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818本丸那个常年赖着不走的食客·前篇

【一直很想玩玩天下一振这个梗】
【设定差不多就是老年人,有作为天下名剑的自信。】
【说实话我不懂历史……】
【审神者名字叫柯尔,显然不是全名,我不会取外国人的名字……啊一不小心暴露了审神者是真·欧洲人。】

本来是个和平的清晨,除了所有人早已习惯的审神者和一期一振吵架的声音。是的,应该是这样的。然而……
“大事不妙了!主上大人!鸣狐出事了!”
鸣狐随身带着的小狐狸蹬着两条小短腿,飞快的从长廊一头跑来,尖锐的声音一路吵醒了睡懒觉的刀男。
正在和一期“讨论”该不该单独让短刀去远征的审神者脸色一变,回头问道:“发生什么了!鸣狐怎么了?”
“大事不妙啊主上大人,刚刚鸣狐去锻刀房完成日课的时候,锻出了一把不得了的刀啊!现在那位大人正缠着鸣狐不放呢!”小狐狸急得跳脚。
“什么不得了的刀,我们啥都有了还有什么不得了的刀?难道是大典太?不可能啊现在又没有限锻活动。”一边说,审神者跟着狐狸向锻刀房走去。

“叔叔大人!哦!真的是叔叔大人!没想到居然还能看见你,我好感动啊!”
审神者跨进门,看见的就是一幅这样的画面,一个水蓝色长发的男性侧对着她,握着鸣狐的双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他,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鸣狐也望着对方,表情里是抑制不住的惊讶。
注意到她,男子缓缓转过头看向她,审神者呆住了,那人的脸长得和一期一振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那倾泻而下的蓝色长发和更加华丽的衣着,仔细一比较,那人的身高也比一期高出大半个头,最特别的,是他那赤红的眼瞳,仿佛散发着能将人灼烧的光。
——卧槽卧槽那是谁!难道是鸣狐的老相好?一期一振的克隆体?不不,是兄弟吧,不对啊,一期的兄弟不都是短刀吗?那么高的短刀你逗我呢!难道说是前世的一期一振的鬼魂,有什么心愿未了所以找到这里来了要带走我家鸣狐?不行不行,不管怎样他肯定对我家鸣狐图谋不轨!
想到这里,审神者的身体就行动起来,她一个箭步窜到鸣狐身前,分开两人,像护小鸡一样张开双臂护在鸣狐身前,抬起头望着那个人:“你是谁?要对我家鸣狐做什么?”她特地加重了“我家”这两个字。
他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姑娘你真是狂妄,敢对我这么说话。”
这个笑声莫名地让审神者想起了三日月,而后他继续说道:“在我报出姓名之前,小姑娘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身份呢?”
审神者皱皱眉,戒备的盯着他,那人带着微笑,温暖的红色瞳孔却是丝毫感觉不到温度,甚至让人觉得冷冰冰的,与那个正宗的温柔版一期一振完全相反,审神者的潜意识告诉她:这人很危险。
“我叫柯尔,现在担任审神者一职,是这里的主子。”
“我是吉光一生最得意的作品,天下一振。”男子微微扬起了下巴,对于自己的身份非常骄傲。
一直站在门口观望的一期一振终于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默默地缩缩身子,躲到门后,捂住了脸。
——天哪居然真的是我自己,虽然我失忆了没错但是真的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太霸气了无法直视怎么办,话说他哦不我,还是他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不科学啊!我们两个人,不对,刀,同时出现真的好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吗?
“天下一振……”
对一期一振的经历略有了解的审神者歪着头看向只露出半个脑袋看向他们的一期,对方也无辜地看着他,很为难的样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说你是审神者?真是可疑的身份。”天下一振虽然神情有些戒备,却依然非常镇定。
“这里是本丸,审神者是我的职业,就是召唤刀剑男士清理溯行军,维持正常的历史轨迹的人,不是什么可疑的职业。”审神者被政府强迫背诵的职业手册第一次派上了用场。
“哦,那么现在是什么时代呢?”
“现代。”
天下一振不解地看着她。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倒是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照理说我不应该锻造出你才对。”审神者瞥了眼一期一振,这两个人本应该是一个人,只是天下一振被焚毁后重新被打磨成了一期一振。
天下一振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一期一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也是审神者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除了微笑和冷漠之外的表情,但他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嗯……”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当时我正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突然看到了前方白色的光芒,就跑了过去,到了近处光芒实在太刺眼我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鸣狐叔叔。”他绕过审神者,握住了鸣狐的双手,“叔叔大人!是我们之间的羁绊召唤我来这的啊!”
鸣狐看这情况抽回手也不太好,尴尬的点点头,其实刚来本丸的时候,他也曾想过再次与天下一振见面,只是后来一期来了之后他就断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现在,那个人,莫名其妙被自己锻造了出来,和一期一振同时站在了自己面前。
“够了你这个痴汉。”审神者一把拉开天下一振,顺势抱住鸣狐,“鸣狐小天使是我的!”
他望着审神者看着自己的吃醋的小眼神,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姑娘真是什么都敢说呢,你是这里的主人,当然都是你的。”
审神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个天下一振,还挺会说话的嘛,比起某草莓好多了。
一期一振捂着脸抽泣起来,这人真的是我吗,为什么就这样把小叔叔送出去了啊!
“小姑娘,我饿了,你这有没有什么吃的啊。”天下一振一直带着那个冷漠的微笑,这是令审神者最不满意的地方,“唉,之前走了那么久一点东西都没吃,真是佩服我自己。”
——你这么厚颜无耻我也很佩服你。话说天下名剑真的都这么贱吗?
莫名联想起本丸某老年人的审神者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往外走去:“嗯,走吧,我想光忠已经做好早饭在等着我们了,正好把你介绍给他们。”
“他们?”天下一振走在审神者身侧,他不习惯跟在别人后面,“哦,你是说其他刀剑吗?那真是太好了,能见到熟人也说不定呢。”
跟在他们俩身后的一期一振和鸣狐互相交换着眼神,一是赞叹于审神者和天下一振两人飞快的接受能力,二是为接下来的进展担忧,这个天下一振跟一期一振差别真是太大了,这让他们的侄儿、弟弟如何是好啊!
然而一期一振心里多了一份疑惑,这个曾经被奉为超越天下五剑的名刀会怎么看待如今的自己呢?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过多地在意自己,看见自己也只是略微表现出了惊讶,想必现在自己这副褪去了往日荣光样子只会让他觉得羞耻吧。

“主上,你可来了,早饭都快凉了。”餐厅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睡懒觉的还没吃完早饭,正忙着收拾餐具的光忠看见审神者,扭过头招呼到,“还剩下一些粥,主上自己到锅里盛吧,我这里腾不开手。”
“哦,你忙吧,我自己解决就好。”拿了四只碗盛好粥,端到一只空着的桌上,审神者奇怪地看向一期一振,“一期一振?”
对方像是没有听见,沉默的低着头。
“喂!小草莓!”审神者走到他面前大声说道,“你想什么呢?平常不是很积极拿碗拿筷吗?今天怎么焉得跟烂菜叶一样了。”
“哦,啊?”一期一振突然惊醒,都忘了吐槽那诡异的比喻,取了四双筷子分给其他人,拉开椅子径自坐下吃起早饭。
鸣狐拍拍他的肩膀,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在沉默中端起了那碗粥,对于一期一振的困扰他还是比较理解的,现在就看那个天下一振打算怎么做了。
“抱歉呐,没有什么好的来招待你,凑合着吧。”审神者坐到鸣狐对面端起了碗,一大早发生那么多事她真的饿死了。
天下一振坐到最后空下来的一期一振对面的位子上,闷头吃起早饭,他真的饿了,虽然他自己也觉得有饥饿感本身就很不可思议。
“诶?主人,这人是谁啊?新面孔诶!”
吃到一半,一个金黄色的脑袋探了过来,围着天下一振转个不停,仔仔细细地把他看了一圈。
“今天早上新来的。”审神者可不想暴露天下一振的身份来让狮子王打扰她安闲的早饭时间,随口忽悠道,“等会介绍给你们。”
“哦,好吧。”狮子王没有太在意,一溜烟跑去光忠那找吃的了。

审神者吃完早饭,就把本丸所有刀剑召集到了一起,就连即将出阵的第一部队都延后了行程。
“这是什么事啊?审神者那种人都会这么正经。”刚涂好指甲的清光一边吹着没干的红色指甲油,一边嘟哝着。
“不正常,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安定一直盯着审神者旁边的天下一振,他预感暴风雨要来了。
“天哪!那个人怎么和一期哥长得一模一样。”藤四郎短刀们聚成一团,偷偷瞥着天下一振。
三日月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天下一振,感应到他的视线,他朝他笑了笑。
“肃静——”审神者咳咳嗽,大声喊到,顿时,刚才还在叽叽喳喳的刀剑全都安静了下来。
“嗯——”她想了想措辞,说道,“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人,啊,因为他比较特别,所以现在正处于观察期,大家和他相处的时候都小心点。”
审神者说完,天下一振惊呆了。刚刚还以为她要多么隆重地介绍自己,结果被她说得像是传染病患者一样,什么观察期,真是够了!
其他刀剑也一头雾水,审神者完全没有抓住重点好吗。
“我的名字是天下一振,是吉光锻造出的最伟大的太刀。”在天下一振自己报出名号之后,刀剑们又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全是围绕名望赶超天下五剑的天下一振,有时也会带上一期一振。
“肃静——”安静下来之后,审神者说道,“嘛,反正就是这样了,你们应该知道,锻造出他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我会将此事报告政府,在政府做出判断之前,他暂时住在这里,因为暂时还没有弄清楚他对你们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所以大家都注意点,有什么情况跟我说。”
众人点头答应之后,审神者调整了一下第一部队名单,安排了今天的工作后,会议就结束了。

“御前大人!”
审神者刚想带着天下一振转一圈,三日月就拉住了天下一振的衣袖,一副楚楚可怜地神色,让审神者都吓了一跳。
“哦,宗近啊。”天下一振拉住他的手,放到自己掌心,含情脉脉地看着三日月的眼睛。
“御前大人,终于又见面了。”三日月的眼中闪着莹亮的泪光,让他本来就美丽的眼眸更加闪耀动人。
“宗近,在这里过得好吗?”天下一振把三日月拉到自己怀里,抚摸着他发际金色的流苏。
“嗯,很好,只是经常想起您。”三日月靠在天下一振胸口,眼睛微微闭着。
“咳咳……两位……”虽然喜欢看搞基,但是画风突变的少女版三日月还是让审神者受了不小的刺激,她半天才反应过来,咳咳嗽提醒沉浸在两人世界的夫夫他人的存在。
被审神者拉着无法脱身的一期一振也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他也知道自己过去和三日月的关系,可是三日月从来没在他面前提过这些事,现在看着他和过去的自己情意绵绵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不好意思。”两人一下子惊醒了,放开彼此,可是三日月依然含情脉脉地看着天下一振。
“宗近,我会去看你的,等我。”天下一振握着他的双手,承诺道。
三日月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审神者觉得一路上背后都被一个老年人盯着的感觉真是不好,尽管她知道他看的是旁边的天下一振。

“总之就是这样,这里是你住的地方,一期一振就住在你旁边,有什么事情就找他。”参观完本丸,审神者把天下一振安置在了一间空房里。
“三日月住在哪?”
“额……”——你就那么爱他!“就在走廊那边转过弯第一间。”审神者指着走廊尽头说道。
“嗯。”
看着天下一振那看着走廊尽头仿佛就能看到三日月的眼神,审神者开始为爷爷的贞操担心,虽然她并不觉得爷爷有什么贞操可言。
“那我去忙了,一期一振你留在这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审神者安顿好天下一振,就想溜回房间找鸣狐调情,顺便找了个好理由把一期留在这,“我走了。”
她说完便一溜烟跑了,机动堪比短刀,一期一振都没来得及叫住她。
之后,被审神者留下的两个简直是克隆体一般的男人互相看了很久才打破这尴尬的处境,一期已经预感到了他今后的生活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现在,他只希望政府快点把这个天下一振弄走,虽然说不上讨厌,但是这个过去的自己身上有着让自己很不舒服的地方。

评论(4)
热度(87)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