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号:1246562728
中二病√
莫凡痴汉√
凉太痴汉√
路飞痴汉√
鸣狐痴汉√
冷cp专业户√
跨作品cp√
理科生文笔√
万年非婶√

【鹤一期】春夏之交⑨

【高考前最后一更】
鹤丸陈述完他的计划,会议室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人一个个脸色灰白,低着头一言不发。
“说话呀。”鹤丸催促,“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要改进的。”
又是很长一段沉默,长谷部说道:“这个计划本身就不行吧。”
“有什么不行,这是最好的方法了,你还能想出别的吗?”
烛台切接过话:“我也不赞成,太危险了。”
“哪危险了——”
鹤丸的话又被一期打断:“我也觉得这个计划太危险,不能让鹤丸先生冒这个险。不如让我代替鹤丸先生执行吧。”
“那怎么行!”鹤丸拍案而起,“这就是最好的方法,由我来假扮成小野的鬼魂去诱惑二阶堂说出真相,反驳无效!三天后执行!”
争不过鹤丸,会议就这样尴尬的结束了。

晚上,一期回到家,心里想的却还是鹤丸白天说的事情。
居然说假扮成小野骗二阶堂什么的,疯了吧,二阶堂那样的人,用这种刺激的方法对付他,太危险了!
“一期哥?一期哥!”做晚饭时,帮他打下手的药研喊了好几声,一期才反应过来,“锅里……”
经他一提醒,一期才发现锅里的炒菜都糊了,他真是……居然会犯这种错误,都是鹤丸的错。
“哦,哦……”一期答应着赶紧把菜翻了身,摇摇头,认真的做晚饭。
“怎么了吗?”药研削着土豆皮,今天一期做晚饭时频频犯错,像刚才那样走神也不是一次了。
“没,没什么。”一期笑笑。
“是吗?药研也没再追问,“有什么烦恼的话要跟我们说哦。”
“嗯。”
好不容易集中精神解决完晚饭,一期难得没陪着弟弟们,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一期哥怎么了?”乱问道。
“太累了吧,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药研答。
而房间里的一期,却是收到了鹤丸的一条信息。
「明天有空吗?来约会吧 (*^▽^*) !」
——这人真是,明明白天才说了那么严肃的事情,现在又……
一期把头埋在枕头里,不知道怎么回他,他现在如果看见鹤丸,一定会全力阻止他的计划,一定会很生气地朝他发脾气……
这样想着,他居然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一期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来电显示:鹤丸国永
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对方的声音瞬间在耳边炸裂:“一期!你怎么到现在才接电话啊!我在你家外面!快出来!约会去啊!”
“啊?”
“啊什么啊!你还没醒啊!这都八点了,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懒惰啊!”
还不是你害得。一期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回答道:“就出来,你等一下。”
不对啊,自己不应该把他轰走吗?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一期还是起床,洗漱,随后给鹤丸开了门。

“诶?一期,你弟弟呢?”鹤丸进来后,看了一圈,却是没看见除一期以外的一个人。
“他们都有事出门了。”
一期也很头疼,大概是青春期了吧,弟弟们看起来比他都忙,药研一大早打了个电话约会去了,厚去足球队训练了,乱和后藤买衣服去了,其他人也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正好,我们出去玩吧!”鹤丸说着就拉一期往外走。
“等一下,我早饭还没吃。”
“哎哟你真的到现在才起来啊?”鹤丸震惊,他印象中一期一直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人。
“是啊。”一期没什么精神。
“怎么了?昨天没睡好吗?”
“嗯……”一期幽怨地看着鹤丸一脸单纯的表情,我可以说是你害的吗……
被鹤丸催促着吃完早饭,一期立马被鹤丸拉着推着出了门。
“你这么急匆匆的是有什么事吗?”一期觉得今天的鹤丸不太对劲,好像做什么都太着急了点。
“因为难得跟一期约会嘛,所以一分钟也不想浪费啊。”
“以后又不是不能约。”
“诶?一期你的意思是愿意跟我在一起了?”鹤丸一脸兴奋地看向一期。
“不是!”一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说了那句话,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普通的出去玩。”
“哦。”鹤丸失落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精神,跟一期讲一天的行程,先是游乐园,然后是电影院,最后是浪漫的烛光晚餐。当然这最后一个被一期强烈回绝。最后,两人决定晚上去数珠丸那里。

两个大男人,一起在游乐园里玩,嗯,有点突兀。
“鹤丸先生,所以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种地方啊……”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游乐园里蹦来蹦去的鹤丸,一期居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在带孩子的感觉。
“啊?”鹤丸回过头,歪着脑袋想了想,“因为我觉得一期会喜欢啊,而且一期经常带弟弟来玩,应该会比较熟悉这里吧。”
——所以我还应该感谢你为我考虑对吗……
一期无奈,还是陪着他在游乐园逛了大半天。

吃晚饭的时候,一期总算问出了那个他纠结了一天的问题:“鹤丸先生,为什么你今天要和我约会呢?总觉得有什么……”
“追求我喜欢的人,需要有理由吗?”鹤丸打断了他。
“是吗?”一期居然没吐槽他,低着头,默默吃掉了一碗面。

开车去疗养院的路上,两人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疗养院外,灯火阑珊,几寂静无人,只听见树上几只知了不停地叫着。
数珠丸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视线从窗外转到门口,“看”向鹤丸。
“嗨,数珠丸先生。”鹤丸打了声招呼,又安静下来。
数珠丸轻轻点头,又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也许在他眼里,一切都不那么简单。
“鹤丸。”数珠丸说,“尼采说过,你在看向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看你。”
“怎么突然说起这句话?”鹤丸不解。
倒是一期,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色有点发白。
数珠丸不答。
片刻之后,他说道:“夜深了,回去吧。”
鹤丸站着没动,又是很久,他慢慢说道:“也许,这会是最后一次我来看你了。”
“黑夜再长,终会迎来黎明。”数珠丸看向一期,“就看你们如何度过漫漫长夜,”
“我知道了。”一期答。
他拉起鹤丸的手臂往外拖:“走吧。”
“一期。”看着被一期拉着的手臂,鹤丸说道,“三天后给我答复,好吗?”
鹤丸感觉到一期的手僵了僵,可他又握紧了他:“我知道了,事件过去后,我会给你答复。”
-tbc-

评论(2)
热度(12)

© 狐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