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双狐】年末年初③

【感觉自己真的不知道小狐丸什么性格……】



春假第一天,鸣狐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鸣狐摸到旁边地上的手机,又把胳膊塞回被窝里
——5:30,这么早…………小狐丸……?!
鸣狐接起电话,带着些怒气的声音就在狭小的房间里炸开了。
“鸣狐你在干嘛呢那么晚接电话快点出来开门我在你家门外!”
对方一口气说完,根本没给自己回答的时间,立马又挂了。
手机从手中滑被子上,鸣狐又合上了眼睛。
——什么小狐丸……
然而三秒钟后,他一下子睁开眼睛弹坐起来。
——小狐丸!他那么早来干什么!不行,万一得罪了他,自己的工作不就危险了!万一工作丢了怎么在东京活下去!
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鸣狐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就飞奔到门口打开了门。
“太慢了!”
门外的小狐丸还像昨天一样穿着黑西装,他皱着眉,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鸣狐侧过身子让他进屋,才慢悠悠地晃回去铺床洗漱。
“原来你刚起床啊。”小狐丸坐在那张折叠椅上,看着鸣狐在屋里转来转去,现在他正在做早饭。
“你吃了吗?”
“哦,还没。”
那背影忙碌了一会,就把两碗粥端到了小桌上,他又去厨房端了盘油豆腐,才坐到小狐丸对面端起自己的那碗粥喝了一口。
“谢谢。”小狐丸道完谢,飞快的夹起一块油豆腐送进嘴里,“嗯!好吃!没想到你居然会做油豆腐,还这么好吃,怎么做的,教教我呗。”
鸣狐懒得理他,自顾自吃着早饭。
吃完早饭,鸣狐问道:“所以你今天那么早有什么事?”
小狐丸咳咳嗽,一本正经地说道:“带你回去见家长。”
——拜托boss!不要用这种微妙的方式表达出来好吗!
“快去换衣服!”小狐丸把鸣狐推进卧室,“马上就要出发了,我老家在京都呢!”
被推进卧室关上门的鸣狐愣了愣,京都,正好也是他的故乡啊。
换好衣服,打理好头发,鸣狐就被小狐丸拖出家门。
——至少让我收个东西呗,我还想回家过年呢……
鸣狐看着家离自己越来越远,心塞不已。

一直到坐上前往京都的列车,鸣狐才缓过神来,叹了口气,接受了现实。
坐下来之后,让鸣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遇到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山姥切国广。
尽管他戴着黑色兜帽,但露在外面的那缕金发还是暴露了他。
“山姥切?”
“老板?”山姥切也一脸不可置信地表情看着他们,准确的说是看着小狐丸。他盯着鸣狐看了好久,好像并没有认出穿着女装的鸣狐。
“哦,果然是你啊,山姥切,真巧。”小狐丸索性拉着鸣狐坐在了旁边。
“这位就是……”山姥切多多少少也听见了传闻,正猜测着这位“女性”是否就是小狐丸的未婚妻。
“我的女朋友啊。”小狐丸故意笑着大声说道,“怎么样,漂亮不?”
山姥切国广点点头。
鸣狐低声咳咳嗽,看着山姥切说道:“是我。”
山姥切国广歪着脑袋又盯着鸣狐看了好一会,突然睁大了嘴,结结巴巴半天才叫出他的名字。
“鸣狐?”
看到对方点头后,山姥切更加惊讶了,想问很多问题却不知道从哪一个开始问起。
“哈哈哈,看把你吓得。鸣狐是我找来假扮女朋友的啦。”小狐丸话题一转,“倒是你,这是去哪呢?”
“回家过年。”
“哦是哦,说起来你也是京都的吧。”见山姥切怀疑地看着自己,小狐丸补充道,“简历上写的。”
“鸣狐你是哪里人来着?”
“京都。”
“这么巧?”

“鸣狐,你叫我一声。”小狐丸突然说道。
鸣狐疑惑地转过头看着他,叫到:“小狐丸先生?”
“不对啊,这样太假了。”小狐丸咂咂嘴,“不要用敬语,要更亲昵一点。”
鸣狐低下头,轻轻叫到:“小狐丸。”这还是他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嗯……”小狐丸托着下巴,“差不多吧,要有一种熟悉感,你还是多叫叫我的名字好了。”
鸣狐叹口气,在心里回答了一句不要勉强我了,就把视线转向了窗外。
窗外的景色飞快地向后退,完全没有实感一年又过去了。他还记得去年他一个人回京都看见侄子们失落的表情,今年依然没能找到他,这样回去真的好吗?话说到底是东京太大了还是那个人在故意躲着他呢?
“鸣狐?鸣狐?”小狐丸在他眼前晃动的手指拉回了他的思绪,“真是的,我叫你那么多声都不答应,在想什么呢?”
“抱歉。”
“是不是累了,睡一会吧。”小狐丸自觉太早打扰人家,“到了我会叫你的。”
鸣狐点点头,便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这么快就睡着了……”被歪着靠到自己肩膀上的鸣狐吓了一跳,无所事事的小狐丸干脆研究起他的睡颜。
打理过的头发更加蓬松卷曲,长长的睫毛末端微微翘起,嘴巴微张,有节奏的呼吸声很小,几乎听不见。
小狐丸顺手卷起一缕鸣狐的发梢。
——真可爱,不愧是我的作品。
惊觉自己奇怪的想法,他赶紧松开手捂住脸。
——啊我在想什么!
“老板是真的喜欢鸣狐吗?”山姥切的声音幽幽地飘来。
“怎……怎么可能!我们都是男的啊!”小狐丸一直相信自己的性取向没有问题,他喜欢的可是前凸后翘的御姐,绝对不是这种瘦瘦小小的男性。
山姥切没在追问下去,别人的事情,他懒得管。

鸣狐醒来的时候,发现地面在有规律地摇晃着,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趴在小狐丸的背上。他们早已不在电车上,这里是京都。
“唔……”
“你终于醒啦。”小狐丸把他放到地上,“刚才怎么叫你都叫不醒,所以只能背你下车了。”
“抱歉,麻烦你了。”鸣狐红了红脸,这还是他第一次让别的男人背。
“没事。那现在就跟我去我家吧。”
鸣狐一下子清醒了。
——什么!?这么快?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tbc-

评论(6)
热度(15)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