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刀剑×es】斋宫宗的忧郁


“老师!老师!”
“影片,安静点!”正坐在椅子上欣赏着mado的宗蹙起眉头。
“对不起,老师。”影片低下头,小声地说道,“可是……可是成鸣哥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我来报告老师……”
“仁兔!”宗一下子站起身,“仁兔仁兔仁兔我的仁兔!快带我去。”
暂且不管宗搞错了重点,影片乖乖的带着他来到一间隔音教室。
“老师,就是那个人。”影片指着躺在地上的人。
宗也不管,冲上去拉起蹲在旁边的仁兔的手,“啊~我的仁兔,你怎么跑这来了,跟我回去。”
仁兔没甩开他,却也不站起来,只是盯着躺在他旁边的人,宗扭头一看,竟是愣了一下。这人一头银发,银白色的睫毛合着,皮肤白的近乎透明,一身白衣更是衬托出一股子仙气。
这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但这并不妨碍宗让让他成为自己的人偶的欲望。
宗刚伸手摸上他的头发,那人就突然跳了起来,看见宗,居然哇——的大叫一声。
——为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宗摸摸自己的脸,皱起眉头。
鹤丸倒不是因为这个才吓了一跳,他感觉到有人靠近,本以为是三日月就想跳起来吓他一跳,结果被这个陌生人痴汉的表情吓到了。
“哇!吓死我了!”鹤丸摸摸胸口,长舒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宗问。
“你猜。”鹤丸虽然嬉皮笑脸,但他总觉得宗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息。
宗无语,这我哪知道……他有些怀疑人生,这一个看起来非常高雅美丽的人,怎么给他一种日日树涉的感觉,难道是日日树假扮的?但到底这也只是怀疑。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许对老师不尊敬!”影片挡到宗面前,却低着头,不敢看鹤丸。
“咦,你的眼睛很漂亮嘛。”鹤丸还是眼尖,干脆凑近了打量起来,“跟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点像啊。”
“我……”影片推不动他,却一直不肯抬起头。
“影片!”宗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生气,“一边去,你这失败作。”
影片身子明显一僵,还是乖乖的退到边上:“对不起,老师。”

没过几天,鹤丸就成了Valkyrie的常驻人员,虽然不是正式团员,但也整天和三人混一起。
宗倒是郁闷地很,经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完全打消了让鹤丸成为人偶的念头,这家伙根本就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逗比。
某天,宗刚睡完午觉起来,打开房门,就被突然扑到面前的鹤丸的面部特写吓了一大跳,这已经不是鹤丸第一次这样吓他了,可他还是吓得不轻。
——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真要神经衰弱了。
而且鹤丸还越来越过分了。
这天,宗依旧是睡完午觉醒来,却发现影片、仁兔和鹤丸都围在他床边,一个个表情凝重。
宗不解,怎么气氛那么诡异。
突然,影片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啊,对不起。”他扭过头捂着肚子憋笑。
“怎么回事?”宗一脸严肃。
鹤丸递给他一面小镜子,宗一照,这镜子里自己的脸上居然被人用油性笔画了奇怪的东西,两个眼睛周围被画了黑眼圈不说,还加了两笔胡子。一点都不优雅。
“谁干的!”宗把镜子甩回鹤丸手里,其实他想也知道是谁,但他还是很生气。
仁兔指指旁边笑飞的鹤丸。
“哎呀,仁兔酱你怎么就这样出卖我了呢!”
仁兔微微一笑。
“哇!成鸣哥笑了!成鸣哥刚刚笑了对吧!”影片惊奇的看着仁兔。
仁兔又恢复了平常面无表情的状态。
“仁兔笑了!我居然没看见!都怪你鹤丸!”宗看着仁兔,“再笑一次吧,仁兔让我看看。”
仁兔盯着宗的脸看了一会,居然真的又笑了出来。
宗这下气也消了不少,就勉为其难赦免了鹤丸。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突然有一天,鹤丸说道:“我该走了。”
“诶?去哪?”影片不解。
“回去,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还在等我呢。”
“哦,好吧。”影片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给你,分别的礼物。”
宗摆摆手,一脸嫌弃:“快走吧你。”
“宗还真是冷淡,明明心里也很舍不得。”
“谁会舍不得你啊!”
鹤丸笑笑,摸摸仁兔的头,轻声说道:“不要觉得寂寞,大家都在你身边,我也会再来和你玩的。”
仁兔点点头。
“那,再见了。”说完,鹤丸的身影就慢慢淡去。
“哇!老师!这是魔法诶!”影片激动地拉着宗的衣袖。
“什么魔法,不过是一些骗人的小把戏吧。”

澡堂——
鹤丸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水汽氤氲。
自己还真是睡了蛮久。
起身,手里却多了一颗糖。

评论
热度(33)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