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囚禁play

【这么大尺度好会不会很危险……】
【放飞自我,要是我我就愿意被关一辈子】
五虎退
你被他关在了一只饲养老虎的笼子里,他每天定时给你送饭,其余时间就坐在笼子外看着你。你不时地哀求他放你出去,他却总是露出难过的笑容:“对不起呢,主人,我不能答应。如果主人出去了,大家一定又会围着主人,向主人撒娇,把我挤到最外面。”他握住你抓着栅栏的手,“但是,你看,现在主人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他笑的很纯真,像个天使一般。“我这样把主人关起来,就像在饲养小老虎一样呢,我好幸福,哦,对了!”他想起什么似的,走了出去,一会儿再进来时,带回了他的老虎。“主人一个人在里面一定很无聊对吧,我把我的老虎放进来陪你玩吧。”由于五虎退的变化,原本温顺的老虎早已变得如凶猛的野兽无异,正张着血盆大口紧盯着你。他无视你因害怕而扭曲的表情,打开笼子,把老虎放了进去。一瞬间,你就被老虎拍在了掌下。伴随着肩膀上的一阵剧痛,你感觉到什么温暖的东西从体内流了出来,视野逐渐变得模糊,最后一瞬间,映入眼中的,是五虎退扭曲的笑脸。

压切长谷部
再度醒来时,他已经不在你身旁,你确认了一下,手铐仍然铐在手上,他把你锁在了一张大床上,床上铺满了鲜艳的玫瑰花,他每天都会来换新的花。今天会是什么呢?“主,你醒了,饿吗?想吃什么吗?”他坐到你旁边,撩起你的一缕长发,在手指上卷弄着。你幽幽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主,你还在怨恨我吗?”他弯下腰,吻上你的额头,“可是我这是在保护主啊,你知道外面多少男人对我的主虎视眈眈,我忍受不了了,再也忍受不了了!主是我一个人的。”他的吻如雨点落在你的额头、眼睛、脸颊、脖子。你轻声唤他的名字,手的动作带动着锁链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样子看,主就像是被我囚禁起来的公主殿下一样呢,可是没有王子会来救你的,陪在你身边的只有你最忠实的仆人。”

明石国行
不知又睡了多久,你再次醒了过来,他依然睡在你旁边,紧紧地搂着你的腰,呼吸很平稳,你想起他把你关在了一间只有一张大床的房间里,没有窗户,你不知道已经这样子过了多久。只记得一直和他这样子相拥着入眠,每次醒来,他总会有方法让你再次睡着。你试着挣脱他,但是已经很久没吃东西的你早已一点力气都没有,软绵绵地推着他却把他弄醒了。“嗯?你想干什么吗?”他收紧了怀抱。你摇摇头。“那再睡一觉吧。”他闭上眼睛想继续睡,你摇醒了他,问到:“我们睡了多久了?”“这种事情很重要吗?”他伸手盖在你的眼睛上,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这样不是很好吗,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和你在一起,干脆一起睡到死掉好了。”

一期一振
你从梦中醒来,慢慢睁开眼,眼前的铁栏让你想起了一切——你被他关在了一个巨大的铁笼中。他在笼中铺了毯子、被子,还放了很多你喜欢的毛绒玩偶。你突然回忆起了什么,低头看向床单,纯白色床单上的血像是绽放的红玫瑰,无声的诉说着男人昨晚的暴行。“一期哥……”你轻声唤道。“我在这里,我的主殿,我一直在这。”你翻过身,看到了站在笼外的他,面带着温柔的微笑,仿佛还是你最完美的近侍——一期一振。你坐起身,抓着铁栏哀求道:“一期哥,求求你放我出去吧。”他迈开裹在军裤里的修长的双腿,一步步走进笼子,低沉的嗓音仿佛梦魇:“哦~这样的场面真是糟糕”他弯下腰,从上到下打量着你,仿佛要把你的身体看出一个洞来,“主殿,穿成这样果然是在诱惑我呢。”他帮你整好松松垮垮的衬衫,这是他的衬衫,你睡着时他为你换上的。他托起你的下巴,衣衫随着动作又滑下肩膀。“主殿想出去吗?”你点点头。“不行呢,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把主殿变成我一个人的。主殿整天对那群家伙露出笑容,我真的是嫉妒死了,就算是弟弟也不行,我嫉妒地快要死掉了,主殿,你知道吗?”下巴被捏的很痛,你流出了眼泪。“主殿不要再把我当成一期哥看了好吗?我可不是主殿的哥哥。”他亲吻着你的眼睛,吻去脸上的泪珠,动作温柔无比。他走进笼中,继续着更加炽热的吻,被他的手抚摸过的皮肤烫的像是着了火。“不要……一期哥……”你的哭泣只是进一步点燃了他的情欲,你无力抵抗,只能瘫软在他的怀中,直到,“一期……”烧断你的最后一根理智。

评论(9)
热度(172)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