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双狐】年末年初①③/完结

乱早就注意到了一期和鸣狐牵着的手,凑到旁边药研的耳边:“你看小叔叔和一期哥是不是成了?”
药研摇摇头,刚才鸣狐在看见小狐丸的一刻放开一期的一幕他没有漏掉,一期哥被甩了,更操心的是鸣狐和小狐丸在起了,药研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为一期哥点了个蜡。

说到这边去买草莓蛋糕的小狐丸,他正买完蛋糕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大叔。
那大叔看起来一把年纪了,穿的破破烂烂,头发长长的遮了大半张脸,胡子拉碴的,抬着头,眼睛幽幽地盯着一棵树。
小狐丸往那树上一看,才发现那上面挂着一个袋子。
“大叔,那是你的东西吗?”他指着那袋子问。
“哎哟,好心的年轻人啊,能帮我把它弄下来吗?”大叔的目光转向小狐丸小狐丸这次看清他的脸,怎么说呢,似乎并不是老,似乎还没到该叫他大叔的年龄。
没顾着纠结这个,小狐丸三两下就爬上树把袋子带了下来,递给大叔。
“真是谢谢你了,好心的小伙子。”大叔没接袋子,反而拍拍他的背,“要不到我们家去吃个饭吧。”
“那个我……”小狐丸尴尬地抬着手,正想拒绝,大叔打断了他。
“诶?你拎的不是拐角那家店的草莓蛋糕吗?哈哈哈,我家那群孩子也最喜欢吃这个了,唉,什么都别说了,去我家吃个饭,算我谢谢你帮我的忙。”大叔一边叽里呱啦不停地说着客气话一边拉着他就走。
小狐丸实在插不进话,就这样被热情的大叔拉着来到了他说的自己家门口。

——这里是鸣狐家每错吧……这个大叔……难道……
正当小狐丸以为大叔对鸣狐家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时候,大叔大大咧咧地敲敲门,喊到:“鸣狐酱!鸣狐酱!开门!”
——喂!他还认识鸣狐。
小狐丸盯着这个大叔,完全猜不出他和鸣狐是什么关系。
很快,传来了鸣狐急促的脚步声,一听就听出来他很激动。
门被打开了,鸣狐看见那大叔的一瞬间,就扑上去抱住了他的脖子,呜呜咽咽起来。
小狐丸这下真惊呆了,刚刚泡到手的老婆就这样红着脸娇羞地扑到别的男人怀里去了,怎么看自己都很绿。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鸣狐抱着那人不肯松手,只是闷闷地问。
“这不是快过年了嘛,你看……”大叔抚摸着鸣狐的头发,一脸慈祥,柔和的目光始终在鸣狐身上。
“笨蛋。”
“嗯,我就是笨蛋。想你想得不行,再见不到你我就要疯掉了。”
“可是……可是我找你那么久……”
“那时候我还在赌气嘛,对不起啦,鸣狐酱。”大叔抱歉地笑笑,替鸣狐擦掉眼泪,“好了,乖,回屋里去,大冬天的,站这挺冷的。”
鸣狐这才放开他,注意到了旁边石化的小狐丸。
“哦,他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帮我把树上的袋子弄下来了。”鬼丸拍着小狐丸的肩膀说道,“所以我就顺便把他带回来吃饭了。”
“哦。”鸣狐冷淡地应了一声,就拉着大叔回屋了。
——QUQ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
最终,心碎一地的小狐丸被旁边一直在看戏的一期搬进了屋。

“哎呀!小伙子!原来你认识我家鸣狐啊,真是太巧了。”刚进屋,小狐丸就被那群孩子围住了,隔着他们,大叔对小狐丸说。
“那个……”小狐丸缓过神来,问道,“大叔,请问你是谁?”
“哦,对哦,还没跟你介绍,我叫鬼丸,是鸣狐的哥哥。但是你也没告诉我名字来着。”
——哈?这人是鬼丸别逗我了你,鸣狐给我看的照片上鬼丸可帅了才不是你这样邋里邋遢满脸胡渣头发跟蜂窝一样的大叔。虽然不觉得鸣狐会认错。
小狐丸惊讶地张大了嘴,愣的说不出话来。
一期噗嗤一声笑了,朝鬼丸说道:“鬼丸叔,他叫狐狸精,和名字一样,就是只狐狸。”
“谁是狐狸啊!一期你别乱讲话,大叔哦不鬼丸大哥我告诉你,我叫小狐丸。”小狐丸看了眼一直跟在旁边盯着鬼丸的鸣狐,最终没把自己和鸣狐的关系暴露出去,又看向鬼丸,“不过鬼丸大哥长得真是跟照片里完全不一样啊!”
“哈哈哈哈,鸣狐酱给你看过我照片啊,真是不好意思……哦,等我一下。”说完,鬼丸就跑去了洗手间。
十几分钟后——
从洗手间走出来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头发短了很多,胡渣也没有了,硬朗的五官显现出来。
“怎么样,鸣狐酱,哥还是跟当年一样帅气。”他朝鸣狐非常不要脸地抛了个媚眼。
要不是他说话口气完全没变,小狐丸还真不觉得这人跟之前的大叔是同一人,现在他面前的鬼丸也真有点照片上的样子了。
“鸣狐,我觉得你找不到鬼丸的原因已经一目了然了。”
鸣狐歪着头看着他。
“你看,照片跟刚才的真人完全不符合啊。”
“我看差不多啊。”鸣狐无辜的回答道。
“哪里差不多了!”小狐丸几乎是吼出来的了。
“唉,这几年比较穷嘛,没办法。”鬼丸摸摸没了胡子的下巴,一脸陶醉,“嗯,又帅回来了。”
“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从孩子们中间抽身,鸣狐拉着鬼丸坐到沙发上。
“那个啊……那个……”鬼丸脸有些红,挠挠头发,“我不好意思嘛。你看,那时候我一生气就跑了不是跟小孩子一样,但是我去了东京就后悔了,万一我这么孩子气被鸣狐酱讨厌了怎么办?想想就害怕,被鸣狐酱讨厌什么的,还不如死了算了……”
“噗。”看他挠着头苦恼的神情,鸣狐笑了出来,他还真是一点没变,“不会讨厌你的。”
“真的吗?”鬼丸眼睛都亮了,“鸣狐酱还是那么喜欢我吗?”
“嗯。”鸣狐微笑着点头。
鬼丸把他一把拉进怀里,哭哭啼啼地说:“真是我的好鸣狐,最喜欢你了!你真是我的天使!”
“咳咳。”小狐丸真的听不下去了,刚才开始就迷之像告白一样的对话是怎么回事啊!真的够了这对兄弟!
“那个……鬼丸大哥,有件事我不得不对你说。”小狐丸拉起鸣狐的手,把他拉到自己旁边,“鸣狐已经和我在一起了。”
鬼丸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长长的“哈——?”
“鸣狐酱这这这这是真的吗?”
鸣狐纠结着怎么跟他说,要是承认了他真怕鬼丸再离家出走一次,可是手被小狐丸越握越紧,他点点头。
“呜呜呜……”鬼丸又装作一副要哭的样子,“你喜欢男人女人我是没意见啦,这两年我也想通了要让你自由恋爱,呜呜呜,可是这小狐丸看起来老不正经……”
“鬼丸大哥,什么叫我不正经。”小狐丸急了,又不能像对一期那样向鬼丸说话,毕竟这可是将来要成为他哥哥的人,“我在东京开了家公司,是鸣狐的上司,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
“呜呜呜,那鸣狐酱不是会被你欺负,顶着上司的身份。”
“绝对不会的,我会一辈子珍惜他的。”小狐丸珍重地握紧鸣狐的手,“请把他交给我。”
“呜呜呜,随你去吧!我不管了!”鬼丸揩揩眼泪,按住鸣狐的肩膀,“哪天你被小狐丸欺负了回来找我,我帮你neng死他。”
鸣狐笑着点点头。
得到了哥哥大人的认可,小狐丸就以鸣狐男朋友都新身份留在了粟田口家过年,顺带用这个身份好好的让一期嫉妒到了新的一年。
这天,小狐丸和鸣狐打算走了。
“鸣狐酱,真的不留在这吗?”鬼丸送他们到门口,还拉着鸣狐的手不肯放。
鸣狐点点头:“我答应小狐丸的,一起回东京。”
“好吧,记得想我啊,有事没事回来看看啊。”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鸣狐瞥到鬼丸还站在门口朝他们这个方向挥着小手绢。

“哈哈哈哈。”三条家,迎接他们的依然是三日月的笑声,“我说什么来着,他们一定会再回来的。”
青江意味深长地笑着,旁边的石切丸依旧是闭着眼睛高深莫测。
对于鸣狐的男性身份,他们似乎完全不感到意外。
“兄长大人。”小狐丸牵起鸣狐的手,“我跟鸣狐在一起了。”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保持着和蔼的微笑,没有一点波澜。
反而是小狐丸,被他的平静惊到了:“你不介意吗?他是男的。”
“我一开始就知道他是男的了,哈哈哈哈,我愚蠢的欧豆豆哟,居然想戏弄哥哥我,哈哈哈哈。”他慢慢收起笑容,“鸣狐是个很好的孩子,只是将来你们也许会面临很多困境和抉择,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心意。”
“是,兄长大人。”
辞别了三日月他们,小狐丸和鸣狐回到东京。

于是,在小狐丸的召集下,大家都回来上班了。
这是工作第一天下班的时间。
“鸣狐。”小狐丸跑到他们办公室,“话说你家没什么要收拾的吧,直接搬去我那得了。”
这一句话把办公室的女同事都点燃了,交头接耳。
“老板这句话的意思是约鸣狐同居?”
“哦~有jq。”
“老板,请问你跟鸣狐同学是什么关系啊!”居然有个大胆的女同事直接问了出来。
“情侣啊,所以平常你们要帮我好好照顾他哦。”小狐丸搂过鸣狐的肩膀,留下一个神秘的微笑,离开了办公室,留下一办公室人嘴张成o型。

然而小狐丸的同居计划最终还是泡汤了,原因就在于出现在鸣狐家门口的不速之客。
“哎呀,鸣狐酱,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看见鸣狐,一直等着的鬼丸就扑上去抱住了他蹭啊蹭的。
“鬼丸大哥?你怎么在这。”陪他一起上楼的小狐丸的本能告诉他情况不妙。
“果然我已经离不开鸣狐酱了!从今天起,我就搬过来和你住了!”
鸣狐回过头看向小狐丸,眼中满是抱歉。
小狐丸心里苦,这个鬼丸可不是一期那么好对付的人。
看来小狐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end-

【接下来打算更段子,大概一周两篇或一篇】
【这个系列我还会写俱利烛,大概六月开更】

评论(6)
热度(25)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