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乱舞】818粟田口大哥争夺战·后篇


——早晨,阳光明媚。
天下一振缓缓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紧紧抱住的乱,瞬间把眼睛瞪得老大。
“女女女人!”他的惊叫声把三日月弄醒了。
对方翘着一头呆毛转过头,看见了躺在旁边的厚,揉揉他的脑袋说道:“御前大人,你变小了。”
“我是乱……”乱离开他的怀抱,翻下床,理理皱巴巴的衣服。
“我是厚啊!”厚被惊醒后立马跳下床。
——刚起床的老年人都有痴呆吗?
“哦,乱啊。”天下一振松了口气,又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诶!乱你怎么在这里!”
“来偷袭你啊。”昨天一晚,乱和厚已经讨论好了作战反应:直截了当地说出目的!
“嗯?偷袭?”天下一振皱皱眉,不理解的样子。
“因为你欺负了一期哥,我们要替他报仇!”厚站到乱的旁边,抱着胸叹了口气,“可惜突击失败了,明明是那么完美的突击!”
天下一振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果然是你欺负了一期哥!”看到他的反应,乱激动地叫了出来。
“好机会,乱!趁他刚起床发动突击!”厚一边说一边就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
“哈哈哈哈,年轻人一早上就这么有活力,真好真好。”天下一振轻松接下拳头,顺势控制住了厚。
“厚!”乱抬起腿朝天下一振踢去,却被对方另一只手牢牢抓住。
“女孩子这样可不太好,打底裤都看见了哦。”
“老流氓!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御前大人,不要这样欺负他们了。”三日月求情的同时,一只手掩着嘴偷偷笑着。
“哦,好吧。”天下一振放开两人,说道,“不知道一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没有欺负他。”
“我才不信呢!”乱哼了一声,“昨天一期哥哭成那样,一定是你干的!”
“诶诶!一期会哭?”天下一振似乎比他们还惊讶的样子,“他那样的人居然会哭!太遗憾了我居然没看见。”
“真的不是你干的吗?”厚狐疑地看着他,想从他表情中找到说谎的痕迹,但是很遗憾,他是真的惊讶,一点不假。
“真的真的,不信你问问你们一期哥不就好了。”
“我?我怎么了?”就在这时,一期一振推门而入,看见乱和厚,也吃了一惊,“乱,厚,你们怎么在这里?”
“一期哥!”
“一期哥!”
两人跑着扑到一期身上,卖萌撒娇地往一期怀里拱。
“怎么了怎么了?”一期被弟弟们的行为弄的不知所措,弯下身子摸着他们的脑袋问道。
“一期哥,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乱指着坐在车上打哈欠的天下一振。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可是我昨天看到你哭了!审神者说是天下一振欺负你了。”
“昨天?没有啊。”一期想了想,突然哦了一声,“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吗?”
乱和厚两人纷纷点头。
一期一振笑了出来:“那是我帮光忠做晚饭的时候切洋葱后用手揉了揉眼睛,实在难受,就哭出来了,不巧被主殿看见了。”
“这样啊……”两人低下头。
“所以你们是来找天下一振殿下麻烦了?”一期面露怒色,把厚和乱都吓了一跳。
两人低着头站在一期面前,准备接受教训。
一期只是皱皱眉,对天下一振说道:“弟弟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万分抱歉,我今天就带他们先走了。”说完,他便拉着厚和乱走了出去。

“我们明明是为了一期哥!”厚对着跪坐在他旁边的乱小声说道。他们两被一期一振惩罚面壁思过一天。
“就是啊,一期哥太残酷了。”乱皱着小脸,跪了那么久,腿都酸了。
“好饿啊。”厚摸摸瘪下去的肚子,早上他们就没吃早饭,而现在已经接近中午。
“厚,你别说了,越说越饿。”乱垂着脑袋,有气无力,“话说药研他们都不来看我们一下。”

——同一时间
药研和后藤正在被一期一振罚做苦力。

“乱哥!厚哥!”突然,传来了小小的声音。
“是秋田!”乱反应过来,轻声回答,“秋田!秋田!”
秋田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他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之后,飞快地跑到了乱和厚身边。
“乱哥,厚哥,你们一定很饿了吧,这是给你们的吃的,我偷出来的,一期哥绝对没有发现。”秋田把藏在怀里的便当拿了出来。
“谢谢!秋田,你真是救命恩人!”乱感动的热泪盈眶,打开饭盒就大口大口吃起来。
厚的吃相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干得漂亮!秋田!”
秋田呵呵地笑着,脸微微红了,等他们吃完,秋田又藏着便当溜了出去。

“诶?这不是厚和乱吗?你们在做什么?”没想到,下午,天下一振经过了厚和乱身边。
“被一期哥惩罚了。”乱低着头小声说。
“还不知道是谁的错。”厚瞪了一眼笑眯眯的天下一振,小声嘟哝道。
“哈哈哈哈,真是抱歉。”听见他的话,天下一振还是笑笑,俯下身低声说,“怎么样,要不要逃走?”
乱睁大了眼睛,望着那人脸上狡黠的笑容,怀疑他是不是要坑自己。
“一期哥会骂我们的。”厚诚实的说道。
“那个一期真是,怎么能惩罚这么可爱的孩子呢!”天下一振对自己嘟哝了一句,说道,“怕他干嘛,我帮你们罩着!走,跟我去玩好玩的!”
“真的?”
“当然!”天下一振拍拍胸脯,“以我天下一振的名声担保!”

——在乱和厚被天下一振拐走一小时后
一期一振发现了两人的行为。
搜索了一遍本丸无果后,他问正在外面院子里玩耍的五虎退和秋田:“你们有没有看见厚和乱去哪里了?”
五虎退摇摇头。
秋田无辜的眨眨眼,说道:“我不知道。”
一期一振在本丸到处询问着,最终在莺丸那找到了线索。
“哦,我看见天下一振把他们带走了。”坐在庭下喝着茶的莺丸如是说。
想到那人的嬉皮笑脸,一期一振咬着牙忍住怒气,走向天下一振的房间。
“天下一振殿下!您在吗?”他敲敲门。
“哦!一期啊。你自己进来吧。”
推开门的一期看见的是自己脑补了n次都没想到的场面。天下一振坐在正中,一左一右是厚和乱,一人拿着一个游戏手柄,正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上的角色。
“振哥!不要开小差!”见怪物拍了天下一振的角色几下,厚提醒道。
“是是,抱歉。看我杀回来!”天下一振啪嗒啪嗒把手柄按的飞起。
“真是的!不要抢我的怪!”被抢了怪的乱不爽了。
一期一振额头上冒出三个叉叉,朝他们低声吼道:“够了你们!”
三人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随着game over的字样,他们扭过头,无辜的眨眨眼睛,望着一期一振。
“乱!厚!你们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是罚你们面壁思过到晚上的吧!”
乱和厚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一期哥比以前他们犯了错受教训的时候还凶。
“一期!”见一期又想开口,天下一振阻止了他,“好了一期!是我拉他们来的!他们又没犯错,你怎么能惩罚他们呢!太可怜了啊!他们还是那么可爱的孩子!”
“天下一振殿下!可是每一个小错误不改正就会酿成日后的大错!”
“少来这一套,一期,你就是太正经了。”天下一振坚定的看着一期一振的眼睛,“反正我说乱酱和厚酱没错就是没错!你看他们在我这玩得那么开心有什么不好!孩子就是要在快乐中成长!”
“可是……”
“你不要可是了!我是不会让你欺负他们的!”天下一振把厚和乱护在怀里。
——什么叫我欺负他们!明明我才是他们哥哥为什么现在你一副家长的样子而我就是坏人!这角色怎么转化的那么快啊!
尽管心里吐槽,一期一振还是维持着优雅的风度:“好吧,这次我就不追究了。”

第二天,天下一振其实很喜欢短刀的消息就传遍了粟田口,于是,粟田口的其他短刀也逐渐与天下一振有了接触。

“嗨,振哥。”抱着小老虎的信浓和五虎退看见他,跑到他身边。
信浓把小老虎抱在怀里,抬起脸朝他眨眨眼睛:“我们要去给小老虎洗澡,振哥要一起吗?”
“哦!当然!”这样卖萌当然不可能拒绝!
于是,刚巧经过水池的一期一振就看到了天下一振和信浓、五虎退的戏水图,三个人其乐融融,一边帮小老虎洗着澡一边嬉戏打闹。

——不止这么一次
“怎么了?秋田酱,谁欺负你了吗?”
看见坐在廊檐下哭泣的秋田,天下一振蹲下身摸摸他的脑袋。
“呜呜……天下一振先生。”秋田粉紫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泪花,脸蛋也红扑扑的,他看着天下一振,抽泣着说,“主君送给我的护身符掉到那棵树上了,我捡不到……”他又低下头捂着脸哭起来,“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呜呜呜……”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来帮你把它捡回来怎么样?”天下一振拉开他捂着脸的手,帮他擦掉眼泪。
秋田真的止住了泪水,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真的?”
“嗯!看我的!”说着,他蹲到秋田身前,转过头说道,“骑到我肩上来。”
“重要的东西当然要亲手捡回来才行啊!”见他扭扭捏捏地,天下一振说道,“快点,被风吹走了就糟了。”
于是,刚巧经过的一期一振又看到了秋田骑在天下一振肩膀上咯咯咯笑的场景。

——不止这么两次
某日,闲得慌的天下一振跑到了博多那边。
“哟!Japanese business man!”
博多被突然从门口探出来的脑袋吓了一跳,扶了扶眼镜,说道:“天下一振先生啊,有什么事吗?”
“哈哈哈哈,非给你看几样好东西。”天下一振说着把藏在身后的一个大袋子放到地上,开始一样一样地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黄油曲奇……奶酪……哇!还有金银珠宝to!”博多看见天下一振拿出来的一大捧金光闪闪财宝,眼睛都亮了,“你从哪里搞来的to!”
“嘿嘿嘿,想要吗?”天下一振故意拎起一把制作精美价值不菲的弯月形匕首,在博多眼前晃来晃去。
“好帅!好想要to!”
“那就送给你好了。”
“为什么to?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to?”这下子博多倒怀疑起来。
“没有啊,我又不喜欢这些东西,但是你可是business man,它们对你一定很有用!”
“好吧!把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to!”说完,博多一点也不勉为其难地把宝物藏了起来。
然而,他们的对话被恰巧路过的一期一振听见了。

——本丸门口
一期一振木然的依靠在门柱上,双眼无神。
“怎么了?”一直坐在门口的山姥切国广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故意问道。
“我……是不是被弟弟们讨厌了呢……”一期觉得生无可恋,为什么弟弟们都喜欢那个天下一振!他有什么好!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呢!你们忍心这么抛弃我吗!
山姥切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深沉的说道:“总会有的,刀生中低落的时刻。”
于是,本丸门口的身影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就连审神者也看出了一期一振低落的情绪。
“你们一期哥怎么了?最近蔫得跟个啥似的。”吃晚饭的时候,她蹭到乱旁边。
“我也不知道,很奇怪诶,一期哥居然那个样子。”乱望着一期一振那个空空的位置,他又没来吃饭。
“啧啧,那孩子肯定是吃醋了嘛!”天下一振从两人中间探出脑袋,把审神者和乱都吓了一跳。
“振哥!”
“你看最近乱酱你们跟我玩得那么好,一期肯定觉得哥哥的位置被我抢了啊,哎哟哟,他现在一定特别受伤。”天下一振摸着下吧摇摇头。
“那怎么办?”
“很简单。”他看着乱的眼睛,“只要表达出你们对一期的爱,让他知道他永远是你们亲爱的哥哥就好了。”

于是,某天。
一期一振正无精打采地坐在本丸门口看秋风中的落叶之时,突然被乱从身后搂住了脖子。
“呐,一期哥,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乱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让他恍惚了一下:“嗯。”
在乱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短刀的房间外。
“一期哥,你先进去。”乱退到他身后。
一期一振慢慢推开门之时,躲在屋内的厚和后藤拉响了礼炮,pongpong两声后,一期一振身上被挂满了彩带。
他睁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围成一圈的弟弟们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一个大蛋糕,上面用奶油画出了自己的头像,下面写着“一期哥,我爱你”。
“这是……”
“一期哥!”信浓把他拉到他们为他留的位置上,挽着他的手臂说道,“这是我们为你做的。”
“因为一期哥最近心情似乎不好的样子,我们就想做点什么人一期哥开心一点。”
“一期哥!”秋田拉着他的衣角,红着脸说道,“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一期哥,我最喜欢的一期哥。”
“我也是!最喜欢一期哥了!”
“我也是我也是!”
看着弟弟一个个向他表白心意,一期一振眼眶都湿了,他低着头擦擦眼泪,说道:“谢谢大家,我也是,最喜欢大家了。”
“哈哈哈哈,皆大欢喜皆大欢喜。”一直躲在门外的天下一振走进来,笑着说道。
“振哥!”
看着自己弟弟叫天下一振叫的这么甜,一期又灰暗了。
“一期哥,我们最喜欢你了。”厚笑着说,“但是我们也喜欢振哥,说到底振哥和我们不也是一家人吗?”
“是啊是啊,一期哥是一期哥,振哥是振哥。”后藤点点头。
“嗯!这样我们又多了一个哥哥了!”
一期也笑了起来,说的也是,天下一振也算是他们的哥哥,而且既然弟弟们都说最喜欢的是我了那就算了吧。

最终,事件以两个哥哥的结局告终,只不过,当看见天下一振和弟弟们的亲密举动时,一期一振仍然偷偷抹眼泪。

评论(3)
热度(79)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