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鹤一期】春夏之交①


【和双狐的年末年初一个世界设定,时间设定是前一篇的三年后。所以推了一下年龄差不多就是几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故事。】
【cp:鹤一期,药宗(宗三性转)俱利烛,可能还会有】
【涉案人员都是原创角色,总觉得让男人们去犯罪很微妙的写不出来……】
【本来应该不会写这个的,果然看了评论有人说想要鹤丸和一期哥在一起就写了写提纲,结果不小心要写成长篇了……】
【其实我一直想写推理小说,看推理小说的时候就觉得写这种小说的人真帅。可是这难度……】
【警匪片没看过,法律不懂,唯一的经验就是看过的十几本推理小说。完全放飞自我。】
【断案小组完全是四个逗比。长谷部37,鹤球32,光忠34,一期28,嗯……】
【我发现粟田口短刀的年龄是个bug……不要在意了好么´_>`】
【那么开始吧】


一成不变的日子过去了三年。
“诶,我说一期啊。”两年前就从鸣狐那回来了的鬼丸坐在餐桌前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朝着厨房里的一期一振喊到,“今天晚饭我不回来吃了。”
“哦,好。鬼丸叔有什么事吗?”
“能有啥,我一个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的帅小伙子当然也要享受享受生活。”
“哦,原来又是单身大叔们的聚餐。”药研拉开鬼丸旁边的凳子,坐下后开始玩手机。
“啧,这嘴真是越来越毒了。”鬼丸放下报纸,凑到药研旁边去看他的屏幕,“哟哟哟,跟谁聊天呢这是,大清早的。”
“呵,我可不像某大叔一样没女人缘。”药研头也不抬,手指飞快的输入着文字。
“你不知道,喜欢我的女人一抓一大把……”
“你妄想什么呢。”
说不过药研,鬼丸再次把头埋到报纸里。
做好早饭,弟弟们差不多都起床了,一个个继续聊起刚才的话题。
“一期哥,讲真的,你啥时候谈个女朋友呗,你不谈弄得药研那边都磨磨唧唧的。”后藤也已经长成了一个帅小伙,那杀马特的发型为他赢得了不少少女的芳心。
“就是啊,一期哥,我告诉你,那个乱都被人告白了!而且还是男的!”喜欢体育运动的厚长得壮实地很,只是和乱拌嘴的习惯一直没变。
“厚你!我都跟那死基佬解释清楚了!一期哥你别听他胡说。”乱甚至超越全校女生成为了校花,“倒是一期哥,不管男的女的快谈场恋爱吧,恋爱真的是非常美妙的事啊。”
“美妙?你看药研哥每天盯着手机那蠢样。”信浓小声嘟哝。
“一期啊,喜欢你的女人那么多你就不一个也看不上吗?”鬼丸也难得正经了,“你也28了,早点帮弟弟们找个大嫂才是正经事啊。”
“已经奔四的鬼丸叔没资格说我。”一期低着头,盯着残留在玻璃杯壁上的牛奶。
“一期,该走出来了。”
“对不起,有个重要的案子,我今天要早点去开会。”一期低着头拿起衣架上的制服外套,挂在手里就走了出去。
“是不是我们逼得太过了点。”后藤从窗子里看着匆匆忙忙跑走的一期。
“都三年了。”鬼丸小声的说。
“可是鬼丸叔不也还停留在原地吗?”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药研。”

一期并没有骗他们,确实接了个案子,鹤丸叫他们今天提前去上班,只是他提前得多了点,只有鹤丸到了。
看见他,鹤丸笑着朝他招招手,虽然看起来一副逗比样,不,确实不是什么正经人,但不得不承认,长期被任命为断案小组组长的鹤丸确实很有能力。
“一期!早啊!”他倒了杯水递给一期,“又去跑步了。”
一期道谢后大口喝了起来,鹤丸说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年轻就是好,像我,一把年纪早就跑不动咯。”不过32岁的鹤丸作出一副老态。
“哪里,鹤丸先生真是爱开玩笑。”
“人生就是要有惊喜嘛!”
“一大早的鹤丸就在搞什么事情了吗?”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一同走了过来。
“这就是你不对了,这次我还真没搞事情,是吧,一期。”
一期笑着点点头,向两人一一问好。
“好了,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开会吧。”鹤丸宣布完,四人就各自坐到了自己位置上,收起嬉笑的神情。
“长谷部,首先你来总结一下案件。”
“好的。”长谷部走到白板旁,拿起油性笔,一边说一边写,“受害者:小野百合子,女,23岁,是东明集团销售部的一名员工,死亡时间是6月30日晚5点左右,中毒身亡,药物是混在喝的咖啡里的毒药。毒药是被涂在咖啡壶嘴上的,量不多,死者财务没有任何损失,推测是熟人因为仇恨作案。最先发现尸体的是她的一个同事。据那人陈述,她是在小野两天没去公司后去她家的时候发现的。同时,我们在录像中发现了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于小野死前两小时从公寓走出来,以上就是已知情报。”说完,长谷部坐回位置上。
“嗯,就是这样。”鹤丸走到白板旁,拿起笔写下两个名字,“通过调查已经知道,二阶堂宗,31岁,职业律师,死者的未婚夫,据说两人感情生活相当幸福。雨宫遥,30岁,死者的闺蜜,同时也是二阶堂的助手。”他耸耸肩,“但是很可惜,摄像中的男子还未调查出身份,暂且称他为A,大家有什么看法吗?”
“哦~”光忠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会不会是A喜欢小野却得不到他,一个激动把她杀了。”
“可能性不大。”长谷部接口,“咖啡壶上只有小野一个人的指纹,如果A要作案,应该会提前把毒药抹在壶嘴上,我推测是早有预谋而不是临时起意。”
“我赞成长谷部的观点。”鹤丸转向一期,“一期,你怎么看?”
被叫到名字,一直在愣神的一期回过神,“额,我……”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早上跑步累着了,居然会在开会时走神,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
“我们的天才侦探一期居然会露出这种呆呆的表情,很少见诶!”鹤丸反倒像发现了什么,凑到离他的脸颊不过几厘米的地方,眯起眼睛打量着他。
“鹤丸先生!”一期别过头,拉开距离,“现在专注于案件比较好。”他恢复了镇定,“先从调查二阶堂和雨宫开始吧!”
“嗯,正常的一期回来了。”鹤丸点点头,说道,“先把这两人分隔开,长谷部和光忠去调查雨宫,我和一期调查二阶堂,以上。”
“OK。”光忠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是。”长谷部和一期回答道。
-tbc-

评论
热度(18)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