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鹤一期】春夏之交⑦


第二天早上,一期醒来,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而自己昨天穿的那身衣服也被换成了一套睡衣。
这里是哪里?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他居然还推测自己被绑架了。
“一期,你醒了,早啊。”鹤丸开门,看见一期呆呆的坐在车上,“酒醒了吗?”
“鹤丸先生!?”
“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鹤丸走到他床边,摸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鹤丸先生,我……我……这里……”
难道鹤丸和他一起被绑架了吗?
“这是我家啊,怎么了?”
“哈?”一期呆了。
“你忘了吗?你昨天喝了酒,然后……”
“啊!”一期大声打断了他,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他捂住脸转过头去,“啊,真是太丢人了。”
“噗。”鹤丸笑了出声,拍拍一期的肩膀,“没事,反正我已经把你丢人的样子看遍了。”
“鹤丸!”一期居然没带敬语,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好了好了,对不起嘛,开玩笑的。”鹤丸倒觉得这样的一期可爱极了,忍不住还想逗逗他。
见一期终于转过头来,他说道:“可是一期确实是一杯倒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期重重地甩在他脸上的枕头砸倒在了地上。
一期起身,顺便踩了脚鹤丸的“尸体”,才走出房间。
鹤丸还仰面躺在地上,啊,一期,再踩我一次。如果一期知道他这样想,一定会二话不说把他扔进河里淹死算了。
鹤丸不愧是单身三十多年,做饭技术一流,一顿早饭在做的叫一个好吃,一期都只顾着吃,懒得再和他较劲了。
两人到警局门口时,一期突然拉住鹤丸的衣袖,轻声说道:“谢谢你。”
“啊?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也不知道是真没听清还是假没听清,鹤丸故意大声说道,还把耳朵凑近了点。
“谢谢你,昨天照顾我。”一期低着头,耳根子都红了。
“什么?”鹤丸嘴角忍不住笑,却还是装作没听见。
“没!事!”一期突然凑到耳边一声大喊,跑进了警局,倒是鹤丸,震得耳朵都要聋了。
“这小子,居然学会捉弄我了。”
“哟,鹤丸,这是跟一期一起来的呢。”烛台切刚好也来上班,在门口看见鹤丸和一期,等一期进去了他才上前打招呼。
“嗯。”鹤丸挺得瑟。
烛台切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鹤丸咧嘴一笑,两人走进警局,准备今天的工作。

长谷部是来的最早的,整理好开会用的资料,坐的端端正正的等着鹤丸和烛台切。
“下面我来报告一下昨天调查到的情报。”鹤丸打开ppt,放出了昨天晚上潜入雨宫家拍摄的照片,“我推测雨宫和二阶堂的关系不只是上下属关系。”结论直截了当。
“是更加物理上的上下关系对吧?”鹤丸笑。
长谷部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是的。这些是证据。”他切到下一张,“这是留在床上的二阶堂的指纹,还有纸篓里没扔掉的避孕套。”
“所以,我推测是雨宫因嫉妒杀害了小野。”幻灯片切到一张全是雨宫照片的画面,“可是雨宫的不在场证明很完美,事发前三天她都没去过小野家,要作案还是很困难。”
“她可以雇人啊。”一期质疑。
“没查到记录。”长谷部摇摇头。
“而且雨宫接受调查时雨宫承认自己喜欢二阶堂,但坚持自己不可能杀害小野。”烛台切皱着眉,“我不认为她在说谎。”
“嗯,我知道了。”鹤丸点点头,“走!我们去Mars一趟。”
“去那干嘛?”一期问。
“当然是去找大岛。”
“他是凶手吗?”
“不是啊。”鹤丸无奈,“一期你今天怎么这么烦,带智商了没?”
“抱歉。”自己今天是有点蠢。

Mars酒吧——
白天酒吧没什么人,乐团的人倒是都在练习,看见长谷部,他们停了下来。
“抱歉,打扰你们了。”长谷部面无表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没事。”大岛放下背着的吉他,“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让你去见一个人。”
大岛疑惑:“是跟案子有关吗?”
“是的。”
他低着头纠结了一会,转头对一条健说道:“你们先练着。我去一下。”
“拓也!”一条拉住他。
“健,案子还是尽早弄清楚的好,这样对百合子也有个交代。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去做的。”他握住一条的手腕,朝他露出了微笑,又跟其他团员道了别,就跟着长谷部上了车。
这边的鹤丸和也已经把二阶堂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咖啡馆,就等着长谷部把人带来。
“二阶堂,我们已经知道你和雨宫的关系了。”鹤丸试探性地说道,他一直观察着二阶堂的表情,捕捉着他的心理活动。
二阶堂果然表现出了一闪而过惊讶,但这没有逃出鹤丸的眼睛:“是的,我承认,可是,我爱的始终是百合子。”
“好的,我们暂且相信你说的话。”
“那个,请问另一个警官没来吗?”二阶堂突然问道。
鹤丸知道他指的是一期,可这样的问题还是让他迟疑了一下,为什么二阶堂在意一期的存在?他喜欢他吗?鹤丸内心吐槽了一下自己的脑洞之大,回答道:“他在忙别的。”
“哦。”二阶堂松了口气,每次面对一期,他都有种莫名的压力,那种年轻警察笔直的目光仿佛能直接看透他的心思。
鹤丸瞥见在门口停下的长谷部的车子,说道,“那么,现在,我们想让你见一个人。”
-tbc-.

评论
热度(18)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