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鹤一期】春夏之交②

【原谅我,我把数珠丸设定成了一个神经病患者……】

二阶堂事务所坐落在京都市中心,在一幢十几层高的楼顶楼,鹤丸抬着头赞叹连连:“真是气派,看起来是个挺厉害的律师哦,一期你怎么看?”
“嗯。”没理会鹤丸啧啧的赞叹,一期径直走了进去。
“哎呀,一期别那么急嘛!等等我啊!”鹤丸很自然地跑到一期旁边勾住了他的肩膀。
“鹤丸先生……我们是警察,你这姿势……就跟混混一样。”一期拿下他的爪子。
“嘿嘿。”鹤丸讪讪收回手,按下电梯的上行键。
“诶,一期,你觉得是什么人要杀小野。”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鹤丸小声问道。
“仇人?”
“说不定是爱人哦。”他笑得很狡猾。
“有什么根据吗?”
“那一期觉得是仇人又有什么根据吗?说到底,我们心里觉得会是仇人作案只是思维惯性而已。”鹤丸眨眨一只眼睛,“而我的推测是出于直觉。”
“如果是鹤丸先生的直觉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呢。”一期笑笑,他知道鹤丸一向以精准的直觉著称。
电梯很快到了顶楼,走出电梯,二阶堂事务所的招牌就挂在旁边的墙上,外面的大办公室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二阶堂宗不在其中。
“请问你们两位是……”一个中年男子走到他们面前。
“我们是警察,来找二阶堂做调查。”鹤丸和一期出示了证件。
“二阶堂先生他……”那人疑虑了一下,“现在的状态恐怕很难接受调查。”鹤丸和一期看着他,他继续说下去,“自从他的未婚妻去世后,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谁都不见,连雨宫小姐也不见。又不像在工作的样子,我们外面的也不敢进去。”一期问。
“多久了?一次都没出来?”
“今天是第三天。一次都没有出来。”
“那他吃什么?哇,不会死在里面了吧!”鹤丸凑到一期耳边小声说道。
一期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干脆没理他,对那男子说道:“我们可以去敲门试试吗?说不定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好了些。”
“好吧。”那男子叹了口气,估计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老板在办公室里发生什么惨案。
鹤丸敲敲门:“二阶堂先生?二阶堂先生你在吗?我是警察,来找你调查案子。”
说完,他静静地等着,本来也没怎么指望能见到人,门却在十几秒后被打开了。
开门的男人就是二阶堂宗,他非常憔悴,眼睛红肿,脸上还挂着泪痕。胡渣很久没理,握着门把的手还在颤抖着,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一点力气,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一样。
“你好,二阶堂先生。”鹤丸倒是很淡定,“我是警察局的鹤丸国永,找您调查您未婚妻的案子,现在方便吗?”
他点点头,让鹤丸和一期进去,又关上了门。
他坐回沙发上,整个身子像陷进沙发里一样,双手捂着脸,低声呜咽起来。
“那个……二阶堂先生,你还好吗?”
“抱歉。”二阶堂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他抽了张抽纸擤擤鼻涕,扔进旁边早已塞满纸团的纸篓,“我的未婚妻是被杀的对吧。”
“目前推测是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又捂住了脸,“我跟她马上就能结婚了!为什么她就这样离开了我,到底是谁要破坏我们的幸福!我那么爱她……这一定是噩梦……我那么爱她……为什么要从我身边夺走她……为什么,为什么……”他又哭了起来。
鹤丸和一期等着他哭完,情绪稍微冷静了一些,问道:“您知不知道小野女士在外面有没有什么仇人呢?”
“不会的!绝对没有!”他突然站起来,睁大了眼睛,吼道,“他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善良!怎么会有人想害她!我一定是在做梦!你!”他指着一期,“你快打我一下,把我打醒!快告诉我这是梦,百合子她还没死!”一期被他逼得连连后退,鹤丸从二阶堂身后一掌打晕了他,“没办法,他现在这个状态无法接受调查。”
把二阶堂交给他员工处理后,一期和鹤丸就离开了。

“鹤丸先生……”回警局的路上,鹤丸难得认真的开着车,一句话也没说,倒是一期,开口道,“你认为这是真的吗?爱人死去,真的会这么悲伤吗?”
“你的意思是二阶堂那是演出来的?”鹤丸叹了口气,“是真的,二阶堂的悲痛没有半分虚假。心爱之人的死亡远比你想象的痛苦,一期。”
瞥了眼低头沉思的一期,鹤丸盘着方向盘转了个弯:“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

他们的目的地是一所疗养院,坐落在城市外围的疗养院环境很幽静,树木掩映下的白色建筑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住宅一样。
一期跟着鹤丸下了车,走进疗养院。鹤丸熟络地跟管理人员打了个招呼,就被领着走到了长长的走廊里与其他房间无异的一个房间外。
“这里住着一个七年前失去了爱人的人,虽然他的举止可能有些异样,但却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别被他吓到。”鹤丸对一期说完,就推开了门。
房间内很安静,一个人坐在窗边的书桌前,他的头发长地拖到了地上,黑发中夹着几缕灰色和白色,背对着他们的身影很单薄,阳光笼罩下,仿佛不是此世之物。
“数珠丸先生。”鹤丸走到他背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数珠丸转过身子,抬起头看向鹤丸,眼睛却始终是闭着的。
“今天也在看彼岸吗?”
“是的。”数珠丸又看向窗外,“今天我看见了她,她在教我们的孩子识字……”
鹤丸坐在他旁边的一张凳子上,静静地听着数珠丸讲述,尽管一期完全不理解他在说什么,但是鹤丸听的很认真,数珠丸讲完后,他才开口问道:“数珠丸先生,她已经不在了。”
“她在的,一直都在的,就在那里。”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窗外,窗外只有一棵孤零零的树。
“你自己也知道……”
“就在那里不是吗?鹤丸先生。”数珠丸打断了鹤丸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的,就在那里。”鹤丸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数珠丸先生,我今天带了一个朋友过来。”鹤丸把一期拉到数珠丸面前。
一期静静地看着数珠丸闭着的双眼,这个男子还很年轻,虽然头发已经灰白,但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五,他猜测到。
数珠丸抬着头,看了一期很久,慢慢开口:“你还困在迷宫里。”
一期怔了怔,惊异于此人的观察力。
“你不愿走出来,或者说,带着一种负罪感。”非常肯定的语气,就好像他真的看到了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鹤丸一直看着一期,眉头深深地皱着,后者完全陷入了思考,丝毫没注意到鹤丸的视线。
数珠丸说完,又转向窗外,守望着他的彼岸的世界。
“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联系我,今天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我还会来看你的。”鹤丸说道。
数珠丸点点头,在鹤丸离开房间时,他依旧一直看着窗外。
“他们本来是一对让所有人羡慕的情侣,但是他的爱人在七年前出事故去世了,那之后他就开始精神失常,经常对人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再后来就这样闭上了眼睛生活。他家人把他送到疗养院后就没在管他,他也不觉得什么,整天这样闭着眼睛看着彼岸的世界,而且也能看到别人的世界。也许他真的看到了不是吗,也许他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了,所以灵魂真的已经去了彼岸也说不定。”回警局的路上,鹤丸解释着数珠丸的情况。
一期想着,如果自己喜欢的人不在了,自己也会变成那这样子吧,像数珠丸,像二阶堂那样。可是自己喜欢的人还活着,却喜欢着其他人,这种痛苦又是什么样呢。
“一期,他说中了对吧。”见一期没有回答,鹤丸继续说道,“差不多该走出来了吧,三年了。”
“对不起,鹤丸先生。”
“三年前我就说过你不用跟我道歉,我愿意等你走出来。可是,就像他说的那样,你根本不愿意忘记鸣狐,不是吗?”
鹤丸提到的名字让他身躯一震,好像很久没听谁提起他的名字了,可是他却没有一天不在想念着。
“一期,我一直在这里,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看我一眼呢?”
“对不起。”
鹤丸叹了口气:“唉,这三年我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每次提起这个话题你都是这反应。明明我年轻的时候贴上来的妹子一抓一大把,怎么到你这边就这么衰呢,我也真是够蠢的,喜欢上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男人。”
“对不起,鹤丸先生。”
三年前,鸣狐离开后,鹤丸就一直陪在他身边,陪他走出最难受的一段时光,之后,鹤丸就向他坦白了心意。只是一期拒绝了,鹤丸也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让一期不用急,慢慢走出那段情感后再考虑,结果,一拖就是三年。
“总之案子要紧,先回去再说,光忠和长谷部应该差不多也调查完了,就祈祷他们能套出点什么吧。”
轿车飞驰在公路上,两边的绿化飞驰而过,一期的视线也模糊了。
-tbc-

评论
热度(18)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