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鹤一期】春夏之交⑧

【哎哟,想想我下下周就高考了而我还在写文……】

【跪求380跪求380,380380380380】
就在他们安排二阶堂和大岛见面的同时,烛台切和一期也开始了另一边的调查——他们潜入了二阶堂的住处。
这源于一期对二阶堂的怀疑,他总觉得这人藏着什么。
“布置的很整齐,是一个很重视规则的人。”扫了眼大致的装潢,两人开始一个一个房间地寻找线索。
起初,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屋子只让他们确认了二阶堂一丝不苟的性格特点,而搜索到书房时,他们期待已久的突破性线索终于来了。
“光忠,你看这个。”一期把一本摊开的书递给烛台切,书里夹着一张照片,而上面拍摄的画面让烛台切都尴尬,一期更是直接红了脸。照片上是二阶堂和小野两人正在床上欢爱的情景,而小野身上赫然绑着绳子。
“没想到二阶堂有sm情节。”烛台切看过照片,默默地把书合上还给一期。
一期也只是看见书架上一排书里唯独这本高度和其他不一样抽出来看了看,结果一翻就翻到了这个。
“这个二阶堂没准还有这另一面的性格。”烛台切说。
“人格分裂?”
“不好说,再找找吧。”
随着搜索的进行,更多类似的照片被找了出来,两人甚至搜到了被藏起来的sm道具。
“够厉害的,真是sm狂魔。”烛台切一边用相机拍摄,一边对着那一堆道具啧啧感叹了几下,对二阶堂的怀疑又加深了。
“sm到底是爱还是什么?”一期不懂了。
“是爱哦。”光忠回答,“极致的爱。”

看见大岛进来的瞬间,二阶堂的瞳孔似乎收缩了一下,是感到意外?
“请坐。”
同行的长谷部拉开凳子请大岛坐下后,自己坐到他对面,鹤丸旁边。
“这位你认识吗?”鹤丸问二阶堂。
“嗯……认识,百合子经常跟我提到他。而且,公众人物嘛,总归……”
“唔,好吧……”鹤丸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那——”他又看向大岛,“那位大岛先生,你认识坐在你旁边的人吗?”
“我从百合子那里听说过,他未婚夫的事……”大岛点点头。
“哦,想想也是,小野那么喜欢二阶堂,肯定会向你秀秀恩爱嘛。”鹤丸笑,“是吧,二阶堂先生。”
二阶堂笑笑。
“但是——”鹤丸话锋一转,“人家青梅竹马被你抢了当老婆,你还一直秀恩爱人家一定会很郁闷吧?”
“那!所以,是他杀了百合子吗?”二阶堂指着旁边的大岛。
“嗯……”鹤丸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感叹,“这个想法很有趣,你为什么这么想呢?”
“是不是他喜欢百合子,嫉妒我们的爱情,既然他得不到百合子就也不想让我得到,所以,所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鹤丸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脑洞真大,不愧是律师吗,我应该说。”
“那为什么你把他找来?”二阶堂情绪有些失控。
“嗯……”又是一个长长的单音节,“我们来问问大岛先生的想法吧!”
“诶?什么?”大岛没get到鹤丸的思路。
“所以我是在问你你对二阶堂怎么看。”鹤丸解释。
“那个……”大岛对上二阶堂的视线,却在对方的视线中看到了一股怒气,“第一次见面就评论别人,不好吧。”
“没事没事,你就凭第一感觉随便说说,大方的二阶堂先生不会介意的是吧。”鹤丸朝二阶堂笑笑。
“好吧。”大岛慢吞吞地说,“额……百合子跟我说过很多他的事情,感觉上……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很温柔……体贴吧……”
“是吗?”鹤丸好像有点惊讶,眨巴着眼睛看看二阶堂,又看看大岛,脑袋扭了几圈后,终于落在了二阶堂身上,“我知道了。”
“什么?你知道什么了!凶手吗?”
“嗯……”第三次的长叹,“秘密。”
“好了。今天麻烦两位了。”鹤丸站起身,示意会谈结束。
“没什么,希望对案子有帮助。”大岛笑。
“同上。”
走出咖啡厅,鹤丸坐上长谷部的车子:“回警局。”
“看出来了?”
“差不多。”

回到警局,烛台切和一期早已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看来这次案子可以做个了解了!”看着甩开座椅,一张一张地翻看烛台切和一期拍的照片时自信的神情,烛台切说道。
“嗯,其实一开始就很明显不是吗?”看完照片,鹤丸抬起脸,“首先,我们去调查二阶堂的时候,他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哎呀,连我都被他骗过了,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
“咳,跑题了。”长谷部提醒。
“哦,不好意思。”鹤丸笑笑,“那次二阶堂主动来接受调查,目的是再次减少我们的怀疑,没想到被我们的天才侦探一期抓住了把柄。是吧一期?”
“是的,那天我提到大岛还活着,他明显有一个停顿,表现得对这件事很惊讶,也就是说在他的意识里,大岛不应该还活着,但是当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敢多想。”
“嗯,所以,我们就安排了两人见面。”鹤丸接过话,“从两人见面时的表现,明显二阶堂亢奋得多,大岛却说小野的描述中二阶堂是一个温柔的人,我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啊!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他在说大岛就是凶手的时候那副样子绝对是想杀了他,那眼神我是不会看错的。”
“同时,我们在他家找到了这些。”烛台切铺开那一堆拍摄了二阶堂家各种sm道具的照片,“虽然无法确定这些东西他是对谁用的,但毫无疑问,他本质上是一个非常残暴的人,追求极致的快感。”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依旧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二阶堂就是凶手啊。”长谷部叹了口气,这男人真难搞。
“没有证据,就要自己创造证据!”鹤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一个计划已在心里成型。
-tbc-

评论(4)
热度(16)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