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es】被抓去当偶像的刀剑和赖在本丸不走的吸血鬼


undead疯了,他们的队长不见了。
下午,到了平时朔间零该起床的时间,可棺材一动不动,大神晃牙又焦急地等了半个多小时,耐不住性子打开了棺材。
本应该躺在里面的朔间零不见了,倒是一个绑着马尾的少年在里面呼呼大睡。晃牙吓了一跳,当即想到几种可能性:1、朔间真变成吸血鬼飞走了。2、这人是朔间假扮的。3、这是某人的恶作剧。
忙联系乙狩和羽风,两人看见这大变活人的场面也是一脸震惊。
倒是这一番吵闹,弄醒了清光。他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三双戒备的眼睛,伸手摸刀,却发现睡觉前放在身旁的刀早没了踪影,这一动却撞到了棺材壁,清光这才发现自己睡的环境是多么晦气,连忙翻身爬起,与三人拉开距离:“你们是谁?不愧为刀剑,动作一气呵成,三人都没反应过来。
“朔……朔间?”羽风竟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人声音居然和朔间一模一样,“喂喂,别闹了朔间。”羽风笑着就上前想搭上清光的肩膀。
“朔间是谁?”清光冷漠的侧身躲过。
“喂!吸血鬼混蛋,别以为换张脸就可以骗过我,哼。”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朔间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
一直都静观其变的乙狩说道:“我也觉得他不是朔间。”
“所以说我真的不是,还是小兄弟你眼神好。”

这边朔间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午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一群人围观了,而且这群人还跟个神经病一样,穿的奇奇怪怪的,有几个跟红月的画风有点像。
“他醒了!”一个小孩趴在他身上,捏捏他的脸,“真的是人一样的生物诶!”
“今天主上也不在,怎么处理呢?”近侍长谷部皱着眉,打量着被今剑压在身下一脸痛苦的朔间。
“会不会是溯行军的奸细。”鲶尾也凑过来,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恨不得看穿朔间。
“鲶尾你脑洞也太大了点,你见过长一张人皮的溯行军?”
“那他是谁?而且睡在这的清光也不见了。”
“可疑,说不定是魔法师什么的,把清光变走了!”安定托着下巴。
“我说……”朔间扶着腰,“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啊!清光!?”安定大叫一声,拎着朔间的衣领就把他拉了起来。
“我不是清光。”朔间很淡定。
“别开玩笑了清光,你易容一下声音完全没变好吗。”堀川摊摊手。
“真的不是。”朔间无奈,“我恐怕是穿越过来的。”
“穿越!”乱激动了,他看过审神者很多穿越题材的小说,但是真人还是头一回见。
“嗯,本来我应该在轻音部睡午觉来着,啊,不行了,快让我进屋,再晒下去就要化成尘埃了。”朔间扶着额头,有点晕。
被长谷部架着进了屋,朔间勉强恢复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吸血鬼真是麻烦。”
“吸!吸血鬼!”一直安安静静站在旁边看戏的大俱利伽罗激动了一下。
“嗯?你对吸血鬼感兴趣吗?”朔间看向他,笑了笑,“你和我组合的一个人很像啊。”
大俱利伽罗脸红了红,又安静的躲回了角落里。
“那你知道清光去哪了吗?”
“恐怕是穿越到我那边去了。”
“还能穿回来吗?”
“谁知道呢?”朔间摇摇头,他也很困扰啊,今天晚上还有undead的演出呢。

说起演出,清光就被三人这样强迫着成为了代替朔间上台演出的人。
“谁叫你满口不知道。”
“可是我真不知道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啊。”清光心里苦。
然后,就被三人拖着开始了特训,身为刀剑毕竟身体灵活,跳起舞居然都有模有样,看得羽风打趣说:“我看朔间不回来也没什么问题了。”

这边的朔间也是舒服的很,完全被当成了三日月一样的老年人,享受着贵宾的待遇。
躺在藤椅上吃着审神者的零食,喝着一期哥刚采回来的草莓榨的草莓汁。身后的鲶尾和乱给他捶着背。真有些不想回去了。
“真好啊,你们这里,悠悠闲闲的。”他闭着眼睛,想象着退休后的老年生活不过如此。
“朔间先生想来的话可以经常来玩啊。”鲶尾倒是很欢迎他,对于吸血鬼这种神奇的物种他还是很好奇的。
“嗯。”
睡意再次涌上来。

清光被拖着练了一下午,诡异的舞步练的他简直累成狗。躲开三人瘫倒在角落里,清光擦擦汗,感慨道:“当偶像也真不容易。”
夕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舒服极了。

本丸,就在乱和鲶尾被一期叫出去的那一会,朔间零消失了。
倒是清光,出现在了朔间刚才睡觉的位置。
“清光!你回来了?”
“嗯。”清光自己也吓了一跳,突然就回到了本丸,“真是不可思议啊。”

训练室,三人焦急地寻找着清光的时候,却发现了躲在一堆垫子后面的朔间。
“吸血鬼混蛋!你居然躲在这里一下午。”晃牙一下子揪起他的衣领。
“汪口,放开我这个老人家。”朔间笑笑。
“还欢迎回来。”乙狩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
“下次可别再玩大变活人了,我们都快吓死了。”
“好的,我知道了。”

评论(2)
热度(73)
  1. 姚梓睦狐不鸣 转载了此文字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