人的方桌,面对面各两张凳子,坐了一个人在那,穿着深蓝色兜帽衫,低着头小口小口吃着米饭,头低的太低了,实在看不清脸。莫凡莫名觉得自己和这个人的脑电波可能在一个频道上也说不定。
“你们坐吧,这个点来饭店吃晚饭真的很难找位子的。”小年轻热情地替他们拉出靠背椅,然后自己坐到兜帽衫的对面。
“啊对了,我叫吴邪,他是闷油瓶,我们通常都叫他小哥。”
被吴邪叫到的人抬起脸,朝他们点了点头。
“我叫方锐,他叫莫凡。”
方锐把莫凡摁到小哥旁边的凳上后,自己坐到了吴邪旁边。总觉得那个闷油瓶很难打交道,叫都叫闷油瓶了不是,没准比我家小莫凡更闷呢。
所以方锐大大你就让你家可爱的小莫凡坐到那个很难打交道的人旁边了吗,你咋不怕那俩人一合拍,莫凡甩了你和人家私奔了呢。
“小哥!不要只顾着吃米啊!多吃点菜。”
吴邪说着往闷油瓶碗里一连夹了好几筷,然而机智的小哥看准时机夹起菜塞回了吴邪嘴里。
吴邪不死心地又夹起菜直接往闷油瓶嘴里塞,两人上演着一场互相喂菜的闹剧。
同时,方锐也把菜单推到莫凡面前,让他点菜。
莫凡一页一页翻过去,每一页都停顿几秒,然后毫不犹豫地翻过去,方锐看着他重复了几遍这个动作后,突然停在一页不翻了。
抬头一看,玉米炒松子,方锐了然,叫来服务员。
“玉米炒松子,多放点松子,还有这个,草莓味的冰淇淋,还有这个……这个……”
随便点了几个菜,方锐开始了日常调戏莫凡。
“小莫啊,你说是玉米棒子好吃呢还是我的棒子好吃呢?”
方锐大大节操何在。
莫凡瞬间红了脸,低着头回避方锐炽热的视线,感觉脸要烧起来了。
“小莫~小莫~小莫莫~”
方锐一边肉麻地叫着一边凑近莫凡,终于得到了对方的回应。
“有人。”
莫凡说这话的时候依然低着头,只是视线微微飘过了方锐,然而这羞涩的小眼神却被方锐捕捉到了,我家小莫凡真是太萌了!
“哎呀,不要在意嘛,我看他们俩也是那种关系也说不定哦。”
方锐凑到莫凡耳边轻声说道。
莫凡瞪了他一眼,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吗!死基佬!
“吴邪,米粒。”
小哥指了指吴邪的嘴角。
“啊?哪里哪里?”
吴邪伸手在嘴上摸了一圈,果然一粒米顺着他的动作沾到了手指头上,就在吴邪想用餐巾纸擦掉之时,小哥拉过他的手,低下头舔去了指头上的米粒。
然而这一幕被正好转过头的莫凡看到了,莫凡顿时懵逼,难道他们真的也是那种关系,不会吧不会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基佬啊!
“嘿嘿,怎么样,我就说吧~”
“啊!小哥你做什么?!”
吴邪颤抖着缩回手,红晕爬上了脸颊。
闷油瓶无辜的看着他,我只是想帮你舔掉……
“人家地看着呢~”
吴邪小声地嘟哝了句,却还是被耳朵尖的方锐听见了。
“哎呀哎呀,两位不用不好意思啦!我和我家小莫都不会有意见的,不是喜欢同性,只是喜欢的人刚好是同性对吧!”
方锐朝着吴邪眨眨眼睛,然后拉起莫凡的手,吻了吻他的手指。
顿时,吴邪也懂了,世界上的基佬还真多。
这之后,这四人就干脆都放开了,爱怎么秀就怎么秀,反正大家都是基佬。
“小莫,来,啊~”
一颗一颗地把盘子里的松子夹到勺子里后,方锐把勺子送到莫凡嘴边。
莫凡只顾着盯着那勺满满的松子,管他别的什么,一大口咬住勺子,舌头一卷,松子全部卷入口中,闭上眼睛享受着松子的美味。
啊,果然这样子看我家小莫凡吃东西最幸福了,整个世界都萌化了啊~方锐托着腮帮子一脸陶醉。
“好吃吗?”
看着莫凡一口吃完,方锐问道。
点头。
“那我也要吃,喂我。”
方锐非常不要脸地闭上眼睛长大了嘴,等待莫凡的投喂。
莫凡无语地夹起一块秋葵往他嘴里一塞,又拿起小勺开始挖草莓味冰淇淋了。
“唔……”
小莫我又不是黄少天,不会讨厌秋葵的。
方锐内心吐槽着默默吃下去,那么别扭的小莫凡会喂他吃东西也是很难得了,管它是什么!
“唔,小莫,我也想吃那个草莓味冰淇淋。”
方锐嘟起嘴继续卖萌。
才不给你呢,我超喜欢的。
莫凡把冰淇淋往自己身边收了收,警戒地盯着方锐。
“小莫,冰淇淋比我还重要吗?”
莫凡犹豫了一下,点头。
在看到方锐快要流出来的眼泪的时候,莫凡微微勾起了嘴角。
“骗你的。”
“那就让我尝一下吧,草莓冰淇淋的味道。”
在莫凡反应过来之前,方锐托着莫凡的后脑勺吻住了他的嘴唇,舌头滑入微微张开的牙齿,卷起小小的舌头吮吸着,不时刺激着舌下敏感的嫩肉。成功地将莫凡亲到脸颊通红,方锐才放开他。
“非常美味!”
“变态。”
莫凡红着脸把冰淇淋推到方锐面前。
“小莫怎么那么天真呢,我是想吃你嘴里的冰淇淋啦。”
看着莫凡似乎更红了的脸,方锐笑得更开心了。
吴邪只觉得旁边这俩人真的太闪,自己快要不行了,然而自家小哥一脸呆样,只知道呆呆的看着自己。
“小哥你别傻看着了,多吃点啊。”
吴邪又帮闷油瓶倒满一杯啤酒,然后把自己的半杯添满,咕嘟咕嘟就是几大口。
“你们喝不喝酒?”
吴邪朝方锐晃晃酒瓶。
“小莫,难得的喝点吧?”
没等莫凡回答,方锐已经不客气地接过酒瓶倒满两杯,递了一杯给莫凡。
“谢谢你啊,吴邪。”把酒瓶还给吴邪的时候,方锐顺便凑到吴邪耳边说了句话,“你家对象咋比我家小莫还闷呢?”
吴邪捂着脸点了点头,小声回答了句“他那人其实挺好的,就是不爱和别人交流。”
“唉,我家小莫也是,惜字如金。”
“那真是苦了你了。”
“嘿嘿,还好还好,反正我喜欢,你才是,那个小哥看起来很需要别人照顾的样子。”
“被你说中了,他压根就是个生活九级残废。”
两人一说的合拍就停不下来了,莫凡和闷油瓶坐在对面看着两人不时投来诡异的眼神,内心都打满了小问号,莫凡扭头看向旁边的闷油瓶,却看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那眼神叫一个深不可测。
——他们在说什么?
——听不清。
这俩人似乎可以通过脑电波交流。
——你是受。
——好直接……嗯……
莫凡逃开了闷油瓶的视线,脑内通话随之切断。
为什么他要问这种问题啊!我看起来就那么受吗!
“我是攻。”
——你是要叫我向你学习吗?
点头。
莫凡陷入了沉思,为什么同样是高冷的人,然而他是攻我是受呢?这不公平!
可爱的小莫凡,人家小哥是高冷,你是矮冷好吗?你那个小身板压的住猥琐的方锐大大啊才怪嘞!
得不出结论的莫凡握着玻璃杯大口大口灌下一杯酒,皱起了眉头。
“哎呀,小莫,怎么了怎么了?看见我跟吴邪讲话吃醋了吗?”
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的方锐赶紧凑到莫凡面前,用纸巾擦拭他嘴角溢出的酒水。
莫凡一把拍开方锐的手,自己胡乱的擦了把嘴唇,要成为一个攻,首先要独立。
第一次被这样拒绝的方锐内心受到一万点打击,我家小莫凡这是怎么了。
“诶,小哥,你欺负人家了吗?”
闷油瓶无辜地摇摇头,他是受怪我咯。
这之后,莫凡一次一次倒满酒,一次性灌掉,倒满,干掉……
“小莫,你别喝了,你酒量又不好。”
方锐急急忙忙去抢他手里的酒瓶。
“别管我!”
微醉的莫凡声音比平时大了点,用力地抢过来继续灌。
“方锐,我是攻……”
“变态……”
连续喝下几杯,莫凡已经摇摇晃晃趴在了桌上,脸色泛红,嘴里不停的嘟哝着。
不行了小莫,就算你这样骂我也改变不了你是受的事实啊,小莫,快让我好好的告诉你你受的本质。
“啊,对不起啊两位,我家小莫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了。”
方锐绕到莫凡身前,拉着他的手臂驾到自己肩膀上,扶着摇摇晃晃的莫凡往外走。
“叫你不要喝还喝,作死了吧。”
“方锐……白痴……笨蛋……”
莫凡一边骂一边用拳头捶打方锐的胸膛。
“好好好,我是白痴,小莫乖,别乱动了啊,不然我要抱你回家了。”
方锐腾出一只手握住莫凡捶打着他的手,扳开拳头,十指相扣。
莫凡渐渐安静下来,被方锐半拖半拽的居然睡着了。
“唉,真是没办法。”
看着倒在自己肩头的莫凡,眼睛闭着,睫毛一颤一颤,方锐轻轻地把他放到自己背上,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背上的人呼吸匀称,一阵一阵热气扑到自己脖子上,嘴里还不时发出细碎的声音。
明明睡着了就那么会说话,真可爱。
能这样背着你一直走下去就最好了,小莫,明年中秋节我们还是一起过吧。
—END—

评论(3)
热度(43)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