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818少年一期与审神者的爱恨情仇

【还有两天就就任一周年了!】
【我还以为自己会每年8.18更的……】
【还是那个力量值爆表的审神者。】
【真的不想给审神者取名字】
【幼体一期】
【打刀全员ooc……】
【这个本丸有毒】

话说审神者正在日常调戏鸣狐的时候,第一部队队长山姥切国广啪——的一声推开审神者房间的门,气也不喘,拉起审神者往外走。
“一期一振来了。”
审神者赶到本丸门口时,看见的就是藤四郎们围着一个比他们还矮一截的小正太,一个个“一期哥、一期哥”地叫着。
——真是的,叫我哦尼酱叫的都没那么甜。
“大家乖。”
那个小小的一期一振踮起脚摸着藤四郎们的头,笑得如春风般温和。
——哇!小正太啊!不愧是粟田口家的,又是一棵好苗子。
“hello,可爱的小草莓,让哦尼酱抱抱~”
审神者一脸猥琐地插进藤四郎中间,蹲下身子抱起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乖巧地勾住审神者的脖子,坐在她怀里,朝她微笑。
“哇,小草莓真是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啊。”
抚摸着一期一振柔软的短发,审神者心里乐开了花,这孩子又乖巧有可爱,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的。
呵呵,你就等着被打脸吧。

自那以后,审神者整天过着和一期一振玩耍、调戏鸣狐的糜烂生活,不仅连续几天把事务全部丢给长谷部,而且其他刀剑都没怎么和她讲上话。
本丸大门口——
那个被白色被单裹住的身影已经坐在那里两天了,挪都没有挪过,仿佛成了一尊雕像。
堀川拍拍失宠多年的山姥切的被单上的灰尘,叹了口气。
“兄弟,人要看得开。”
山姥切点点头,站起身,拉低戴在头上的被单,离开了。
我怎么觉得他刚刚的眼神带着杀意呢……堀川看着他沉重的背影,这样想到。

幼年一期一振在走廊里被山姥切叫住了。
“喂!你!”
由于一直被审神者缠着,一期一振并没有和多少刀剑讲过话,只认识自家弟弟、小叔叔和第一部队带他回来的几个人。
眼前高大的身影带着杀气,一期一振低着头,怯生生地问:“什么事?”
“过来。”
仿佛相信他会跟着一样,山姥切说完就转身向前走去,事实证明一期一振确实乖乖的跟过去了,唉,小孩子就是好骗×
山姥切带着一期一振去了打刀房间。
“带来了。”
抓着他的后领把他往前一推,一期一振立马掉进了一圈凶神恶煞的打刀之中。
“呵呵呵,正太是吧,很萌是吧,就凭着这张脸去勾引主上,啊~!你知不知道,主上从来都不看我一眼,就因为这身黄金盔甲被她嫌弃成脆皮炸鸡!明明我才是高贵无上的真品!”
粉色长发的黄金圣斗士一脸狰狞。
“哟,一期小弟,仗着自己是正太了不起哟!我当初跟你一样小小只的时候主人也很疼我的,你看现在,她鸟都不鸟我,小心步了我的后尘哟!”
一期一振觉得脑袋上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着。
“这小子哪里可爱了,我觉得我才是最可爱的!”
少年翘着二郎腿欣赏着自己涂成鲜红色指甲。
“可惜了,主上不喜欢你。”
“哈?安定你找死是吧!”
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作为最帅气最流行的本大爷,怎么能让你得宠。”
黑色长发的男子手里拿着一面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脸蛋颇为满意地笑着。
“主是爱我是主是爱我的主是爱我的……”
隐藏在角落里的男人虔诚地双手合十,祈祷一般重复着这句话。
一期一振觉得这群刀疯了。
“我带你来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你,审神者喜欢的,只是你的这副皮囊罢了。”
相对而言,山姥切似乎正常一些。
“还有,不要以为在这里可以不劳而获,既然是刀剑,就背负起刀剑的命运。”
一期一振表示我也对主殿说过想出阵,可是她死也不许啊,我很无辜的。
“我们可以帮助你。”
一个笑的很温和的男人为他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我们帮你逃出那个女魔头的手掌心,带你出阵。”
一期一振用力地点点头,对歌仙的好感度up。

于是,在一个审神者不知道的夜晚,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带着一期一振溜出了本丸。

“啊————我家小草莓不见了!!!!”
翌日早晨,审神者的一声大吼划破了黎明的沉寂。
审神者抓狂地跑进跑出,把地板踩得咚咚响。
“主上大人请冷静。”
然而小狐狸更加不冷静,在鸣狐身上爬上爬下。
——卧槽我家侄子呢!!!!
“一期一振可能只是出去玩了,别担心。”
蜂须贺虎徹用手指梳着他的长发,被吵醒后的脸色有些不爽。
“万一掉进坑里怎么办啊!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啊!我家小草莓那么可爱,一定会有人对他图谋不轨!啊啊啊啊!不行!我要出去找他!”
审神者刚想冲出去,就被突然出现的一群打刀拉住了,长谷部和和泉守一人一边抱着她的大腿,宗三拖着她的手臂,歌仙抱着她的腰。
“本丸离不开你啊!请主上三思啊!”
“万万不可啊!主!”
“主!你要相信一期一振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审神者挣脱不开束缚,只得放弃,“山姆,你给我去把小草莓找回来。”
“是。”
众打刀:计划成功。

与此同时,合战场。
大和守安定拉着一期一振的手,开始对他进行思想控制。
“一期小朋友,我跟你讲,其实审神者这个人非常的猥琐,他不仅用武力威胁你小叔叔做人体模特还企图强bi他,balabalabala……”
“对对,而且她这个人啊,特别污,你有没有看见过他房间里藏的小黄本,有几大箱,balabalabala……”
加州清光在一旁添油加醋。
尽管一期一振还是幼年体,但心智还是很成熟的,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也大体知道了审神者的性格——天底下劳资最屌,谁敢违抗我!比如这样。现在他不反抗她也是因为知道两人的实力差距,自己这幅样子根本打不过她,所以当打刀们提出帮他逃出来时他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所以他觉得这俩人的话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于是,在战斗的同时,一期一振也在想着,该怎么应付审神者这个人。

一期一振不在的日子,审神者茶饭不思,只有鸣狐的腿可以安慰她。
她整天躺在鸣狐的大腿上,唉声叹气,日渐消瘦。
鸣狐已经通过山姥切知道了一期一振的去处,自然不会担心,但他也不能对审神者说,这也是为了自家侄子好,现在就先勉为其难给审神者提供几天膝枕好了。
鸣狐一下一下抚摸着躺在自己腿上的人的头发,思绪飘到了千里之外。

然而,这样和平的本丸,将在一星期后迎来终结。

评论
热度(32)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