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星
懒得写文了
只写脑洞和段子
什么时候开心才写文
大多写新番、FGO、JOJO

[刀剑乱舞]当你沉迷游戏不理他们时

【开学之后军训一直很忙啊。】
【所以这就是我大半个月不更文的理由吗。。。】
【咋感觉大学比高三还没时间写文】
【其实只是我自己到了咸鱼期。】

大概是审神者沉迷某辣鸡游戏。。。

五虎退
他慌张地在你身边转来转去,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你。“那个。”他小声出声,“主上,你的文件……”他轻手轻脚地把一叠纸放在你桌上,“我放在这里了。”然后轻手轻脚地溜到门口,暗搓搓的躲在门后看着你。

明石国行
他躺在你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卷你的衣角,不时打个哈欠。下午的阳光洒进屋里,他抬起手挡挡爬到脸上的阳光,眯起眼睛,再睡个午觉吧。

烛台切光忠
他凑过来看你的手机屏幕。“这什么啊,这里面的男的都没我帅啊。”他一脸正色的看看屏...

[刀剑乱舞]当被发现你正在看他们的bl本子

【锻了近八十发,三把一期,三把江雪,两把鹤球。没有小龙景光。。。砥石浪光。。。。看来我锻刀注定不能出货。。】

三日月宗近
他站在你后面,弯下腰看着你本子上干的正欢的两个人,微笑不语。你看得正激动,完全没发现他在你后面,居然还发出了呵呵的笑声。看完一本,你放下本子,才发现身后微笑的三日月。“这漫画挺有趣的嘛,要不要亲身实践一下。”

笑面青江
他从后面抱住你,你没来得及合上的本子被他抢了过去,“哦~”他发出不明所以的惊叹,仔细的研究起他的本子,“这不是我跟石切丸嘛,唉哟我怎么是受啊,主上,没想到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这可不行啊。”他把万恶的本子放到一边,欺身压倒你,“看来我有多厉♂害,你知道的还不够...

[刀剑乱舞]这就是他们被甩的理由

【电鲶鱼就要回来了好激动!】

【纯恶搞。爱到深处自然黑】

明石国行
“明石,我们去约会吧~”
“诶,好累的,不去。”_(:_」∠)_
“明石,我们去海边玩吧。”
“诶,热死了,不去。”_(:_」∠)_
“明石,我听说花丸街上一家文字烧很好吃哦,我们一起去吧!”
“诶,麻烦死了,不去。”
——再见。

龟甲贞宗
不管你跟他说什么,他都能立马转移到很污的话题,对话根本无法成立。
比如——
“龟甲,今天晚上我们吃大闸蟹吧。”
“哦,是吗,把螃蟹捆起来然后用高温……”他突然红了脸,“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吗,好的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可以——”
——不,不用了。

一期一振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你跟他约会的时候,都会有几个电灯泡。...

[刀剑乱舞]当知道你流产了……

【天呐这个好难写٩(º﹃º٩)】
【我到底是在玩什么play啊】

三日月宗近
他很快藏起眼中一闪而过的伤心,微笑着把你拉进怀里,吻了吻你的眼角,“别难过了,我们可以再生。”

山姥切国广
他眼睛沉了沉,背过身去:“对不起,一定是因为我,我注定无法得到幸福。对不起,是我的错,你还是不要再接近我了。”
——不,被被,你是天使!

膝丸
他像是石乐志一样一脸呆滞,嘴里念念有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他扶着墙把头往上撞,嘭——嘭——嘭——……
——那个……没事吧……你的头……

五虎退
他听完,眼泪就啪嗒啪嗒滴了下来,金色的大眼睛满溢着伤心,长长的睫毛上都沾上了泪珠,他抽泣着,声音近乎破...

[刀剑乱舞]当知道你怀了他们的孩子

【才发现我这么久没更文】
【嗯,是填志愿太忙了×】
【所以有南师大的学姐么,估计两个月后就去南师大了,求面熟,求带。】

和泉守兼定
“孩子!我们的吗!我要当爸爸了吗?太好了!”他很高兴地抱起你转了一圈,突然严肃地把你放下,耳朵贴到你肚子上,“对不起,刚刚宝宝是不是被我晃晕了?”

山姥切国广
“孩孩孩孩子?”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我的?”不着痕迹地扯扯被子,脸红了。他小声说道:“区区仿制品享有这样的幸福感真的好吗?”

加州清光
“真的吗?”他弯下腰贴到你肚子上,“宝贝,听得见爸爸说话吗?哈哈哈。”他笑着凑到你唇角,留下一个吻,“最爱你了。”

三日月宗近
他嘴角抑制不住地弯了弯,随即用袖口...

【鹤一期】春夏之交⑩/完结

【我考完全国最难高考回来了QUQ】

三天很快过去了,期间大大小小开了几次会议,无非是详细的安排了计划的细节,最终,由鹤丸假扮小野,潜入二阶堂家,等他回来后诱导他说出真相,而其他三人藏在二阶堂家记录证据并保护鹤丸的安全。
傍晚,鹤丸化好妆,换上小野同款裙子,吊着嗓门说道:“怎么样~像不像?”
三人都是一脸无语的表情,拜托你了认真点好不好,我们都紧张的要死,你以为是演舞台剧吗?
见三人都绷着脸,鹤丸不高兴了:“啧,我说你们有点情调好不好,难得本鹤穿女装,这么值得纪念的时刻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跟死了爹妈一样。”
三人像木桩一样站着,不答。
“唉唉,相信我的实力可以吗?我学生时代可是话剧社社长!”
“嗯。”光忠先发...

【鹤一期】春夏之交⑨

【高考前最后一更】
鹤丸陈述完他的计划,会议室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人一个个脸色灰白,低着头一言不发。
“说话呀。”鹤丸催促,“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要改进的。”
又是很长一段沉默,长谷部说道:“这个计划本身就不行吧。”
“有什么不行,这是最好的方法了,你还能想出别的吗?”
烛台切接过话:“我也不赞成,太危险了。”
“哪危险了——”
鹤丸的话又被一期打断:“我也觉得这个计划太危险,不能让鹤丸先生冒这个险。不如让我代替鹤丸先生执行吧。”
“那怎么行!”鹤丸拍案而起,“这就是最好的方法,由我来假扮成小野的鬼魂去诱惑二阶堂说出真相,反驳无效!三天后执行!”
争不过鹤丸,会议就这样尴尬的结束了。

晚上,一期回到家,心里想的却...

【鹤一期】春夏之交⑧

【哎哟,想想我下下周就高考了而我还在写文……】

【跪求380跪求380,380380380380】
就在他们安排二阶堂和大岛见面的同时,烛台切和一期也开始了另一边的调查——他们潜入了二阶堂的住处。
这源于一期对二阶堂的怀疑,他总觉得这人藏着什么。
“布置的很整齐,是一个很重视规则的人。”扫了眼大致的装潢,两人开始一个一个房间地寻找线索。
起初,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屋子只让他们确认了二阶堂一丝不苟的性格特点,而搜索到书房时,他们期待已久的突破性线索终于来了。
“光忠,你看这个。”一期把一本摊开的书递给烛台切,书里夹着一张照片,而上面拍摄的画面让烛台切都尴尬,一期更是直接红了脸。照片上是二阶堂和小野两人正在床...

【鹤一期】春夏之交⑦


第二天早上,一期醒来,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而自己昨天穿的那身衣服也被换成了一套睡衣。
这里是哪里?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他居然还推测自己被绑架了。
“一期,你醒了,早啊。”鹤丸开门,看见一期呆呆的坐在车上,“酒醒了吗?”
“鹤丸先生!?”
“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鹤丸走到他床边,摸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鹤丸先生,我……我……这里……”
难道鹤丸和他一起被绑架了吗?
“这是我家啊,怎么了?”
“哈?”一期呆了。
“你忘了吗?你昨天喝了酒,然后……”
“啊!”一期大声打断了他,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他捂住脸转过头去,“啊,真是太丢人了。”
“噗。”鹤丸笑了出声,拍拍一期的肩膀,“没事,反正我已经...

【鹤一期】春夏之交⑥


早晨的例行会议,一期报告了昨天调查二阶堂的内容,听完后,鹤丸咂咂嘴。
“这男人真tm麻烦,之前我还说他不怎么可能是凶手的,现在看来不一定啊……”
“确实,要多注意他。”长谷部摸着下巴。
“一期,跟我一起跟踪他去!长谷部和烛台切再去调查一下雨宫,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是!”

对于他们这种警察,查到二阶堂的行踪还是很容易的。包括今天晚上,二阶堂要参加一个上流人士的聚会。
鹤丸不知从哪弄到两张邀请函,递过一张给一期。
“聚会?”一期扫了眼看起来就很高级的邀请函,又看看鹤丸,“你怎么弄到的?”
鹤丸嘚瑟的笑笑:“我其实是个贵族出身的你信吗?”见一期无语的看着他,鹤丸耸耸肩,“好吧,骗你的,反正我有小手段弄到票...

1 2 3 4 5 6

© 究极生物_海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