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双狐】年末年初⑩

【有三山】
【有刀舞里牡丹饼的梗← ←】
【大概有烛俱利】
【烛台切的设定是一期的同事】
【开学前最后一更】
【大概还有两三章就完结了】

——天哪,我昨天对鸣狐叔叔做了什么!!!
次日清晨,一期一振醒过来,回想起昨天自己的行为,颓废地垂着脑袋坐在床边,就差点支烟。
——都怪烛台切光忠那混蛋,说什么明天周末,约我去喝酒,灌我那么多,害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还差点把鸣狐叔叔给……给……啊啊啊!!太羞耻了!!!虽然被小狐丸阻止了,但是我内心居然期待就这么发展下去然后我顺理成章地和鸣狐……啊啊啊!!一期一振你思想很危险啊!!!唉,以后还怎么见鸣狐啊。
苦恼的抓抓头发,一期一振走出房间。
吃早饭的时候,小狐丸特地坐在了一期和鸣狐中间,一期第一次没顶回去,安安静静地坐下来,中途他偷偷瞄了眼旁边的鸣狐,对方低着头和平时一样吃着早饭,反倒是小狐丸,一直戒备地盯着他,就怕他再对鸣狐做什么一样。
“小叔叔跟一期哥这是怎么了啊?”乱一眼看出了三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而且……”药研尽量压低声音,“一期哥的脸……”
“小狐丸打的吧。”后藤咂咂嘴,“这肿的。”
“修罗场……”乱摇摇头,心里为一期默哀了一把。
饭后,一期摇摇晃晃地回了自己房间,药研轻手轻脚跟在后面也走进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说吧,一期哥。”药研靠在门上,“你和小叔叔怎么了?”
一期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一只手支着额头,磕磕巴巴地向药研说出了昨天晚上的事。
药研听完,摇摇头,叹了口气:“一期哥,没戏了……我都想站小狐丸了。”
“药研。”一期抬起脸向药研求助。
见自家哥哥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药研想了想,说道:“说不定你跪在榴莲上跟他道歉,他就会原谅你了。”
脑袋又垂下去了。
“咳咳。那……这样,你跟小叔叔坦白吧。”药研坐到一期一振旁边,“向他告白。”
“可是……那样的话……”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所以说要趁现在鬼丸叔不在,小狐丸还没觉醒早点出手啊!鸣狐叔叔从小就跟你在一起,要对自己有信心啊一期哥。”

不,其实小狐丸已经觉醒了。
——就在他接到青江打来的电话回家之后。
青江急匆匆地把他推到三日月房间外,在障子上戳了个小洞示意他看。
小狐丸完全摸不透青江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他往房间里瞄了一眼,自己的兄长——那个自称喜欢巨r御姐的三日月正将另一个人压在身下,狠狠地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两人发出的低沉的呻吟交缠在一起,有一个瞬间,小狐丸看到了那个人的脸,是山姥切国广……
小狐丸吓得差点叫出声,被青江及时捂住了嘴。
“舅舅舅舅母!”小狐丸被青江拉走后还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看到了吧,你哥就是个基佬。”
小狐丸木然点头。
“所以说不要怀疑了。”
“基基基基佬会遗传吗?”小狐丸抢过话。
青江想了想,点点头:“所以你喜欢鸣狐是很正常的事,快点出手吧。”
“那那那舅母你……”
“傻孩子,我是正常的女性,要向你证明一下吗?”
小狐丸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她拍拍小狐丸的肩膀,把他送了出去。
“下次回来记得带上鸣狐哦。”

于是,小狐丸自从回粟田口家后,就一直黏在鸣狐旁边。
鸣狐去厨房倒水,小狐丸也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
鸣狐坐回沙发上,小狐丸跟着坐到旁边。
鸣狐去做午饭,小狐丸也跟到厨房,在旁边看着。
鸣狐无语的盯着小狐丸,而对方居然无辜的眨眨眼睛,问道:“有事么?”
——有事的是你把一直跟着我!
最终还是无视了他继续做饭。
刚做好饭,居然来了个意外的访客。
一期刚打开门看见来人,就啪的一声把门摔了回去,倒是门外那人反应快,按着门框强行挤了进来。
“哈哈哈哈,一期,这么不欢迎我啊。”他笑了笑,把拎在手里袋子放到餐桌上,拿出里面的盒子,“我可是专程带了牡丹饼来看你。”
一期看着这个让他醉酒的罪魁祸首不知道说什么好,孩子们倒是很开心的叫着烛台切麻麻围到他身边。
“大家乖。”烛台切把牡丹饼一个一个喂到孩子们嘴里,又朝着厨房里的小狐丸说道,“三条家的狐狸,你不也来尝尝吗?”
小狐丸心里奇怪,看了眼鸣狐,还是走了出去,结果被烛台切一口塞了一个最大的牡丹饼。
“唔!唔……”小狐丸嘴里被塞满了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地打手势。
“哦?还想要一个大一点的?”烛台切又拿起一个牡丹饼。
“唔!唔!唔!”小狐丸扭头躲开,他是想说给我点水,快噎死了。
“嗯?”烛台切看小狐丸狼狈的样子强忍着笑意。
小狐丸难受的快要哭出来了,急匆匆地跑回厨房找鸣狐求救:“唔唔唔!”
鸣狐倒了杯水递给他,小狐丸慢慢喝了几口水,终于顺利地咽下了那块该死的牡丹饼。
“啊!还是鸣狐懂我。”小狐丸激动地从背后搂住了鸣狐。
“放开,我做饭呢。”
“那不做饭的时候就可以了对吧!”小狐丸钻了个空子,乖乖松开手,又贴在旁边不走了。
一期看着小狐丸,他从小狐丸看着鸣狐的眼神里看出了和自己对鸣狐的一样的感情。
“对了一期。”烛台切塞了一块牡丹饼到一期嘴里,“我今天是来邀请你弟弟去我家的,小贞要开一个新年party,邀请大家参加。”
“真的吗真的吗!小贞回来了!”秋田的眼睛亮成了星星。
“小贞那家伙去东京之后都没回来,这次一定要打败他!”厚握紧了拳头,他指的是卡牌游戏。
“嗯!”烛台切保持着和善的微笑,“所以,一期,把弟弟们安心的交给我吧!我特地叫亲爱的俱利酱开了卡车来接的呢!”
“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把弟弟们送上卡车后,一期目送着他们直到转过弯才回屋。
“不觉得像人贩子吗?”小狐丸凑在鸣狐耳边,先不说为什么大俱利伽罗会在这里,用那辆货用卡车来装一车的小孩真的非常诡异。
“回去吃饭。”鸣狐瞥了他一眼,走了回去。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孩子们走后,屋里就只剩了一期、小狐丸和鸣狐三人,气氛又尴尬起来。
餐桌上三人好像说好了一样谁都不发出一点声音,直到这寂静被手机铃声打破。
“喂。”一期接起电话。
听完电话那头的话,一期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放下筷子,匆匆披上外套,说了句“晚上不用等我”离开了家。
——chance!
小狐丸为电话那头的迷之人物点了个赞,忍不住嘴角都翘了起来。
一期一脸想死的开车赶往警局,这么关键的时候上头居然接了个棘手的案子,把鸣狐和小狐丸单独留在家怎么想都非常不妙啊!
反正小狐丸是非常开心的,今天就要把鸣狐吃干抹净。
-tbc-

评论(5)
热度(12)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