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818粟田口大哥争夺战·前篇


粟田口的短刀们一开始看见天下一振的时候,就秘密召开了一个小会议。
乱(๑•̀ω•́๑)他看起来好严肃,不会很凶吧。
厚Σ(°Д°;诶?他不应该什么都跟一期哥一样吗?
后藤(-ι_- )厚你是笨蛋吗,他跟一期哥长得都不一样好吗。
秋田(。•́︿•̀。)那怎么办?他欺负我们怎么办?
前田ಠoಠ 他要是欺负我们,我就告诉一期哥。
平野(T▽T)可是我觉得一期哥打不过他呀。
信浓(๑>︶<)و大家怎么能这么不相信一期哥,一期哥一定会收服他的!
博多( ̄~ ̄;)只要不妨碍我做生意,一切好说。
药研´_>`好了好了别闹了,先观望一阵再说。
于是,短刀们对天下一振的感觉一开始就不怎么好。
但是,其实我们振哥是非常喜欢正太的,甚至喜欢到了溺爱的地步。以至于审神者将他评为超越了本丸第一弟控草莓哥哥的终极正太控。但一开始,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事情要从那次闹得沸沸扬扬的粟田口大哥争夺战说起。
——那是不久前的一个傍晚
刚刚做完内番的乱正打算去浴室泡个澡好去吃晚饭,而就在去浴室的走廊上,刚要转过拐角之时,他听到了一阵抽泣声,他探出脑袋张望了一下,那声音,正是粟田口正牌兄长一期一振发出来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又是在和审神者吵架,但是躲在角落里偷看了一阵,他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
一期一振侧对着他,低着头,眼睛红红的,眼角还含着泪珠,乱表示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一期哥,那个罪魁祸首嫌疑人——审神者——站在他对面。
“哟哟哟,小草莓,又被振哥欺负啦,真可怜,啧啧啧。”审神者一如既往地用嘚瑟地语调嘲讽着一期,但手上却递给了他一块干净的手帕。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接过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
乱躲到墙壁后面,消化着剧情进展。
——所以惹一期哥哭的并不是主人,而是那个天下一振,不行,要告诉大家!
打消了洗澡的念头,他飞快的往粟田口短刀的房间跑去。
“不好了不好了!”乱大喊着跑进屋,果然基本全员都在,正凑了两组玩审神者最近送给他们的大富翁,此时齐刷刷地盯着他,“一期哥被天下一振弄哭了!刚刚我正要去洗澡的时候看见的!一期哥哭的眼睛都肿了!肯定是天下一振干的!”
“什么!那个天下一振居然把一期哥弄哭了!我要去揍他!”听完乱添油加醋的叙述,厚第一个跳了起来,差点连棋盘都掀翻,拔腿就想往外跑。
“我也去!居然把一期哥弄哭!不可原谅!”后藤紧随其后。
“冷静一下。”药研拉住了几乎走到门口的两人,“乱,你怎么知道是天下一振干的?”
“主人说的!这次她居然没和一期哥吵架!反而在安慰他的样子。”
药研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推推眼镜:“你们觉得大将的话可信吗?”
一片寂静——
你们的大将知道了会哭的哦!
“可是我亲眼看到了!一期哥在哭!哭的可伤心了!”乱急得跳脚。
“一期哥从没有哭过,此事必有蹊跷。”平野托着下巴,眼睛不离棋盘,沉思着。
“我觉得和天下一振脱不了关系。”信浓盘着腿,怀里抱着五虎退的一只老虎,正顺着它的毛,“可是我们打不过天下一振呀。”
“突击!”出阵经常嚷嚷着突击的厚终于打算把突击付诸实践了。
“这样不太好吧,天下一振先生怎么说也是一期哥啊。”秋田弱弱的反驳。
“我才不相信他是一期哥!一期哥那么温柔!”后藤情绪激动,几乎把秋田吓了一跳。
“可是……可是……一期哥会生气的。”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缩着身子。
“不管了!”厚宣布道,“今天晚上我要发动袭击!要加入我的举手!”
“我!”后藤毫不犹豫。
“我也!”乱也举起了手。
药研也默默地举起手。
“诶?药研,我以为你会反对的。”
“我反对有用吗。所以我是去看着你们,不让你们捅出什么篓子啊。”药研一脸无奈。

晚饭时,粟田口短刀依旧对一期一振很热情,对天下一振也保持着一贯的不冷不热的态度,谁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当夜,月光明媚——
“下面进行一个简短的作战会议。”深夜,当所有房间的灯都熄灭之后,粟田口短刀房间悄悄点起了一支蜡烛,厚、后藤、乱、药研四人围成一圈,低声细语。
“首先,厚从窗户潜入天下一振的房间,确认情况后我们跟进来,然后把天下一振绑起来搬回我们房间逼供。”后藤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脸色在烛光的映衬下格外惨白。
“没问题!交给我吧!”厚握紧拳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嘘,别把大家吵醒了。”药研拿起本体,“走吧。”
“万一天下一振察觉了怎么办?”乱表示不安。
“额……”
“嗯……”药研想了想,“就说我们起来上厕所走错房间了。”

而此时,天下一振和三日月刚刚做完夜间运动,睡下没多久,完全不知道房间外已经埋伏了四把短刀。
“突击——”厚轻声说完,就从打开的窗户纵身跃入了天下一振的房间。
房间里漆黑一片,适应光线后,厚检查了一遍情况,没有异常,天下一振正睡着,只是……为什么三日月在他旁边……
厚有点不忍直视天下一振搂着三日月呼呼大睡的场景。
他默默地从窗户里翻出去,报告了情况。
“哦,因为他们以前是夫妻嘛。”药研解释道。
“那怎么办?”
“把三日月也捆回去。”
“后藤你疯啦,这事跟他又没关系。”
“那就别管他了,绑着天下一振就溜。”
“了解!”
确认完策略,四人一起潜入了房间。
乱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示意厚来帮他提起天下一振搂着三日月的手,厚轻轻地提起天下一振的手臂,不料就在这时,天下一振挣开了他的手,反而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吓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其他人也吓得不轻。
可是天下一振还是睡得死死的。
“力气好大。”厚用尽力气也无法挣脱天下一振。
“厚你别动,我把他连你一起捆起来。”乱说着就把绳子拉开,伸向天下一振。
“乱!乱!你你你疯啦!”厚几乎想叫出来,惊恐地看着一步步走近的乱。
“别动哦。”
然而,就在乱把绳子扣到天下一振另一只手上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
天下一振反手抓住了乱的手腕,往自己身边用力一扯,辛亏乱反应迅速,才没有摔在天下一振身上,他一只手撑在天下一振脑袋旁边,另一只手被紧紧的拉着,长发几乎垂到天下一振脸上,他不得不努力扬起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正面对着天下一振,乱看着那副熟睡的表情总是有他下一秒就会跳起来的错觉。
“卧槽!他真的睡着了吗?”后藤嘟哝着,“这恶作剧比鹤丸还厉害。”
“快来帮忙啊!后藤!”厚一直在努力挣脱天下一振的手,但是就像粘了胶水一样,怎么都甩不下来。
后藤从乱手里拿过绳子,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了,这该从哪里绑起呢?
“脖子!脖子!”乱小声提醒。
——会勒死他的吧……
后藤犹豫着,最后还是伸向了天下一振的颈部。
“啊——”一声长长的喘息吓得后藤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卧槽吓死我了还以为是有鬼在叫。
他再次伸向天下一振。
“啊~亲爱的~”
眼前熟睡着的天下一振突然柔声说了句梦话。
——天哪太恶心了!这人在做什么春梦啊!怎么会有人睡觉都能睡得这么厉害啊!
“我……”后藤收回绳子一步步后退,“不行了,我帮不了你们……对不住了,兄弟!”
说完,他飞快的从窗户里钻了出去。
“药研~”
最后一根救命草推推眼镜,叹了口气,跟随后藤的步伐,从窗户中逃走了。
突击计划——失败——
“厚,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这样的人。”乱呜呜咽咽地,装作哭出来的样子。
“唉,没办法,只能我们俩自己解决了。”
“你有办法吗?”
“没有。”
……

评论(2)
热度(105)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