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818本丸那个常年赖着不走的食客·后篇

【QUQ真的写不出心灵鸡汤】

距离天下一振来到本丸已经过去了三天,审神者送出去的报告书还没有收到回复,所以,现在,天下一振依旧以本丸临时客人的身份每天大摇大摆地蹭吃蹭喝,既不用干活也不用上战场,过着养老一般的生活,甚至在发现两人的共同兴趣后还和审神者的关系好了起来,有事没事就和次郎一人两刀聚在一起喝酒聊人生,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不过,让一期一振疑惑的是,他从来没有和他谈过,明明是过去的自己,一期一振却完全摸不透那人在想什么。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晚饭后,他找到了正坐在走廊下赏月的天下一振。
他默默地站在他身后,他知道,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坐下吧。”和一期一振一模一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一期坐到他旁边,跟他一样抬起头看向天上的那轮弦月,月色朦胧,时常被阴云隐没,不见身形。
“嗯?”在天下一振的提醒下,一期接过对方递给他的茶,暖暖的温度从茶杯传到手心。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天下一振首先提起话题,“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能感觉到,你内心的波澜。”
他说对了,一期一振这几天内心很不平静,以至于审神者都发现了他经常犯错,干脆连续两天没让他出阵。
“这很正常,对你来说一个陌生的自己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天下一振褪去平日的傲气,声音低沉,缓慢地说道,“我也迷茫着,作为刀却拥有了身体,自己出现在这里到底对不对,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应该出现……”
一期一振低下头,看着茶杯中一片茶叶的眼睛逐渐失去了焦距,他轻声说道:“没有的事,您的出现只会让她高兴才是,她一定更喜欢强大又美丽高贵的您而不是只会和她吵架的我。”
“一期一振。”他第一次叫这个未来的自己的名字,“如果你有选择权,你愿意来这座本丸吗?”
一期一振沉默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会选择作为一把刀永久地沉睡下去,还是接受审神者的召唤拥有实体为修复历史而战。
“战斗是刀剑的使命。”他的声音很小,明显底气不足。
“无关战斗。仅仅是你自己的意愿,你会如何选择。”
他会选择来本丸吗?他完全可以不受人体的情感的折磨永久地沉睡下去,但是,这就是他想要的吗?来到本丸,他与弟弟们重见,他成为了一个作为人的一期一振,而不是冷冰冰的刀刃,是审神者赋予了他实体,尽管他经常和她意见不和,但是他依旧尊敬那个把本丸事务打理地井井有条的她。
“会的,我还是会在这里。”他抬起头看着天下一振即使在夜色中也闪耀着妖冶的红色的眼睛,语气坚定。
“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真是太好了呢。”天下一振笑了笑,笑容苍白无力。
“我的未来,能成为你这样温柔的人,也许也不错呢。”天下一振放下茶杯,站起身,往房间走去。
一期一振看着那高大却寂寞的背影,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承认了自己,变得不再华丽,甚至弱小的自己。

是红色。
比鲜血更加红。
满目赤红刺得人睁不开眼,闭上眼睛,陷入无尽的黑暗,而睁开眼,又会被烈焰灼伤。
很快,皮肤感受到了那滚烫的温度,熟悉而陌生的恐惧感再度袭来。
烈火似乎已经蔓延到自己身上,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烈焰窜上身体。他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由灼烧的疼痛感和恐惧感蔓延至全身,睁大的眼睛映着一片火红,眼中流不出一滴泪水。
“一期哥!一期哥!”
一阵吵吵闹闹之中,一期一振被摇晃着他的身体的弟弟们弄醒了。
“一期哥,都已经八点了哦。”乱已经坐到了他被子上,弯下腰凑近他的时候,长长的头发扫到他脸上,痒痒的。
“原来连一期哥都喜欢睡懒觉。”厚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观一样,非常兴奋。
“真是的,一期哥再不起来,大将又要骂你了。”
“大将已经说了一早上了……”被后藤吐槽了的信浓吐吐舌头。
“一期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好白。”
“抱歉,我没事。”尽管被药研看出了一些,但还是不想让他们担心,一期一振朝药研无力地笑笑,爬起身,叠好被子,被弟弟们簇拥着洗漱完毕,走出房间。
“哦,早啊。”
没想到吃完早饭就在走廊里遇见刚起床的天下一振,一期一振还在想着昨晚的梦,等到对方走到自己面前他才注意到。
“抱歉,天下一振殿下。”
他低着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憔悴的面容。
“不用这么生疏,既然他们都叫你一期,那你就叫我振哥好了。”
“谢谢,好的。”
“啊,我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么有礼貌的人的,真是可怕。”
“可怕?”
“明明是同一个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性格。”天下一振摸着下巴想了想,“我只是在想像我这么傲气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副温和谦恭的样子。”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期一振问道:“您还记得些什么呢?”
“红色的烈焰。”天下一振微微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最后一刻的记忆,“看不见其他兄弟,只有一片红色裹着我的身体,慢慢的,我的意识就消失了。”
——和梦中一样。
一期一振低下头,本以为能把两人的记忆衔接起来,结果还是无法知道那场火灾的真相。
“一期。”这时,鸣狐的狐狸叫了他一声,他回过头,“主上大人吩咐了,今天你的任务是和三日月大人、鹤丸大人、骨喰和鲶尾一同去远征,请快点准备,一小时之内在外面集合。”
“是。”一期一振答应道。
“那么我去准备了,再见。”向天下一振道别后,一期跑向房间,为远征做准备。
“不要为难他。”是冷冷清清的鸣狐本人的声音。
“是,叔叔大人。”天下一振笑着看向鸣狐,“叔叔大人今日依旧公务缠身吗?”
“鸣狐等会要出阵,但是今天主上大人有空,她一定又会去找次郎他们喝酒吧,真是糜烂的生活。”小狐狸代言道。
“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先告退。”一欠身后,天下一振朝着次郎的房间走去。

“哎呀,次郎啊,你说现在政府的办事效率怎么越来越低下了,我的报告书都过了四天了还不回复。”
地上凌乱地铺着瓶瓶罐罐,审神者手里拿着酒瓶子,和次郎一起坐在地上,一手撑着地,一手举着瓶子往嘴里倒。
“嘛,主上你急什么,你很想那个天下一振走吗?”次郎晃了晃喝光的酒壶,丢到一边,又打开一坛新的。
“倒不是。”审神者放下酒瓶,摸着下巴想了想,“其实我还蛮中意他的,虽然一开始要跟我抢鸣狐,但他实际上完完全全只喜欢三日月嘛,而且和我性子也蛮合得来,和那草莓完全不一样。”
“这话要让一期听见了,他又要和你吵起来了。”
“唉,这孩子是不是叛逆期啊,就那么喜欢和我吵架。”
“主上,人家作为刀都已经活了千年了,你才是叛逆期吧。”次郎毫不留情地吐槽道。
“啊……哦……不要在意小细节。”
两人一时无话继续专注地喝酒时,门被推开了。
“哦,兄长,你回来……”次郎抬起头,才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太郎。
“偶尔也想喝喝酒。”天下一振笑了笑,毫不拘束地坐到地上,拿过一壶酒,拔下塞子倒了点在盘中,扬起头一口气喝了下去。
“振哥,你这不是偶尔了好吗,喝太多酒对老年人的身体不好哦。”已经一起喝过几次,次郎可以说是天下一振在本丸里新认识的最熟的人。
“呵呵,所谓老当益壮嘛。”天下一振笑笑。
“这个成语不是这样用的吧……”来自审神者无情的讽刺。
“哈哈哈哈,你们就那么喜欢找我茬吗。”
“这叫吐槽。”
“哈哈哈哈,主上真是毫不留情。”见审神者依旧抓着天下一振不放,次郎夸张的笑了起来。
“够了次郎,你的笑声太魔性了我都想笑了。”审神者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眼次郎,用胳膊肘戳戳坐在旁边的天下一振,“振哥,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
“嗯……”天下一振想了想,笑着回答道,“就是觉得好久没有锻炼了,骨头都懒了。”
“哦?是吗,手合场走起!”
“改日吧,我才刚坐下来,还没喝够呢。”拦住几乎想站起身的审神者,天下一振又拿起了酒瓶。
“柯尔,政府还没回复你吗?”天下一振突然问道。
“啊,还没啊,怎么?”
——害怕自己再这么待下去会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热闹的像家一样的却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没什么。”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对本丸产生依恋之情的天下一振往嘴里猛灌下几口酒。
“哎,其实我已经决定了啊。”审神者两只手撑在身后,弯着身子朝天下一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不管政府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把你留在这。”
天下一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眼前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居然就这样随便地说出了这么严肃的话。
“我这个食客哪里值得你这么做啊。”他很快恢复镇定,叹了口气。
“当然值得,你让我的cp观从三日鹤变成了天下三日,天下一期,为了付责任,你必须留下来啊。”
“噗。”居然是这样的理由,天下一振不顾形象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主上真是一直这么直爽,所以我才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次郎捶着地,笑的直不起身。

与此同时,远征部队中。
——骨喰和鲶尾也就算了,为什么主殿要安排我和他们两位远征啊。
一路上,一期一振一直在意着三日月和鹤丸。
“一期哥?喂,一期哥你在听吗?”眼前黑色的呆毛努力的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抱歉,鲶尾,怎么了?”他终于注意到一直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鲶尾,抱歉地笑笑。
“真是的,我都说了两遍了嘛。”一直被无视的鲶尾骨气腮帮子,生气的扭过头,不再理睬一期一振。
“不要在意,兄弟。”骨喰拍拍他的肩膀,“一期哥最近那么累。”
“我倒是觉得能和以前的自己见面没什么不好啊,说不定还能找回记忆,尤其是那个自己还那么帅气高贵。”鲶尾歪着脑袋回忆着天下一振的样子,突然兴奋起来,“你说以前的我们会不会也来到本丸啊!”
骨喰愣了愣,弹弹他的额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低着头轻声说道,“我倒是不希望他来。”
鲶尾按着被骨喰弹的地方,大眼睛朝他委屈地眨了眨。
“是啊,这可不是什么惊喜,一期的心里有多纠结,我们是绝对想不到的。这种体验也许还是不要经历比较好。”鹤丸回过头朝他们说道。
“过去的也许就应该让他过去。”走在鹤丸旁边的三日月看着前方,慢慢说道。
“三日月不是很想见到那个人吗?”骨喰问道。
“是的,能与那位大人重见,我非常高兴。只是,偶尔也会觉得,也许在记忆中存在的更好。”他看着骨喰的眼睛,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人。
“但是我果然还是比较希望能和以前的人再见一面啊,就算不是自己也好,至少让我弄清楚历史的真相嘛。”鲶尾抱歪着脑袋,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件事。
“那你想知道的话,去问天下一振不就好了,他应该知道你的过去。”骨喰两只手交叉着抱在胸前,低着头。
听出骨喰语气中的落寞之情的鲶尾扭过头,看着那被白色短发遮住的侧脸,发丝下,黑色的失落的眼睛若隐若现。
“果然还是算了吧!现在和兄弟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不也挺好。”他笑着勾住骨喰的肩膀,把自己的重量压在他身上,被对方和往常一样推开后,他笑嘻嘻地黏在他身边,肩并肩走得更近了。
“一期啊,你看你弟弟都看着这么开,你还纠结什么呢。”鹤丸熟络着一手搭上一期一振的肩膀,像个长者一样开导起来,“你看天下一振又不是什么特别恶劣的人,过去的他不记得你,现在的你也不记得他,就算是同一个人,记忆也完全不一样,性格就更不用说了,那完全就不用担心他抢了自己的位置嘛!”
“鹤丸殿下一直都能把问题看得那么轻佻,真好。”一期无力地笑笑。
“而且你站在他的角度想想。”鹤丸收起笑容,严肃起来,“如果是你,带着完全不适应的实体突然去到某一个未来,那里有一个未来的陌生的你,那你会怎么想。”
一期一振抿着嘴唇,不知如何回答,这些日子他一直在考虑自己,自己应该如何看待天下一振,自己在天下一振看来是否合格,自己究竟会不会被其取代……竟然完全没有想过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他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本丸,被告知这里已经有了一个一期一振,而自己本不应该出现,他会怎么想。
安静的只剩下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的声音,没有人去打扰一期一振的思考。

在天下一振来到本丸的第五天,审神者从政府受到了回信。
“……如果方便,请把天下一振送至政府部门做全面检查以确保他的安全性,结果将于检查后三日内告知审神者,如无异议,请将天下一振交给狐之助。”
审神者在天下一振和政府派来送信的狐之助面前读完了信,移狐地盯着身前摇晃着尾巴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的狐之助。
“我会去的。”天下一振叹了口气,说道。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一把刀而不是一个人。
“嗯。”审神者点点头,转而把狐之助拎到与自己视线同高处,眯起眼睛看着它,“不要对天下一振做什么危险的事,不管结果怎样,七天之内,我要看见天下一振完完整整地回到我本丸,否则,被怪我拆了你们的政府,你们应该知道,我有这个实力。”
“审神者,请您冷静一点,拆了我们政府对您也没有什么好处。”狐之助表面上丝毫没有被她吓到。
“哦,是吗。”她露出一抹危险的微笑,“那就随便你了,但是记住一点,我,柯尔,说到做到。”

在天下一振被带走后的第六天,本丸外面的一阵敲门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个熟悉的蓝色长发青年站在门口,笑着接住扑向他的少女,轻声说道:“主公,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63)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