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乱舞live!23

23.合宿
「有钱人啊。」
「哇——好漂亮!好大!像城堡一样!」
「秋田,你的少女情怀已经没救了。」
「不愧是名门的厚少爷。」
初赛结束后不久,就是学校的假期,angels全员现在正站在厚家一幢度假别墅前,而明王教的三人莫名其妙也跟了过来。
事情的起源是在不久前——
「我认为凭借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在决赛中获胜简直是痴心妄想,为此,我制定了一套特训计划。」
部活室内,厚站在白板前,用水笔指着白板上密密麻麻的字迹。
「首先,是两周的集训,住宿我来提供,预计在假期初施行,请大家空出时间。然后是每天都体力锻炼和多项偶像训练,这些训练方法一部分是平野调查的其他组合的训练方法,一部分是一期一振的建议,是一套很完备的训练……」
自从明王教告诉厚合并的事情后,厚就对偶像的事特别上心,如果说以前是为了泡秋田勉为其难地做偶像的话,现在就是最积极的那个了。
然后就有了今天的情况。
「话说为什么你们也在!我不记得什么时候邀请过你们。」
厚黑着脸看向不请自来的明王教成员。
「嘛嘛,有什么好介意的,我们也可以给你们提供指导啊。」
萤丸很自然地搭上厚的肩膀。
「就是就是,顺便给你们普及明王的知识。」
爱染朝着后藤咧嘴一笑。
——够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当初就不应该问他什么明王教!
「这里度假不错呐。」
明石戴着一顶大大的遮阳帽,却依然焉焉的样子,只顾着看周围的风景,与平常不同的是他的怀里抱了一只黑猫。
确实如此,这幢别墅本来就是厚家用来度假的,厚选择这里也是因为看中了这里的环境,屋后是一座山,可以每天晨跑到山顶一个来回,周围还有湖泊树林,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当然,这可是我们家看中的地方。」
厚嘚瑟了一下,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之前已经叫人打扫过了,房间可以直接用。」
厚领着一群人走上大厅两边的楼梯,二楼都是客房,沿走廊一排,整整齐齐。
「这边都是卧室,很遗憾,因为明王教多余的三人,我们只能两人一间了。」
「喂!什么叫多余的三人!把你们的救命恩人当什么了!」
无视炸毛的萤丸,厚开始分配房间。
「信浓和五虎退一间,平野和前田一间,乱和后藤一间,我和秋田,额……剩下的博多你就和药研睡吧。你们三个人一间挤挤,床挺大的没问题。」
「为什么我要和药研一间to!」
博多不满的抗议,药研在他眼里就是个高冷的美男子,从认识到现在都没讲过几句话,让他们一间真是太尴尬了。
「因为你们都戴眼镜。」
「厚,你的脑洞也太大了。」
药研不动声色地摘下眼镜。
「成员之间要互相熟悉嘛,你们在一起正好交流交流。」
厚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理由。
「什么叫我们三人挤挤……」
「三楼的房间没铺被子没打扫过,你们要嫌弃可以睡那里。」
「算了吧……」
「好了,大家先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一下,休息一会,一小时后换上运动服,底楼大厅集合。」
厚交代完,众人就三三两两地回房间了。

「哇——好大的床!而且还是粉红色的——」
一推开房间门,秋田就被房间中央粉红色的公主床吸引住了,包一放就扑到了床上。
「好软,好舒服~」
在床上滚了两圈,秋田才想起来同房的厚,完了完了,这个样子一定会被前辈骂的。
然而此刻厚想的是:特地在这个房间铺了粉红色带花边的被单真是太好了!
做好了被骂的准备抬起头,看见的却是厚宠溺的眼神,秋田一瞬间以为自已眼花了,因为厚就在那一瞬间恢复了平时冷冰冰的神色。
「对不起,前辈。」
恋恋不舍地从床上起来,理理被弄皱的被子,秋田开始正经的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生活日用品厚都提供了。
「前辈,只有一张床诶。」秋田后知后觉。
「嗯,一起睡。」
可是,很难想象前辈睡这么粉的床啊……

同一时间,信浓与五虎退的房间里——
「只有一张床诶。」
信浓放下背包,尴尬的看着卧室中央的唯一一张床。
虽然小时候经常和小退一起睡,但那仅限于小时候啊!自从初中以后,再也没和小退睡过了啊!
信浓同学请注意,你初中才上了没几个月,难道你要每天和小退睡才满意吗?
五虎退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地开始收拾起东西。
算了算了,小退都不介意我矫情什么!都是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安安下定决心,信浓也坦然接受了同床的现实。

乱和后藤的房间里——
「你睡地我睡床!」
「不行你睡地我睡床!」
「你忍心让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睡在冰冷的地上吗!」
「你不要在这种时候装作是女孩子!谁都知道你是男的好吗!」
「反正我睡床!」
「凭什么!」
……似乎还在争执……

平野和前田的房间里——
「哥哥,你在看什么呢?」
前田对着站在窗户前的平野问道。
「这里可以看见湖泊。」
顺着平野指的方向看去,一汪池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闪着金色的光芒,远处山连着山,与碧蓝的天融为一体。
「太美了。」
前田不自觉地发出感慨。
「前田,能一起成为校园偶像真是太好了呢。」
「是的,哥哥。」
双胞胎一直一起睡当然很习惯,气氛和谐。

博多和药研的房间里——
「啊啊啊啊!为什么只有一张床!我要去找厚抗议to!」
推开门的瞬间,博多就抓住了重点,扭头就想去找厚。
「冷静一点,就算你去找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接受现实吧。」
药研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进房间,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为什么你那么淡定to!难道你愿意和我睡一张床吗!」
「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嗯?」
药研故意降低了声音问道。
「才!才不是嘞!哼!睡就睡,谁怕谁!」
博多就这样屈服了。

明王教的房间里——
「哇!不愧是厚家的别墅,房间都那么棒!」
萤丸转了一圈,对房间的布置装潢评价了一番,便坐到了床沿上。
就在萤丸转悠的时候,明石已经躺到了床上,抱着抱枕就闭上了眼睛,连眼镜都没摘。
「国行起来!你这个一看到床就睡的毛病该改改了!」
萤丸使劲拉他的手臂,然而床上的人纹丝不动。
「国俊,来帮忙!」
「好嘞!」
「嘿咻——嘿咻——」
明石依旧没有被挪动半分。
「国行怎么那么重啊。」
萤丸和爱染还在努力着唤醒沉睡的明石。
黑猫舔了舔爪子,学着明石趴在角落里合上了双眼。

然后,一小时后。
「今天上午的训练比较轻松,先围着外面那个湖跑两圈,总路程4公里,然后在训练室里做一套体力训练,最后练习舞蹈动作。」
厚拿着训练表安排道。
「啊,那么多……」
厚刚说完,信浓就郁闷起来,听起来就好累。
「以后会逐渐加量,请大家不折不扣地完成。」
无视他的抱怨,厚放下训练表,带着大家
往外走去「现在就跟我去跑步吧。」
「啊——」
「呜呜呜——」
在哀嚎声中,漫长的三公里开始了。
「这个湖怎么那么大啊,明明在窗户里看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点点的。」
前田喘着气向旁边的平野吐槽。
「不要说话,保持呼吸的节奏。」
「是,哥哥。」
自己的哥哥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本正经。
「五虎退你如果不行可以慢一点。」
厚对着落在后面明显体力不支的五虎退说道。
「好……好的……」
尽管大口大口地用力呼吸,五虎退还是觉得氧气不足,渐渐的与大部队拉开了距离。
跑了有两公里之后,大多数人的脚步都开始凌乱了,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这样可不行呐,加油。」
萤丸和爱染超过他们,保持着匀速向前跑去。
「好厉害……」
咬咬嘴唇,众人也加快了速度。

「哈……哈……哈……好累啊。」
跑完两圈,信浓和秋田已经累的躺在了地上,胸口起伏着,大口大口喘着气。
「天空好蓝呐……」
「好想就这样融入天空之中啊……」
已经开始对生活感到绝望了。
「起来起来!这样就累趴了接下来你们怎么活啊!」
厚一个一个把他们拉起来,其实他自己也很累了真的,然而为了不给大家压力,还是得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
「好饿啊……」
后藤捂着肚子靠在乱的肩膀上,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什么时候吃午饭啊,厚前辈?」
秋田眨巴着大眼睛表示我也饿了。
「走,回去吃午饭。」
「哦——!!!!」
众人瞬间亢奋起来,跑回去的速度简直像是完全没有跑那四千米一样。
不是还很有力气吗……
「午饭每人轮流做,一天一轮。」
空空如也的厨房里,众人围坐在桌前,厚如此说道。
「诶?」
「可是人家不会做饭啊。」
信浓嘟起小嘴,他长到那么大可是从没做过一顿饭。
「人家才不想去厨房那种脏兮兮的地方。」
乱也嫌弃的皱起眉头。
「平野,安排任务。」
无视他们的抱怨,厚说道。
「是,会长!」掏出口袋里的小本子,平野开始分配任务「从明天开始,分别是,秋田、五虎退、我、前田、后藤前辈、药研前辈,如此循环两周。没有问题吧。」
「不愧是平野,连本大商人不会做饭都能调查到to。」
「你怎么可能会做啊。」
「什么意思to!看不起我吗!只要我想做!随时随地都没问题to!」
成功惹博多炸毛后,平野捂着嘴偷笑起来。
「那就这么定了啊,食材的话冰箱里有一些,外面湖里的鱼也可以钓,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去外面集市上买蔬菜。」
「OK!」
「没问题。」
「那今天的话大家一起来做吧。」
「嗯!」
又是一阵嬉笑打闹过后,众人才吃到午饭。

「下午我先带你们去训练室,琴房,然后去后山走一圈,确定一下以后每天晨练的路线,最后回到训练室训练。」
收拾好碗筷,厚接着告知了下午的任务。
「啊,难道以后一直会这么累吗?」
「为了乱舞live优胜。」厚言简意赅。
「是啊是啊!大家都这么强,我们也要努力才行啊!」
秋田握住了拳头,下定决心。
「唉,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夫唱妇随了。」
「嗯?夫唱妇随?」
秋田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信浓。
「没什么,就是你们很合拍的意思。」
顺口就忽悠下去了。
「啊?哦……」
总之,为期两周的合宿愉快地拉开了序幕。
-tbc-

评论(1)
热度(18)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